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40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ooi on December 28, 2021 at 10:48pm

維柯的生平與性格——(續上)我覺得他開始時在數學和物理學之間所設置的差別造成了極為含糊的後果。事實上當托里切利所作講座中有一個題為「數學贊」時,他如何能夠嚴肅地認為數學的基礎是「虛構」的呢?在這個講座中,他以非常伽利略式的風格說道:「要想去讀上帝所寫的真正哲學的宇宙這本大書,數學是必不可少的,任何具有高貴思想並渴望研究被我們稱為『世界』的這個巨大實體的各大部分的科學的人都能看到這一點。宇宙唯一的字母表,我們所能用來閱讀宇宙之書里神聖哲學的偉大手稿的唯一的符號,就是你們在幾何學課本中所看到的簡陋的圖形。」[53]我們在這些陳述中看得最多的,是關於物理學真理和所謂數學真理之間深刻差異的含糊而草率的描述。

總之,直到我提到的第三個觀點,我們才能發現比我迄今所提及的更為明顯的「來源」,我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去修改我對維柯的數學概念的原創性的判斷。維柯從其數學理論中為其哲學方法所引出的重要結論進一步證實了他的原創性。眾所周知,一種完全采自他人的思想是無力和貧瘠的,而一種原創的思想則總是積極的和多產的。


我挑選了與我論維柯的書中在「原創性」問題上觀點相左的各種各樣的批評,因為這給了我研究和解釋某些價值的機會。但我的書還受到了兩種一般性的批評,對於這兩種批評不適於作同樣的處理。

我曾說過,在我對維柯哲學的探索中,我一直遵照我個人的哲學信念:啟示和使徒的書信教導我擺脫偏見,以一種客觀的方式講述哲學史。但我希望我的批評者們相信,我自認為自己的「信念」不會帶有偏見性,而是明確地從偏見中解放出來,這正是他們所要求的,即理解歷史事實所必需的不偏不倚和理解的純粹性。


它們不像有些人想像的那樣是一種原始的純潔性,而是勞苦耕耘的結果。為了在他特定的現實中歷史地理解維柯,我曾不得不被迫凈化偏見,這體現在我所努力追求的哲學工作中。我的觀點可能不真實,但那是另外一個問題,那意味著如果證明它們有誤,我將有義務用更少的錯誤觀念去清理和凈化我的想法,話又說回來,這些錯誤觀念必定是觀念,還會轉化成信念。在抽象方法上,如果有人認為經院哲學可以使他看待維柯的眼光更加獨特和深入人心,那麼沒有人會對用經院哲學的眼光看待維柯有異議。我們所能做的最多就是試著說服他還有更好的角度。

如果該學究繼續告誡我們「在研究一個哲學家的時候,在調查和重構其思想的時候,絕對有必要使頭腦擺脫先入之見和偏見」,而他卻一直在客觀性、誠實性和擺脫偏見的大旗下試圖甩掉他的學院觀念和宗教信條,那麼我們當然有權報以微笑。我還曾見過這樣的斷言:「哲學家不適於撰寫哲學史,因為他們有自己的觀點。」那麼誰適於撰寫呢?那難道不是哲學家的事嗎?維柯難道沒有明確地告訴我們:如果由創造事實(正如哲學家創造哲學)的人自己來敘述他們,那麼歷史將會達到最高的確定性嗎?

另一種批判涉及我對維柯的某些學說的唯心主義解釋。爭論在於:維柯是一個天主教徒,這個事實被用來證明他不可能持有我在他的著作中所發現的思想觀念。但是,維柯公開宣稱他自己是徹底的正統天主教徒,他以他心靈的一切力量和熱情來表示自己對天主教忠貞不貳,這一點我已經反復重申。甚至當其他批評者在他對待教會的態度上或指責他弄虛作假或贊揚他小心謹慎的時候,我也為他作了辯解。

