Zenkov's Blog – November 2018 Archive (3)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五點半,赴湯蹈火的時刻

前廊朝北,朝暾夕暉都能略略看到一點。但近年來高樓愈起愈多,漸漸地,只能靠“感覺”去體會晨曦晚照了。而此刻,便是我“感覺晚霞”的時刻。附近大廈的窗玻璃上有一點點介乎淡金和淡紅之間的夕陽色,我就呼吸吞吐這一片夕陽色。

練氣的人吐納空氣,而我,吐納美。給我一抹朝雲,給我半縷晚霞,我就能還魂。不管我當時怎樣潦倒虛脫,美麗,總能讓我起死回生。

然而,五點半了。…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November 25, 2018 at 12:20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自作主張的水仙花

年前一個禮拜,我去買了一盆水仙花。

“它會剛好在過年的時候開嗎?”

“是呀!”老板保證,“都是專家培育的,到過年剛好開。”

我喜滋滋地捧它回家,不料,當天下午它就試探性的開了兩朵。

第二天一早,七八朵一齊集體犯規。

第三天,群花飆發,不可收拾。

第四天,眾蓓蕾盡都叛節,全叢一片粉白郁香。…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November 20, 2018 at 9:26pm — No Comments

張曉風《這杯咖啡的溫度剛好》常玉,和他的小土缽

去年秋天,去看常玉的畫,地點在歷史博物館。看常玉,而在史博館,我覺得是完全正確的事。好的畫當然送到全世界任何美術館去展都毫無愧色,但水仙養在素瓷水盂裏,襯以半白半透明的花蓮水晶石,卻當然是最美麗的。

常玉的畫因為有一段故事,所以在歷史博物館裏掛起來便顯得特別登對,特別“非伊莫屬”。

那故事是這樣的:常玉當年在巴黎,那是五十年代的事了。當時的教育部長是黃季陸先生,黃很愛才,特別邀請常玉回國展畫,常玉也答應了。大批畫作於是便運到史博館,機票錢當然盡快寄去。不料畫家拿了錢,玩興大發,忽然想到,埃及的陽光和金字塔應該更有趣一點。於是便從巴黎直奔埃及去玩了。等他玩回來,也不知拿什麽錢來台灣,他不來,史博館就等著,等著等著,畫家竟死了。…

Continue

Added by Zenkov on November 2, 2018 at 9:09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