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08.1963 沙巴從英國殖民地政府手中取得獨立,16‧09‧1963,聯合砂拉越、新加坡和馬來亞成立一個新的國家叫:馬來西亞。算起來,馬來西亞今年才成立49年;不是聯邦政府說的55年。

55年前,這個世界上並沒有一個叫馬來西亞的國家,何來獨立?只有在49年前,一個由當時在政治上毫無相關的四個獨立國家(Negara):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和擁有11個州(Negeri)的馬來亞組成了馬來西亞。

Rating:
  • Currently 4/5 stars.

Views: 34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22, 2014 at 11:59am

吳健南‧維護國家領土完整的要素

在蘇格蘭人通過公投是否要脫離英國的同時,探討最近東馬部份國民(我認為還不至於是分離分子)所鼓吹的脫離大馬、獨立自主主張,主要是希望大家以更客觀和宏觀的角度看待有關問題。

作為一個生於斯、長於斯的大馬子民,相信每個人聽到了上述言論,都會感到氣憤和不滿,有種國家和自己被背叛的難受感覺。

這種心情是絕對可以理解的。

但是,除了一味把嚴厲的口吻和沉重的苛責訴諸於這些提出獨立意願的國民身上以外,我們,尤其是作為領袖的,有否虛心聆聽這些異議分子背後的訴求和理由?

更重要的,在這個民主新時代,一味渲染上個世紀那些過於遙遠和不切實際的國家獨立和建國等歷史情意結,對年輕一代而言已逐漸失去了市場。

不是說歷史不重要。而是因為人不能永遠活在昨天。一個政權要取信於民,必需為國民勾勒出積極的今天和充滿希望的明天。

而馬華在近兩屆大選之所以兵敗如山倒,就是因為至今還在歌頌當年作為建國功臣的塵封往事。

而從當代國際法的角度分析各國的分離主義運動,不難發現,一個國家的領土主權能否維持完整性,跟民主精神和人民的意願可說息息相關。雖說各方學者還是對一些不理會母體國家而單方面宣佈獨立的個案,例如2008年科索沃之建國模式存有爭議,但至少在類似蘇格蘭或早期的蘇聯解體個案,我們可以發現整個分離獨立的進程都是在母體國家的同意下,以民主透明的機制和精神順利完成。

而我國在這方面不也有本身的特殊經驗。就像1963年成立馬來西亞,整個過程皆符合民主精神和聯邦憲法,東馬人民當時不是有機會通過由英國和馬來亞所組成的調查委員會自由表決,在你情我願的情況下成為我國的一分子嗎?而1965年我國國會不也曾經通過修憲,把新加坡逐出馬來西亞,應驗了一個國家可以合併,自然也可以分離的道理?

雖然我國憲法就像許多國家一樣,沒有明確闡明一個州屬脫離和尋求獨立的程序,但第2條款不也有註明國會有權通過其它新州屬的加入嗎?

提出上述種種論點,只是要強調,東馬部份人民所提出的看法,就像任何國民針對一些政策和施政偏差批評政府和執法者一樣,也不應動輒被當局扣上煽動或不愛國的帽子。

更重要的,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數年前我到東馬進行一項學術民調時就早已驚覺,某些東馬人對脫離大馬的想法絕非源自偶然的突發性念頭。鑒於本身特殊的歷史和社會背景,他們對一些來自西馬和中央級領袖的種種極端種族主義作風和施政感到難以適從。一些標誌性的爭議性課題包括沙巴的非法移民氾濫和基督教刊物的阿拉字眼風波等,無疑也對當地社會帶來巨大的困擾和壓迫感。

更重要的,雖然理論上東馬土著也跟東馬的巫裔一樣享有特殊的憲法地位,但由於主導聯邦政權的乃以巫裔權益為核心的巫統,所以他們覺得本身在現實施政和國家資源分配的過程中,總是一再地被唾棄和邊緣化,無法處於國家發展主流。

提到這東馬的特殊法律地位,不禁讓我聯想起中國對香港的一國兩制。鄧小平當年之所以成功在與英國鐵娘子就香港回歸的談判上取得優勢,最關鍵就是因為他所秉持的務實開放精神,提出了創新和雙贏的一國兩制策略,在求同存異的情況下大度地維護了中國和香港的共同利益。

因此,同樣的,若要重新贏得東馬人對這個國體主權的信心,祭出權威性的棒子來打壓異議,絕非可取之舉。反之,應該重新回歸我國當年建國的中庸、包容和相互體諒精神,並停止做出一些破壞憲法精神的極端舉措,才是維護國家領土完整的關鍵要素。(收藏自 19.9.2014 星洲日報/民主至“喪”‧作者:吳健南‧執業律師)

Comment by 家就在这里 on September 22, 2014 at 11:56am

從蘇獨警惕沙砂分離主義

蘇格蘭的歷史性獨立公投落幕,選民以55.3%對44.7%的投票結果,讓蘇格蘭繼續留在大不列顛聯合王國,讓這個有307年歷史的王國避過分裂危機。

公投雖已落幕,英國和蘇格蘭未來要面對的挑戰卻才開始。英國被逼應允給予蘇格蘭議會更大的民主和自治權,可能因此刺激北愛爾蘭和威爾斯採取行動,也 要求更大的自治權。對蘇格蘭本身而言,55%對44%的投票結果,說明蘇格蘭社會已分裂為統獨兩派,這統獨之爭帶來的裂痕如何彌補,是未來嚴峻的挑戰。

雖然蘇獨失敗,但它帶來的“獨立意識”,激勵了全球許多尋求獨立和自主的群體;從歐洲到亞洲,莫不尋求以蘇格蘭經驗為一個依循途徑。

甫於9月16日度過第51個“馬來西亞日”的我國,也因為近期出現的一個“沙巴砂拉越脫離大馬”