然而,在一個正統作家的身上發現異端思想真地是那麼驚世駭俗、聞所未聞的事情嗎?在早期教父、經院學者身上,在中世紀和近代神學家和神秘主義者身上不是也發現了異端思想嗎?在眾多發生的事例中拿出一個例子,一個無可置疑的雙重理性的例子:庫薩的尼古拉是天主教徒,事實上是聖教會的紅衣主教,在他一生中是三位教皇的親密朋友。然而,經院哲學的天主教歷史學家德·沃爾夫對於他寫道:「一個天主教會的紅衣主教竟然是一個泛神論者嗎?……他極力為他的《有學問的無知》辯護。但是人們認為他像艾克哈特一樣為了他的正統性而屈從於邏輯,同時又屈從於他的前提結論的力量。」(《中世紀哲學史》第389頁)如果這種事情能發生在庫薩的紅衣主教或方濟各會長老艾克哈特身上,難道就不能發生在天主教徒維柯身上嗎?德·沃爾夫這位天主教歷史學家贊同使用這種絕妙的批評方法,並且把意圖與行為、意志與邏輯區分開來,那麼我為什麼就不能使用這種方法呢?

但是所說的已經夠了。(下續)

Comment by moooi on December 17, 2021 at 9:42am

維柯的生平與性格

延續閱讀》克羅齊 /節選自《維柯的哲學》

【注釋】

[1]1912年3月10日在蓬塔尼亞那學會所作的講演,這里重印於該學會的《學報》,vol.xlii.

[2]《論神物及其天啟》(1811),W.W.iii,第351—354頁。

[3]《宗教哲學講演》,W.W.i.195以及《思辨教條的講演》.ix,第106頁(由維納、維柯引用的段落,第324頁)。

[4]《對於超感性實在的形而上學證明的歷史批判》(《托里諾學院學報》,i.1866),第640—641頁。

 

[5]《近代哲學史》第5版(1878),i.23.

[6]《近代哲學史》第5版(1878),i.23.

[7]尼爾:《維柯和內在性》,載於羅馬《當代文化》,iii.(1911)parts 7—8,第1—24頁。

[8]參見《神學大全》.I.q.v.a.1:q.xxi.a.第1—2頁。

[9]《對文學報的首次答復》(《著作集》,菲爾拉里出版,ii.第117頁。)

[10]巴爾姆,局部逐字引證。

[11]《新科學》,尼可利尼版,i.第187—188頁。

[12]《新科學》,尼可利尼版,第188頁。

[13]參見珍泰爾的注釋,局部逐字引證。

[14]《自傳、通信和詩歌雜錄》,克羅齊編寫,第4—5頁。毛特納所斷言的(《對語言批判的貢獻》,柏林,1901,ii,第497—498頁)維柯是一個唯名論者以及《新科學》最偉大的發現歸功於他的唯名論是非常武斷的,這在他的自傳中並沒有體現出來。

[15]《自傳》,第5—6頁。皮特羅·詹農也在研究1690年左右的司各脫主義。

[16]威爾納:《約翰·鄧·司各脫》(維恩,1881),第76頁。

[17]威爾納:《後司各脫經院哲學》(維恩,1883),第82頁。

[18]《未發表的哲學手稿》,帕普皮尼編寫(Lanciano,Carabba,1910)。

[19]參見珍泰爾在帕普皮尼的版本中的發現,載《批判,回顧八》,第62—65頁。

[20]Papini的版本有一個「po」(小),但他的來源,Marcian手稿,有一個可讀作「Però」的縮略語。

[21]《醫學著作》附錄(Tolosae Tectasogum,1636),第10頁。

[22]《奧托尼斯主教弗里西根西斯著作集》,依據近代的R.威門斯的《編年史》(Hannoveriae,1867),第118—119頁。

[23]《自傳》,第21頁。

[24]《自傳》,第25頁。

[25]《柏拉圖主義神學》(Bâle,1561),第123頁。菲奇諾的這段文字曾被我的朋友Gentile在一個非常重要的專著中引用和評論過。這部著作是《維柯哲學的第一階段》(即《就職演說》),刊登於獻給Francesco Torraca的一部雜集中(1912,見後,第310頁),我讀過原稿。感謝作者的好意。

[26]參見前面提到的Gentile的專著。

[27]《古代神秘研究》第4章以及《論文集》第11篇和第21篇這些篇章曾被Fiorentino在《意大利復興運動中的自然觀念的歷史研究》(Florence,Le Monnier,1872,第212—213頁)中引用和評論過。他從來沒有忘記發現與維柯的準則的關係。

