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 Via della Seta's Blog – January 2016 Archive (6)

蘇青·紅葉

今天我偶然翻閱舊書,忽然翻出片枯幹的紅葉來。這片紅葉,是我八年前在南京遊棲霞山時帶回來的,夾在那兒想留作紀念,日子一多便忘記了。今日舊物重逢,憑空便添了不少懷舊資料。我拈著它反覆把玩,一面盡想著那天的情況,那天同遊的人除我自己之外尚有四個,一個是我初中時的同學張繼傑,一個是繼傑的表妹趙小姐,其余兩個則是她們的丈夫。先是繼傑夫婦來約我星期日同遊棲霞山(那時我正在南京中大念書),我答應了,星期日一早便跑到她家去。

"你來了很好,這位是趙小姐,"繼傑笑吟吟的指著一位摩登女客替我介紹,隨後又介紹趙小姐的丈夫徐先生,於是接下去說:她們也參加我們的旅行。"

我默不作聲,只低頭望一眼趙小姐的高跟鞋。…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January 29, 2016 at 8:03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藏者

  我有一個朋友,是外地人。一個月兩個月就來一次電話,我問你在哪兒,他說在你家樓下,你有空沒空,不速而至,偏偏有禮貌,我不見他也沒了辦法。

  他的臉長,顴骨高,原本是強項角色,卻一身的橡皮,你誇他,損他,甚至罵他,他都是笑。這樣的好脾氣像清澈見底的湖水,你一走進去,它就把你淹了。

  我的缺點是太愛吃茶,每年春天,清明未到,他就把茶送來,大致吃到五斤至十斤。給他錢,他是不收的,只要字,一斤茶一個字,而且是單紙上寫單字。我把這些茶裝在專門的冰箱裏,招待天南海北的客人,沒有不稱道的,這時候,我就覺得我是不是給他寫的字少了?…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January 23, 2016 at 12:18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先生費秉勛

當我二十出頭時認識了費秉勛先生,命運就決定了今生對他的追隨。他那時是陜西惟一的一家雜誌編輯,我拿著文稿去請教他,就站在他的辦公桌前,不敢坐,緊張得手心出汗。第一篇稿發表了,接著發表了第二篇,第三篇,從此文學的自信在心中降生,隨之有了豪華的誌向。就這樣我們成了師生和同誌。將近三十年的歲月中,他的工作有變,從編輯到了教授,不變的是他一直在從事文學的研究和評論,而我的任何文章他都讀了,讀了該要表示肯定意見的就堅定表示自己的意見,不管在什麼時候和場合,該要批評的就放開批評,不管別人怎麼說和我能不能接受。他的口才不好,說話時臉無表情,只低著頭說他的。

  他是一個有獨立思考的非常固執的人,如果指望他去通融什麼,或求他辦什麼事,那永遠是泥牛入海,初識的人都覺得他冷漠,是書呆子,但長久地相處,他的原則性,不附和性,率直和善良,以及他的死板和吝嗇,使他的人格有了誘人的魅力。…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January 20, 2016 at 6:22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四方城

  今冬無事,我常騎了單車在城中閑逛。城市在改造,到處是新建的居民樓區,到處也有正被拆除的廢墟,我所熟悉的那些街,那些巷,面目全非,不見了那幾口老井和石頭牌樓,不見了那些有著磚雕門樓和照壁的四合院,以及院中竹節狀的花墻和有雕飾的門墩。悵悵然,從垃圾堆裏尋到半扇有著菱花格的木窗和一個鼓形的柱腳石,往回走,街上又是車水馬龍,交通堵塞,真不知是該悲還是該喜?

  天黃昏到家,胡武功卻在門口蹲著。問:找我嗎?他說找你。入屋吃酒,他從皮茄克衫裏往外掏東西,他的茄克衫鼓鼓囊囊,竟掏出百余幅的照片來要我看。原來武功他們同我一樣,是這個城的閑人,有興趣在城裏閑逛,而且多年前就這麼閑逛了。但是,我閑逛了也就閑逛了,他們閑逛了卻抓拍了這麼多照片!於是我便興趣了他那茄克衫,探手再去掏,果然又掏出一個照相機來。我說:你們做了布袋和尚嘛!…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January 17, 2016 at 10:18a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孫犁的意義

  我不是現當代中國文學的研究者,以一個作家的眼光,長期以來,我是把孫犁敬為大師的。我幾乎讀過他的全部作品。在當代的作家裏,對我產生過極大影響的,起碼其中有兩個人,一個是沈從文,一個就是孫犁。我不善走動和交際,專程登門去拜見過的作家,只有孫犁;而沈從文去世了,他的一套文集恭恭敬敬地擺在我的書架上,奉若神明。

  孫犁敢把一生中寫過的所有文字都收入書中,這是別人所不能的。在中國這樣的社會裏,經歷了各個時期,從青年到老年,能一直保持才情,作品的明凈崇高,孫犁是第一人。…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January 15, 2016 at 2:25pm — No Comments

賈平凹·孤獨地走向未來

  好多人在說自己孤獨,說自己孤獨的人其實並不孤獨。孤獨不是受到了冷落和遺棄,而是無知己,不被理解。真正的孤獨者不言孤獨,偶爾作些長嘯,如我們看到的獸。

  弱者都是群居著,所以有蕓蕓眾生。弱者奮鬥的目的是轉化為強者,像蛹向蛾的轉化,但一旦轉化成功了,就失去了原本滿足和享受欲望的要求。國王是這樣,名人是這樣,巨富們的掙錢成了一種職業,種豬們的配種更不是為了愛情。

  我見過相當多的郁郁寡歡者,也見過一些把皮膚和毛發弄得怪異的人,似乎要做孤獨,這不是孤獨,是孤僻,他們想成為六月的麥子,卻在僅長出一尺余高就出穗孕粒,結的只是蠅子頭般大的實。…

Continue

Added by La Via della Seta on January 6, 2016 at 1:11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