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告訴我:

有一句說一千句,是作家,這叫文采。

有一句說一百句,是演說家,這叫口才。

有一句說十句,是教授,這叫學問。

有一句說一句,是律师,這叫嚴謹。

說一句留一句,是外交家,叫詞令。

有十句說一句,是政客,這叫韜略。

有一百句說一句,是和尚,叫玄機。

有一千句說一句,叫遺言 。

我于是想到:一件事說一千遍,是政客,說是廣作政宣;

一件事說一百遍,是作家,說是深化主题;

一件事說十遍,是說客,說是突出議题;

一件事不說一句话,是禅師,說是自我了斷;

没事說一萬遍,是電視,說是娱樂觀眾。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1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10, 2021 at 9:24pm


石黑一雄·不經意失去的機會

“很有可能,所以夫人在某個地方開了一間畫廊,裡面放了學生從小創作的作品。假如兩個人走過來說他們彼此相愛。夫人可以找出他們好幾年來的美術品,從中看出兩個人是不是談得來、是不是匹配等等。別忘了,凱西,她手裡的東西可是展現出我們的靈魂啊!她可以因此決定兩個人是不是相配,或者只是愚昧的迷戀。”

“沒錯,也就是因為這樣……”湯米嘆了一口氣,勉強繼續說完。“也就是因為這樣,露西小姐才得承認,她當初告訴我創作能力並不重要那是錯的,她之所以那麼說,只是因為覺得我很可憐。但是她心裡明白,創作其實很重要。在海爾森唸書,就代表我們享有這種特殊的機會。要是沒有一樣東西能夠送進夫人的畫廊,也就等於白白葬送這個機會了。”

 

我試著淡化這件事情,不過語氣不對,我的語氣顯得我還拚命想著湯米剛才說的話。“說不定他們判斷的方法很多,”過了一會兒,我說。“說不定創作只是所有方法當中的一種而已。”

湯米又搖了搖頭,“還有什麼方法呢?夫人又不認識我們,也不記得我們每一個人。而且,說不定夫人不是唯一決定的人,可能還有更高層的人,他們甚至從來沒有來過海爾森。這件事我想了很久,凱西,各方面都可以說得通。就是因為這樣,畫廊才會這麼重要,也是因為這樣,監護人才要我們認真創作、寫詩。凱西,妳在想什麼?”(《别讓我走》第15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5, 2021 at 3:05pm


石黑一雄·當一切事情還未開始

我不知道當時討論過程當中,大家腦子裡想些什麼。我們心裡有數,這些討論都不是認真的,但是我也相信,沒有人完全把這個話題視為幻想。或許只要在離開海爾森半年左右的時間,大家還沒談起擔任看護的工作,也還沒開始駕駛課程前,當一切事情還未開始的這段時間,我們或許可以忘記自己的真實身分;忘記監護人對我們說過的話;忘記那天下午下著大雨,露西小姐在亭子突然冒出的那一段話,還有那些年來,同學之間衍生出的各種猜測。當然,這種情形無法永遠持續,但如我所說,那一、兩個月內,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一群人拚了命地想停留在一種舒適而又如真似幻的狀態,突破往常的限制,思考著自己的生命。如今一想,當時似乎每天早餐過後就窩在蒸氣瀰漫的廚房裡待個老半天,或是圍坐在半滅的火堆旁一、兩個小時,沉浸在討論未來計畫的談話當中。(别讓我走》第12章)

                                                             (石黑一雄原著《别讓我走》改编電影劇照)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