[28]Thomae Cornelii consentini Progymnasmata physica(Naples,MDCLXXXVIII.),第70頁;也參看第64頁。

[29]參見前面提到的珍泰爾的專著。

[30]A.帕斯托雷在《意大利文學史報》lviii.,參看第400—402頁上發表的一篇關於我的那部維柯的專著的評論中。

[31]《維柯》發表於羅馬的《文化》雜志上,xxx.(1911),第422—423頁。

[32]《著作集》,弗拉里編,第1 66頁。

[33]《拉丁語講演》,ed.Galasso,第28頁。

[34]《著作集》,弗拉里編,第166頁。

[35]《著作集》,弗拉里編,第232頁。

[36]《形而上學》,第六卷,1036a。

[37]Cassiodorum,Albertus與聖托馬斯的這些文字可以在Mariétan編的《聖托馬斯中亞里士多德的科學分類問題》(Paris,1901),見第80、168—169、182—183、185—186頁。

 

[38]《論君主制》,i.c.3.

[39]《骨灰前的晚餐》,載於他的意大利文的《著作集》,i.第62、107—108頁。

[40]《三卷本邏輯教科書》,ii.art.7—10頁(在《第二部分理性哲學》,第433—437頁)。

[41]《論科學的地位和增長》,iii.,第6頁。

[42]《論文》,iv.ch.4,§6.

[43]《新的論文》,iv.ch.4.

[44]《著作集》,第64頁。

[45]《形而上學》,viii.1051 b.

[46]《形而上學手稿》,第7頁。在《正確思維的藝術》(手稿,第72頁)中的一段話中,薩爾皮回到了數學,盡管同意說數學較之其他的科學要更為確定,因為數學中的「形式和命題」體現得更為清晰,然後他又接著說,「數學也(像其他門類一樣)是以同樣的方式進行的:它並未擺脫不完全真實的質疑」。但很清楚,他在此處談到的數學對於計算和測量物理對象的應用:「只有這是確定的:我以這種方式計算和推理,就像我在吃蜜的時候我會感覺到被我稱之為甜的那種感覺;我可能弄錯的是,這種感覺是來自於對象呢?還是來自於我的味覺傾向?沒有一門關於數字和測量的科學,我們所能夠知道的只是像這樣去測量和計算,而且這種測量總是在事物似乎和另一個這樣的事物相等,並且這種相等是一個我們以此來表達似乎發生了的事情的一個概念時才出現或被使用。」

[47]G.帕皮尼:《維柯在心靈方面的創新》,1911.9,第264—266頁;同樣在這篇文章中,《批判》,x.第56—58頁。

[48]帕皮尼可能將此文歸功於Favaro編的伽利略的一個小文集(Florence,Barbèra,1910),第303頁,它參考了他的《著作集》,iv.631的國家版。這里這段文字出現於《對柯倫波講演的考察》(1615)中。

[49]G.帕皮尼,loc.cit.第265—266頁。

[50]伊萬吉利斯德·托里切利的學術講演,涉及托斯卡的地區大公尊敬的菲底那多二世的哲學和數學,克魯斯卡學會和菲倫茲大學數學二品修士,編者的前言顯示,這本著作以前並沒有出版過。

[51]《著作集》,第31—32頁。

[52]《著作集》,第33頁。

[53]《著作集》,第66頁。

(克羅齊《維柯的哲學》附录 1)

Comment by moooi on December 15, 2021 at 9:18pm

聖瓊·佩斯(Saint-JohnPerse)散文詩選

葉汝璉等譯

聖瓊·佩斯(Saint-JohnPerse,1887-1975)法國詩人。生於法屬西印度群島瓜德羅普群島。父親是種植園主,1899年因地震與經濟危機,全家遷回法國。1910年,佩斯畢業於波爾多大學法國系。1914年入外交部,歷任法國駐中國使館秘書、外交部長辦公室主任、外交部秘書長等職。1940年因反對政府與法西斯德國妥協而被撤職。次年,流亡美國,在華盛頓國會圖書館任顧問。在戰爭斯間,任羅斯福總統有關法國事務的顧問,因而被當時的法國政府取消了國籍,沒收了財產。1944年恢復了外交部工作。此後,多次到世界各地旅遊,將主要精力用於文學創作。

