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 Photo Appreciation: Mysterious eye by Gabriele Baricic)

Rating:
  • Currently 4.66667/5 stars.

Views: 17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April 2, 2021 at 7:28pm

陳明發的詩1999:獨裁者的竊喜

我很開心

炮花開得最大规模時

大家纷纷在炫耀

在最危急的前线

他們怎樣出生入死

我在後方

用熱門話題

為冷門兵法上色

很開心大家都忙着

為自己的理由而戰

卻忘了那正是我的

(20.9.1999)

      (Photo Affection: Dictator by Selahattin Bahdiak, http://www.facebook.com/sbahdiak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9, 2021 at 10:55am

陳明發的詩2017《焚城》

火炬手大大有來歷

放把火名堂小不了

燒毀整座城都是為了正義

 

微不足道的是我和你

要不為了我們怨恨裡還有滴油

根本就是萬死不惜的蟲蟻

201736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2, 2021 at 9:36pm


《陳明發的詩·吃草》

很長的一段時間我們滿足於

坐在屋後山崗上看日落

猜想祖先們跌跌撞撞走過的

來時路,滿足於奚落

那種種的狼狽無措


然後躺在草叢裡睡一覺

醒來時滿天星星在叫囂

一聲一聲挑釁我們

“有本事就上來單挑”


讓星空看得起的激動

逼得人立即從屋前的大路出走

山風冷冽大霧起又算什麼


若非老牛從棚裏傳來一聲一聲“哞”

提醒牠們天亮還得上山去吃草

我們老早就風颳萬里鷹翱雲霄


2018年8月8日

(原題:世說新語 2018:84)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1, 2021 at 10:55pm

陳明發詩想《寓言》

話說有個黑皮膚
否認祖先来自印度
結果做了一國總理
有了大權,再貪汙也沒事

後來有個市井無賴
否認自己黃皮膚
幻想有一天也能做
一國總理,有了大權
一家是賊也沒事

两人惺惺相惜
說是“英雄重英雄”
一丘之貉
是“天作之合”

(1.12.2019)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0, 2021 at 2:15pm


陳明發的詩《上街》

打呃的內抽搐排泄不盡廢料


趁失火隨大隊上街辦集體網購


在廉價的正義市場淘寶


買到評論家血亮的眼睛


各種顏色都齊了就是沒黑白


微信成新宗教


各種形狀都信誓旦旦


就是沒正直


(2016年7月1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9, 2021 at 4:03pm


陳明發的詩《顏色》

我有人的顏色

有時候它是:黃


我有人的顏色

有時候它是:棕


我有人的顏色

有時候它是:黑


我有人的顏色

有時候它是:白


我是人

因為分得清青紅皂白

不隨便給顏色人看

因為分得清青紅皂白

(2016年6月23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7, 2021 at 10:07pm


陳明發詩想《“人民”音樂家》

音樂家不成其音樂家

便不應該霸住音樂會

妨礙其他人演出

這是很淺顯的道理

可是,在一個荒腔走調的年代

會拿吉他擺樣子的戲子

也說他因為太前衛,而招人妒忌陷害

煽動民眾為了“捍衛藝術”不惜犧牲

許多人於是失聲高喊:

“人民音樂家”是不容批評的

“人民音樂家”不會妥協掉“他的舞台”

對,他們要的是舞台

並不是給更廣大的人民

帶來真正的音樂

2016年7月7日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5, 2021 at 2:36pm


陳明發散文詩《鳳梨》


我釋出善意找鳳梨合作一首新詩。說了一大段,它就是不搭話。渾身眼睛豎起毛,刺破我發出的每顆聲音。沒有其他表情,實在無法猜測它是發泄不屑;還是一貫滿是坑洞却自以為是的聳動。許多事素來沒人談,數目字開口後才瘋傳,適時颳過的風蒸發醬醋味。牽強附會或斷章取義的弦外之音,伴奏停了,餘震還是熾熱不散。隨意從書架取本書,翻幾頁,眼睛看到那裏,就摘前後幾行,煽動它們組織口號和文告,叫民調有依靠。少不了安插三幾個網紅癖嗜的熱詞,好讓貓狗發楞惹憐。像是演唱會的神秘來賓,合唱幾句,講幾句調皮話,就完事。話說回來,鳳梨依然隻字不吐,害我自討沒趣合上草稿簿。(5.3.2021)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2, 2021 at 8:20pm


陳明發詩想《蝗蟲》

詩者的離開或留守,困惑不在握筆的手;在於對季節症候的體悟,為何土地定時焦灼?各色蝗蟲定時喧嘩?混亂的季節是詩者挺入感受與洞察的時刻,“文窮而後工”可能老套一點,要來點“存在主義”,這大概就是海德格爾式的“厭煩”契機,也就是生命敞開得了或否的季候。


感時傷懷花濺淚,蝗蟲鬧一次,大家跟著回音式的合唱一次,真累。累得不知所以然頓生迷惑,不利創作;眾聲紛雜有理沒理的流竄,應該是詩者找到新旋律的時刻,挑戰是,我們是否願意投資於找尋羚羊脫角的創作意識和方法?對周遭發生的事無感,當然有愧于詩者身份。


有感、善感原是詩者掙扎與重生的泉源。馬來西亞這些年來的紛紛亂亂,倒使我從歷史回顧中重新學習了許多事物。其中包括那些在法國五月風暴後成長、發展出來種種學說,包括有的寫詩人醉心的後現代主義,今天深深影響了我們。我想,社會事件(我目前看不見社會運動)發生後,詩者要找到個人的“事件性”,從而學習如何出招。
(25.9.2015 讀詩札記)

Comment by 堅持深博 on March 1, 2021 at 7:32pm

陳明發的詩 2012 《上街去安慰空肚子》

我上街去安慰空肚子


攤販在吆賣現炒的口號


有的金漆寫在塑胶板上


有的仿金属嵌于合成物


我問道


保用期多長


大家说


只要東西能脱手


什麼都不是問題


我再問道


保用期多長


大家说


只要我們在這裡


什麼都不是問題


我再三問道


保用期多長


大家說


你不是来捣亂的


就是不懂得什麼是公義


(12.7.2012 愛墾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