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hoto Appreciation: Witch by Anishchenko Anastasia)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6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20, 2021 at 11:04pm


陳明發詩想·《飛》

簡體漢詩,往往先吃虧在字形視覺上。比如說“飞”字;單翅飛,能“升”嗎? 看古體“飛”字,是多麽的逍遥自在?(24.1.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9, 2021 at 9:12pm


陳明發詩想《郭福川》


自小笨手笨腳。捶個釘子,多數時候是敲腫自己手指。我邊搽藥,邊看祖母三重兩輕就把釘子釘牢,木頭都不吭一聲。為什麽我記得是三下重兩下輕呢?因為老天給我的一點靈敏,全押在聲音上。認識幾個字後,筆順與字體都沒長進過,壞主意都放在耍弄那些字的讀音。

上小學有位同學叫郭福川。我說,你這名字取壞了。以前那些老師不懂什麽叫漢語拼音、標準讀音,把“郭”字唸成“割”。所以我說,你的福氣“割”到“穿”,不好。

他很認真問我“真的嗎?”好像我或許能幫他一點什麽似的。可是,沒一會兒,他反而引起我更大的興趣:“不會的,我有一條河;在我家旁邊。我爸說,它和我一樣叫福川。”



不久,我興致勃勃和他回家去看河,聽他說着種種河中游泳、打水戰的樂趣。我笨手笨腳,哪敢下河去?正希望他多說些,他忽然大喊一聲:“完蛋了,我忘了煮豬食,一定給我爸打死!“


他長得比我還矮小,從井裏打了兩大桶水,站上一張小凳子,倒進比他高得多的土竈上的大鍋。看見他出現,那木欄後的豬群鼻孔冒氣般地唔唔響。他一面說“別吵別吵,就來了”,一面把木柴塞進竈下生火。轉個身又坐在木凳上切野菜,還有功夫迅速地用衣袖擦額頭。


有一回,級任老師罵他:“為何你的衣服老是黃黃皺皺,袖子特別黑!”我站上來替他說話:“老師,妳別罵他,他回家還得趕着養豬幹活。”全班大笑,只有他和我沒笑。老師也沒笑,只是對他說:“以後,你換件衣服才工作吧。”


有一天,一早踏進課室,同學們個個眼紅紅的,有一位告訴我,昨晚大雨,河水上漲,福川為了搶救豬群,掉進河裏了………


我忽然覺得是我害了他,他的福氣真的被“割穿”了。


那天下午,我去找畢業於南洋大學的堂兄,問他“郭”字當真唸“割”嗎?他說,是“國”第二音。


第二天,我把正確的讀音跟老師講。老師眼睛腫腫地望向窗外說:對,福川現在上天國了,不必再養豬。
(2020年8月14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18, 2021 at 4:57pm

陳明發的詩《心跳》

妳不是在寫詩

是在編句子
給眼前的名詞分配數量
像病變細胞的序列
應時排進狂飈的圖表

圖表不朗誦詩,全不懂
顏色的韻律,韻律的呼吸
它只對生死的比例感興趣

詩人懂溫度的形狀
心跳飄忽過的風景
何等驚悚而荒誕
似亮猶黯的廻音
對前生今世是何心情

(2.3.2020)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February 8, 2021 at 6:51pm


陳明發詩想《偈語》

自從有了社群媒體這爐子,許多舊事找到路子回鍋熱熱。如煙不如煙,要看關係什麼器官。對於鼻子,它是味道。變味不變味,要閉上眼讓心去調色。該飽和的就飽和,該調亮的就調亮;要它是溫暖樣貌的,即席溫情一回。


爐邊等著起鍋的故人,年事已大,不堪油煙裊裊,時有黃梁美夢的錯覺。在似有似無間,偈語短句於是隨菜羹泡起泡滅。


沒打盹的詩人,極不合時宜地,此刻面臨一個很私人的三岔路,忽地就像個有禮的書生那樣遣詞用字:敢問諸位兄臺,如何稱呼這來來去去、神神秘秘的偈語短句?他/她們是什麼身世,有何貴幹?


詩人最關心的,其實是這麼些話頭,承載得了就這麼走過來,而且還會繼續走過去的生命境況嗎?.........那裏頭,有詩嗎?


恍惚間,有人說:“別想那麼多啦,來一杯吧。”


畢竟是老朋友,一個猶豫,他們就察覺到了。
(12.1.2020 臉書)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28, 2021 at 11:53pm


陳明發《夢遊、酗酒或之間的縱慾》

(原題《詩評 10》)

寫詩人老徘徊在砂與花

很可能並不是在寫詩


而是在整理地質學、花草誌筆記


不過,若只為了離開花與砂


此時是飛鳥與魚,古厝殘廟


下一刻進股市練眼光,屠坊議豬價


這人很可能是在夢遊或酗酒


或夾在中間的縱慾


(2019年2月19日)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10, 2021 at 10:16pm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anuary 10, 2021 at 9:36pm


陳明發·言詮“封”字

“封”字,乍看是由三個字組成:土+土+寸。

左邊看似雙土相疊。下頭的“土”,確實是泥;上面的“土”,其實是“出”字。

這雙土相疊,原來的寫法是“㞷”(唸“皇”)。看此字頭冠,能意會那土長出東西的形像。

根據《解字說文》的解釋,它的意思正是“草木妄生”。因此,又是“丰”(豐)義。

而右邊的“寸”,要直接多了,作尺寸解,延伸開去,就是結構、程序、規矩、制度與法度等。到了這章節,要理解“封”地、“封”侯,就不難了。


可是,“封城”又是另一回子事了。但放到冠毒的語境,這“封”字同樣傳神得很,我們可以給它這麼一個詮釋:

禁足時期,可別從你原來的“土”地上溜“出”去噢,全民抗疫要遵守法度(尺寸)。連社交(安全)距離都考慮到了。

中華民族老祖宗真有智慧,老早懂得什麼是SOP(法度);漢字不僅經得起時間考驗,也與時俱進經得起世態的文化傳播要求。
(10.1.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July 17, 2012 at 10:41pm


陳楨的詩《月底》


又是月底,我寫了

長長的購物單

上面的東西蒸發掉

我一個月的傲氣,換來

垃圾桶每個晚上的飽脹

像是安全袋里的精液

不再負起繁殖的任務

臨睡前,我總聽見書房

有人在走動,祖先的墓碑在

深深嘆息:我們幾時才啟程

回去那已經躺在樓層下的

聖地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