早在本世紀初,佩斯就開始了詩歌創作活動。1901年出版第一部詩集《贊歌》,受到冷遇,經過一段長久的沈默,於1922年發表長詩《遠征》。1930年,此詩被艾略特譯成英文,引起英美一些著名詩人的註意,但讀者仍屬寥寥。又是一段冗長的沈默,1942年出版《流放》,1950年獲美國學院大獎。同年夏秋之際,著名刊物《七星筆記》出版了向佩斯致敬的專號。從此,名聲始著。此後,又陸續出版了《雨》、《雪》(1944)、《風》(1946)、《海標》(1957)、《鳥》(1962)、《榮興》(1964)等詩集。這些詩宏偉而壯麗,具有史詩的雄渾氣魄,娓娓動人地訴說著富於歷史感的文明社會的奧秘、令人驚嘆的異國風光、強大而嚴酷的自然力量,但也浸潤著神秘的宗教情感。佩斯善於使用奇特風雅的隱喻和生僻的專業術語,在事物與思想之間建立起對應的聯系,把它們統一在大自然中,同時也造成了艱深晦澀。他避開現代派和超現實主義的潮流,重新采用了一種近科品達式和聖書式的抒情詩體,他的詩行特殊,既有古典詩行的嚴謹,又有散文詩的瀟灑。他變換詩中的停頓,延長亞歷山大體的詩句,使之多達十六個或十八個音步。

1958年,他因全部詩歌成就獲國際詩歌大獎和國家文學大獎。1960年,“由於他詩歌中的振翼淩空的氣勢和豐富多采的想像,將當代升華在幻想之中”,獲得了諾貝爾文學獎。

 

《雨》

雨的榕樹一把抓住城市,

在茫茫活水的乳汁中,一隻勿遽的蝗蟲起而迎赴珊瑚的婚禮,

像意,赤條條像個鬥士,在人民的花園裏梳理她少女的長髮。

吟唱吧,詩,對著雨水的呼喊,唱那主題的急切,

吟唱吧,詩,對著雨水的步伐,唱那主題的綽約,

未卜先知的少女行中的肆言無忌者,

孵化著金色的胚種,在稠粘、暗褐的夜裏,

在我誤設,哦,欺詐!在夢幻邊緣的臥榻上,

那邊,詩,這不潔的玫瑰,在茁發,生長,舒放。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瞧,這蒸騰著鹿肉氣味的大地吧,

寡婦的汙泥沈下處女的水源,大地洗凈不眠人類的足跡,

芳馥直似美酒,難道它真個不曾消泯著記憶麽?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瞧這大地上,翻轉了的夢幻,

像沙的高崗對於波湧浪疊的海的回聲,瞧呀,瞧這

耗竭了的大地,這繈褓中新的時辰,和我的心,奇韻的宿主吧。

Comment by moooi on December 13, 2021 at 1:33pm

2形跡可疑的奶娘,老眼昏花的僕婦,雨啊,通過你

不同尋常的人們保持他高貴的閥閱,對於那位在窺測我們失眠深度的某君,今宵該說些什麽呢?

在哪張新床上,從哪個焦灼的頭顱,我們該攫取那真確的閃念?

安弟斯山靜竦屋頂,我鼓噪歡呼,那是為了你呀,雨!

我在你的面前要辯護我的事業,在你的槍尖上有我在世上的一份!

泡沫冒出詩的嘴唇像白漚附著於珊瑚礁!

她舞蹈在我的辭章的入口,像一位弄蛇者,

意像,赤條條地,有如哄鬥中的霜鋒,

將教給我禮儀和節奏,以抗衡詩的躁急。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免除我於贊許、歡迎和頌歌吧。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呵,怎樣的怒譴正奔馳於暴雨的唇際!

這高不可仰的飄搖中消盡了多少欺誑呵!

在這清朗的午夜,我們供獻出不止一個

新的關於生存實質的命題……呵,飄搖在爐石上的煙縷!

