La Via della Seta's Blog – September 2015 Archive (7)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荒野地

這原本是莊稼地,卻生長了一片荒草。荒草一人余高,繁榮得蓬勃健美。月夜下沒有風,亦不到潮露水的時分,草的枝葉及成熟的穗實蕭蕭而立,但一種聲息在響,似乎是草籽在裂殼墜落,似乎是昆蟲在咬噬,靜佇良久,跳動的是體內的心一顆。扮演著的是《聊齋》裏的人物,時間更進入亙古的洪荒,遙遙地聽見了神對命運的招引。

月亮在天上明亮著一輪,看得清其中的一抹黑影,真疑心是荒野地的投影,而地上三尺

之外便一片迷。夜是保密的,於是產生遲到的愛情。躲過那遠遠的如炮樓一般的守護莊稼的庵架,一只饑渴的手握住了一只饑渴的手,一瞬間十指被膠合,同時感受到了熱,卻冷得索索而抖。…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26, 2015 at 5:16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哭三毛

三毛死了。我與三毛並不相識但在將要相識的時候三毛死了。三毛托人帶來口信囑我寄幾本我的新書給她。我剛剛將書寄去的時候,三毛死了。我邀請她來西安,陪她隨心所欲地在黃土地上逛逛,信函她還未收到,三毛死了。三毛的死,對我是太突然了,我想三毛對於她的死也一定是突然,但是,就這麽突然地將三毛死了,死了。

人活著是多麽的不容易,人死燈滅卻這樣快捷嗎?…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23, 2015 at 10:32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再哭三毛

我只說您永遠也收不到我的那封信了,可怎麽也沒有想到您的信竟能郵來,就在您死後的第十一天裏。今天的早晨,天格外冷,但太陽很紅,我從醫院看了病返回機關,同事們就叫著我叫喊:“三毛來信啦!三毛給你來信啦!”這是一批您的崇拜者,自您死後,他們一直浸沈於痛惜之中,這樣的話我全然以為是一種幻想。但禁不住還在問:“是真的嗎,你們怎麽知道?”他們就告訴說俊芳十點鐘收到的(俊芳是我的妻子,我們同在市文聯工作),她一看到信來自臺灣,地址最後署一個“陳”字,立即知道這是您的信就拆開了,她想看又

不敢看,啊地叫了一下,眼淚先流下來了,大家全都雙手抖動著讀完了信,就讓俊芳趕快去街上復印,以免將原件弄臟弄壞了。聽了這話我就往俊芳的辦公室跑,俊芳從街上還沒有回來,我只急得在門口打轉。十多分鐘後她回來了,眼睛紅紅的,臉色鐵青,一見我便哽咽起來:“她是收到您的信了……”…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21, 2015 at 9:59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佛事

五月二十九日天下大雨,有客從臺灣來,自稱姓陳,是三毛的朋友。一聽說三毛,陌生客頓做親近人;先生卻立在那裏只是說,我送三毛的遺物到敦煌去,經過西安一定要來看看你。

看看我?我望著先生,眼睛便有些澀了。先生既然是三毛的朋友,帶了三毛的遺物去敦煌,冥冥之中,三毛的幽靈一定也是到了。我與先生素不相識,也無書信聯系,這麽大的雨,他從我的單位打問到我住的醫院,偏偏我又從醫院回來,他又冒雨尋來了。如此耐煩辛苦,活該是三毛的神使鬼差呢。

三毛,三毛,我輕聲地叫起來了,“快讓我瞧瞧!”等不及先生把一包東西放在桌上,我說,我要見三毛。…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18, 2015 at 8:52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畫家逸事

十年浩劫中,畫家石魯受封為“黑幫”,枯坐家中,人爭避之,惟長安工人名李世南者常去探視。世南耿直,酷愛作畫。浩劫之中,聞某畫家死,則奠酒哀悼;遇畫作遭毀,必百計搶救、收藏之。人以為癡。

一日黃昏,世南往訪石魯,見其小院墻頭殘照如血,階下荒草野徑,獨獨一樹碧桐,石魯倚樹而坐。長發長須,有如臥獅。李世南說:“老師可謂亂中靜坐,院內一樹,樹下一你,正是一幅畫景呢?”石魯隨之取紙來畫,先畫院子為“口”,再在院中添“木”,竟成一個“困”字,擲筆大笑。世南索畫為藏,石魯只題字而未加印。問之,默默許久,老淚縱橫,說:“上海錢瘦鐵答應為我治一石印,但現在兩地茫茫,不能相見。昨日聽到消息,說他在上海街頭遊鬥,腳手已殘,所以今日獨坐長嘆。從此而後,我作畫便再不蓋印了。”…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14, 2015 at 1:02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給你一根竹棍

世上的書有各種類型,回憶錄卻是我們常接觸到且十分喜歡讀的一種,它有史的莊嚴,人生的經驗來得親切。世界上幾乎所有的偉人,名人必要做的一項最後工作,就是寫回憶錄,而更多的老人將寫回憶錄使晚境愉悅和多彩,可以說,它是作家之內的事,又是作家之外的事,大而化之,是所有人的事業。

遺憾的是現有的教科書,並沒有關於回憶錄的寫作教材,書省君的這本書的出版,姑且

不論優與劣,得體與否,但補白的意義,確實令我們深表敬意。…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7, 2015 at 1:42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朋友》散文集·王木犢傳

八十年代,西安出了兩個滑稽人物:一個是石國慶,一個是王木犢。石國慶,祖籍於湖北,出生在四川,十一歲入陜,正值關中年饉,發育缺乏健美:面長,嘴闊,皺紋縱橫其上,人見其形象皆樂。平日不善言笑,但出語則逗,正話反說,反話正說,顛三倒四,幽默而不油滑,世稱“冷臉蔫怪”,他四十歲演獨角戲,名噪古城,後卻銷聲隱跡,穿一件長過膝頭的滌綸嗶嘰上衣,衣不附體,於街頭巷尾尋找王木犢。…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September 1, 2015 at 6:08a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