而屋頂的熱雨適足以淹滅我們手中的燈籠。

 

闊步邁於大地上的豪雨宛如亞瑟武士的姐妹們:

羽翎插盔,戎裝高束,腳踢白銀和水晶的馬刺

像黛朵在蹴踏迦太基城門的像牙鑲嵌。

像柯林斯文身的妻子,血氣方剛,置身於荒誕不經的高樹之間,

她們以夜的黝暗襯出我們劍柄的藍輝

她們將在我們居室的鏡奩處為四月增添姿影。

我也不忘懷她們的行徑齋浴室門前的步伐:

巾幗戰士呵,逼向我們的巾幗戰士,長槍短矛銳不可擋!

蹁躚舞女呵,在大地上跳舞的女人,因舞蹈和地球的引力而化身萬千!

那是盈抱盈抱的刀槍,滿車滿車的虎女,遮空蔽日的鷹的戰陣,

貧民窟裏的揭竿起義,為了世界最年輕的民族——淫蕩女子折斷了的箭束,

哦,汗漫無際的箭束!那豐饒的活生生的收獲註回男人的懷抱!

玻璃般的城市立於黑檀色的地基,知識湧進噴泉的出口

外來者在城頭讀出大豐收的告示,

城裏一片清涼,那個印弟安女郎今宵將與室友為伴。

奩:讀音lian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29, 2021 at 7:49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4給營造司的報告書,在我們門前的表白……讓我死去吧,幸福!

一種新的語言從四面八方說出!

像元氣的呼吸,像物自體的呈現,一種清新的氣息在世界的周遭,

洋溢著實在,它的本質;洋溢著源泉,它的誕生:

啊!賦予健康的神向我們臉上傾註豪雨,清風勁吹

拂過蔥翠的草,淩越遙遠、遙遠處移動的不和!

形跡可疑的奶娘,芽孢、種子和輕盈物種的播散者呵,

你從何方高處落下,向我們泄露什麽神聖的道理,

像風暴腳前美麗的飛鳥,兩翼之間中石而殞?

你頻頻擾動人心的是什麽,至於我們必須永遠地憧憬它,想望至死麽?

你如此低聲訴說的又是哪種別的情狀,至於我們竟無從記起麽?

你已離開洞府,來到人間買賣聖品了麽,哦,僧職的販鬻者?

在清涼的水霧融融處,那裏天宇似在氤氳著白星海宇和冰河古雪的氣息,

你和踴躍的閃電共起居,而在偉大黎明被劃開的白木質裏,

在刻劃著熹微曙光的純潔的犢皮紙上,你將會告訴我們,雨呵,那紫電組成的安色爾大字為你祈求的竟是何種新的語言。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25, 2021 at 12:00a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5你的來臨充滿威嚴,我們,住在薄薄的火山岩燼堆上的城裏人,知道這個。

但我們對於暴雨的第一聲呼吸曾經懷抱更崇高的信念,

而你,雨呵,卻使我們回到人間的窘迫,假面沁出泥土的濁氛。

我們應向更高的處所尋索前生麽?抑或我們該從樹陰低覆處對著金字聖經歌唱忘懷?

那塗飾在夢裏郁金花上的情熱,那池水朦朧的眼睛,那滾過井口的石頭,好些豈不起值得重新撿起的好題目,

就像傷兵手裏凋萎的玫瑰麽?……蜂窩仍在果園裏,嫩芽在老丫間,梯子被禁錮著,無法通向閃電可愛的孀居……

龍舌蘭和沈香的清幽……萬無一失的人無聊的時辰!那是大地厭倦了心智的烘熱呀。

綠瑩瑩的雨在銀行家的玻璃窗前梳理她們的頭髮,婦女擦淚的布片上少女守護神的面影將被拭去。

新的意像先期來到帝國締造者的桌前。一整個沈默的民族興起在我的筆底,在詩歌寬闊的篇幅內。

興起啦,興起啦,在長岬的末端,那哈普斯堡的柩車,那陣亡戰士的高大火葬堆,那欺世盜名的高大養蜂場。

簸呀,簸呀,在長岬的末端,簸揚另一場戰爭的巨大埋骨坑,簸揚那白人的巨大埋骨坑,文明發軔的遺址。

讓那坐在交椅上,鐵交椅上的人也吹吹風吧,他被煽動各民族的幻想折磨著。

我們永遠看不到盡頭,追尋到海角天涯,越過征戰功業的兵燹濃煙,

而在養老院和麻瘋院裏,一股白螞蟻和白覆盆子的氣味使得患病的王者拋杖而起,

“一度,一度我喜愛生活在眾人中間,但如今大地卻吐出這樣的生靈……”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16, 2021 at 8:37a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6一個罹受這種孤寂的人,讓他去到聖所掛起假面和指揮棒吧

我曳著塵世的鎖鏈,把海綿和苦膽舉向老樹的舊傷。

“一度,一度我喜愛離群索居,但如今這雨……”

不期而至的訪客,面目模糊的丑角呵,你在四境的播種是多麽精細?

為了人間什麽美好的篝火,一夜你繞開了行蹤,為了哪樣在深閨講述的故事,

那裏玫瑰火樣盛開,住著半老徐娘?

莫非你在覬覦我們隔窗覓夢的妻子和女兒麽?(年長的婦女關照姑娘們似的在內室幽隱的角落,那麽精微,人們在夢裏會認為是蟲鬚的觸動……)

你何如到我們的兒郎中去,尋嗅他們鞍馬皮革雄強、辛烈的氣味?(像斯芬克斯民族,背著韻律和隱語的重負,在上帝選民的門口爭辯權力……)

雨呀,由於你野麥侵入城區,鋪石的公路佈滿仙人掌的怒刺,

成千上萬新的石頭又新遭成千上萬新的腳步的踐踏……不可見的毛羽扇著的窗戶後邊,哦,鑽石商人,結清你的帳目吧!

人群中一個堅忍的人苦苦思忖沙漠裏野生的裸麥……“一度,一度我想過清苦的生活,但如今這雨……”(生活振著拒絕的雙翅向暴風雨飛去。)

過去吧,半調馴者,留下我們四下裏張望……他,吸飲神性而面具是泥土做的。

每塊石頭洗凈了街衢的標誌,每頁書籍洗凈了崇拜的標誌,大地洗凈了謄寫者的墨跡,我們終於可以認識你啦……

過去吧,把我們留給最古老的風俗吧。願我的話語再次先我而行!那時我們將再度唱一支人之歌,為了那些過往的人們,一支開端之歌,為了那些守望的人們。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5, 2021 at 3:21p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我們的道路有萬千,而我們的住所不定。他吸飲神性,而嘴唇是泥做的。你,在清晨的泉源裏洗屍的洗滌者啊,——正是地球還沈陷在戰爭的荊棘裏呢——也洗滌活人的面孔吧,洗吧,雨!洗洗那橫暴者悲哀的面容,紫羅蘭和善的面容;……因為他們的道路狹窄,而他們的住所不定。

“洗吧,雨!為強者洗出一塊磽瘠的地方。他們將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人世的酒漿不曾醉倒他們,淚水和夢幻的滋味他們不沾唇,那些滿不在乎在人骨號筒中自己的聲譽如何的人……他們將在大桌旁就坐,上邊遮蔭著力量的房檐,在一處為強者而設的磽瘠的地方。

“從行動的道路上洗滌猶疑和審慎,從幻想的田野裏洗滌猶疑和謙遜。洗吧!從正直之士的眼睛裏,從明理之士的眼睛裏,洗滌翳障吧;從趣味良好者的眼睛裏,從舉止合度者的,洗滌翳障吧;有功德者的翳障,有才能者的翳障;從宗師巨子和文藝庇護人的眼睛裏,從正義者和果敢者的眼睛裏……從那些由於審慎和謙遜而獲得資望的人們的眼睛裏,洗掉硬膜吧。

“洗吧,從偉大調停者的心中,洗滌樂善好施,從偉大教育者的額前,洗滌岸然道貎,從公眾的唇邊,洗滌骯臟的謗言吧。雨呀!洗滌法官和警長的手,接生婆和殯儀司的手,受病人和瞎子舔舐(shì)的手,覆蓋眾人眉宇的手,他們還在夢著韁繩和鞭子……征得偉大調停者和偉大教育者的同意。

“洗吧,從記憶的高大牌板上洗滌民族的歷史:偉大的官府記事,偉大的教士編年,和學院的報告書……洗滌教會和憲章,第三等級的備忘錄,協定、同盟條約和偉大的聯邦立法:洗吧,雨呵!洗滌所有的犢皮紙和羊皮紙,斑駁像收容院和麻瘋院的墻壁,斑駁像化石的像牙和老騾的牙齒……洗吧,雨呵!洗滌回憶的高大牌板。

“雨呵,從人類心中洗滌最美麗的言談吧,那最美麗的句子,最美麗的論述;婉轉的措辭,高貴的篇什。洗吧,從人類的心中洗滌他們對輪唱曲和哀歌的嗜好,他們對於十九行體和循環體詩歌的嗜好,他們伶牙利齒的表達方式;洗滌雅典式的雅謔和甘美的諛詞;洗吧,洗滌夢幻的墊褥和知識的藨(標)草;從來者不拒的人心中,從不知厭憎的人心中,洗滌吧,雨呵!洗滌人類最美麗的天賦——從最賦有偉大理智的人們心中。”

 

……雨的榕樹松開抓住城市的手指。原是天上禦風遊蕩的東西,所以它來人間居住!……而你也無法否認,就在倏忽之間,它已化為烏有。那位想要知道闊步走過大地的雨情況如何的人,讓他前來住在我的屋頂,置身於信號和征兆之間吧。

不曾信守的諾言!無休止的播種!橫過人的公路的裊裊飲煙!

讓閃電回來,啊,它離開我們啦!……而在城門那兒我們將送走昂藏的雨,在四月的天空下闊步而去,昂藏的雨大踏步前去,閃電鞭打著,像鞭身教徒的一道命令。

但瞧瞧我們,在處女般的黑壞蘇醒處,落得更加無告地對著腐植土與安息香的氣味。

……那是大地在羊齒蕨的叢莽裏更顯得清新,大宗埋藏物在上升,泥屑紛紛墜落。

在玫瑰皺縮的肌膚裏,風雨過後,大地,大地又以女人的風味重釀花朵。

……那是城市在雷電的刀光劍影裏更顯得生動,鷹隼逃逸,掠過大理石雕,天空重新掉進泉窟。

空蕩蕩的廣場裏,龐然的金色女像立在柱頭。光輝重新閃爍在朱紅大廈的入口,銀蹄鐵獸守在花園底層的門旁;欲望重新回到年輕寡婦,年輕戰士們的遺孀們的雙脅,像大甕啟開封口。

……那是清新之感奔上言辭的頂巔,又在詩的唇邊冒泡。

人,再度從四面八方被新的意像所包圍,屈服於翻騰起伏的心海巨瀾:

“那支美麗的歌,那支美麗的歌,那兒,在新霽的雨水上空……”而我的詩,雨呵,將被寫出。

 

夜臨了,大門緊閉,天上的降水沈墜在莽莽叢薄上的是什麽呢?

在雨的槍尖上,我在人世的一份!……萬物齊等,在心的秤盤上,

我可畏的嘩笑之王呵,今夜你將揭示這件醜聞於九霄。

……因為這般做,君王呵,乃是你的消遣,在詩的貧瘠的入口,在我嘩笑嚇跑聲名,這只綠孔雀的地方。(高逾 譯)

Comment by moooi on November 2, 2021 at 10:45pm

《西格利亞詩選》西格利亞(Sigiriya)是斯里蘭卡的古都。在西格利亞的石山上,畫有十分動人的壁畫,這是一千五百年前國王迦葉波在位時期留下來的藝術珍品。壁畫都是仕女肖像,她們個個裝飾華麗、姿態優美,栩栩如生。從五世紀到十世紀六百多年的時間裏,無數遊人前往憑吊,他們見景生情,乘興在光亮如鏡的石壁上刻下了各種風格的詩句,這就形成了著名的西格利亞詩。這些詩的作者有僧侶、國王、將軍、文人學士,也有普通百姓。詩的內容衝破了佛教的束縛,反映了人們的現實生活和真實的思想感情。有一些詩是工整的四句詩,也有不少是無韻對句。詩人們善用比喻、襯托,含蓄等表現手法,有些詩顯然受了印度大詩人迦梨陀娑的《雲使》的影響。西格利亞詩共有六百八十五首,其中三百五十七首署有作者姓名。這裏選的十一首是贊美壁畫女像的詩。

石壁有金女,含羞不敢語,
手拿一枝花,應為表春意。

二女相依各美顏,恰似紫荷繞金蓮,
向晚登臨擡頭看,疑是兩花開眼前。

—見女郎,心馳神蕩,
你既無情,我甚憂傷。

仕女婷婷,滿面愁容;
躍離山石,可奔前程。

胸繡金花朵,手挽維那琴;
君王既離去,對人訴哀音。

居山宮女訴衷腸,聲音傳來何淒涼;
國君雖死我聊生,世上誰能比先王。

唇如紅寶石,柳眉何其紫。
胸上兩隻乳,一對天鵝姿。
眼前非畫像,分明是神女。

仙女邀遊海藍天,兩臂如翅任飛翻,
閃電飄動披彩帶,暴雨消暑亦陶然。
下凡來到石山上,我遊故宮親眼見。

女像多媚態,和我談情愛。
口角微微動,目送秋波來;
女人多水性,畫也不例外。

芬芳金香花,秀美持花人;
花被你采去,花是我的心。

十一

金女多風流,身穿中國綢;
不甘隱荒山,終將隨我走;
我且耐心等,不可太急求。

鄧殿臣譯

Comment by moooi on October 27, 2021 at 7:54am

聖瓊·佩斯散文詩選雨(節選)
我們的道路數也數不盡,我們的住處飄泊無定。汲飲於神的人的嘴唇是粘土製作的。您,在清晨的母液中給死者沐浴的人——這裏仍然是戰爭荊棘遍佈的土地——也把生者的臉洗凈吧;哦,雨啊!洗凈暴徒的愁容,暴徒的和顏悅色吧……因為他們的路都是窄狹的小徑,他們的住處飄泊無定。

雨啊!洗凈強者的石頭地面。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巨大的桌子邊沿將列坐著那些一點不曾被人類的酒漿所沈醉的人們,那些一點也不曾被眼淚和幻夢的嗜好所玷汙的人們,那些在白骨的喇叭中對自己的名字毫不在意的人們……在巨大的桌子邊沿,在他們的力量庇蔭下,那些強者的石頭地面。

洗凈行動中的疑慮和拘謹吧,洗凈幻境中的疑慮和虛假的體面吧。哦,雨啊!洗凈善良的人,思想純正的人眼角的翳點吧;洗凈趣味高尚的人,淵雅的人眼角的翳點;賢良的人的翳點,才華橫溢的人的翳點;洗凈主和麥凱納斯眼中,富有正義感的人和名人眼中的鱗屑吧……還有那些高尚的人眼中的鱗屑。

洗凈,洗凈偉大的諸聖心中的好意,偉大的教育者額前的禮儀,公眾嘴唇上的臟話。哦,雨啊!洗凈法吏和大法官的手,產婆和埋屍人的手,殘廢人和盲人的雙手,仍然夢想著繩索和皮鞭的按住人們額頭的毒手……懷著往昔偉大的諸位聖徒,偉大的教育者的贊許吧。

洗凈,從恢宏的記憶上洗凈各民族的歷史吧:偉大的官方年表,聖職者偉大的編年史和學院公報。洗凈帝王的諭旨和憲章以及第三等級的簿書;公約、盟約和偉大的協定吧;雨啊!洗凈一切古代的精美羊皮紙的文件吧;洗凈避難所和麻風病院墻壁的顏色,……像牙化石和老騾牙齒的顏色吧……洗凈,雨啊!洗凈這恢宏的記憶吧。

哦,雨!從人們心靈上洗凈人們最華麗的浮詞吧:最美的警句,最美的段落,精雕細琢的句子,渾然天成的篇章,洗凈.從人們心靈上,洗凈單調而憂郁的曲調和哀歌的愛戀吧;他們對田園和回技歌詞的愛戀;他們抒發最大幸福之情的絕妙好詞;洗凈典稚風格的鹽分和矯揉造作的文體的蜜糖.洗凈,洗凈夢中的和知識的肩輿;從人的心裏,毫無抗拒,毫無憎恨地洗凈,哦,雨啊!洗凈人們最美好的天賦,以及對那些偉大的理性作品的愛戀吧。(徐知免 譯)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