組織而引起政府的關注。一小撮人以沙巴和砂拉越被中央政府邊緣化為理由,公開集會及呼吁廢除1963年馬來西亞協議,讓沙巴和砂拉越脫離馬來西亞。在蘇獨氣氛的籠罩下,執法當局對類似沙砂脫離大馬的呼聲不敢掉以輕心,內政部已鑑定涉及者的身份,準備對他們採取行動。

沙砂自1963年和馬來半島組成馬來西亞以來,在憲法上已是馬來西亞的一部份,不容質疑。

部份組織若以沙砂的歷史屬性,以及條約文件向中央政府要求更多權益,實是無可厚非,若是因此而提出脫離大馬的口號,則是在挑戰國家憲法。

沙砂雖有豐富的天然資源,但若是從政治和區域環境的角度來看,沙砂人口稀少,基本建設和發展仍然落後,也欠缺正規的軍警制度,獨立的條件十分薄弱, 尤其面對外來威脅,譬如菲律賓至今仍未放棄索取沙巴主權,菲南蘇祿尚認為沙巴是蘇祿王國的一部份,去年甚至派出蘇祿軍人入侵沙巴,單憑沙砂的力量,恐怕無 法抗衡外來的侵略。

地區主義近年在世界各國冒起,經濟應是原因之一。2008年金融危機,便導致歐洲一些國家的貧富鴻溝擴大,形成富有區域和貧窮區域的對抗。蘇格蘭和 西班牙的加泰羅尼亞會有更多人民支持獨立,部份理由便是不滿中央政府緊縮財政。我國政府未來須認真看待沙砂人民的要求和不滿,確保沙砂不被排除在發展主流 之外,避免兩州對中央政府有所怨懟,而壯大分離主義的聲勢。(收藏自 22.9.2014 星洲日報/星‧觀點)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21, 2014 at 11:15pm

新聞人物:蘇格蘭獨立的領軍人薩蒙德

薩蒙德


薩蒙德致力於蘇格蘭獨立的政治生涯讓他的政治對手表示欽佩。

蘇格蘭獨立的領軍人物阿列克斯·薩蒙德在近日舉行的蘇格蘭獨立公投運動中備受全世界媒體關注,但你對他的傳奇經歷和成就了解多少?

也許他未能實現蘇格蘭獨立的夢想,並為此辭去蘇格蘭國家黨領袖的位置,但他取得的政治成就不容置疑。

他把蘇格蘭國家黨從默默無聞的一群人變成了一架選舉機器,完成了大多數人想都不敢想的成就。

比起那些在倫敦一直低估他可能發揮的作用的政敵來說,他的政治手腕計高一籌。

很少有政治家能和他們代表的政治結合地如此完美:對很多人來說,薩蒙德就是蘇格蘭國家黨。

但我們對「真正的」薩蒙德有多少了解呢?

「家庭卑微」

人們常形容薩蒙德是個很注重隱私的人。他對蘇格蘭民族的奉獻精神是從哪裏來的呢?

薩蒙德出生於英國工黨的傳統選區、蘇格蘭中部的小鎮林利斯戈,在一個政府的廉租房裏長大。

他是四個孩子中的老二,父親是一貫投票支持工黨的公務員。母親,按薩蒙德自己的話說,是一名「丘吉爾式的保守派」。

薩蒙德家的四個孩子都上了大學,都很有思想。

林利斯戈宮


薩蒙德從小常跟著爺爺去林利斯戈宮玩,聽爺爺講蘇格蘭歷史故事。

薩蒙德從小愛好體育,但哮喘病使他無法在足球場上奔跑。他從5歲開始,每周六都去打高爾夫球,這成了他的終身愛好。

他總喜歡提到他的祖父,「他是對我一生影響最大的人」。祖父從小就常給薩蒙德講蘇格蘭的歷史。他們家離蘇格蘭傳奇女王瑪麗女王出生地林利斯戈宮不遠,祖父常帶他去那裏玩,這更讓年幼的薩蒙德對蘇格蘭血腥的歷史刻骨銘心。

「我的祖父是林利斯戈鎮子上的管道工。他也是一名民間的歷史學家,一位民族歷史學家。他常帶我去林利斯戈宮,告訴我那裏發生的歷史大事。我坐在祖父的膝蓋上,得到了一顆『勇敢的心』。」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21, 2014 at 11:15pm

政治轉變

薩蒙德經常說起一段不愉快地回憶:經常上他們家門的工黨宣傳者對蘇格蘭人態度傲慢,刺激他的父親從支持工黨轉而支持蘇格蘭國家黨。他也隨之開始了政治轉向,這就繼續了他個人的傳奇故事。

早在上小學的時候,他就搞了一次為蘇格蘭國家黨拉票的模擬競選,向小「選民」們承諾如果當選就要把學校發的免費牛奶換成免費冰淇淋。

薩蒙德是到了上聖安德魯斯大學時才和工黨正式分道揚鑣。在大學裏,他學習歷史和經濟學,並活躍地參與政治活動,其間遇到了一位來自倫敦的女朋友。

有一天,薩蒙德支持工黨的女友和他大吵一架,並嘲笑他說:「你要真以為自己有本事,就去加入那個破蘇格蘭國家黨吧!」

薩蒙德於是就氣憤地正式加入了蘇格蘭國家黨。

大學畢業後,薩蒙德失業了半年。有報道說,那時候他想過去做一名蘇格蘭教會牧師,也曾申請過英國廣播公司BBC的記者工作。但最後,他考上了公務員,開始在愛丁堡的蘇格蘭農業和漁業部做一名經濟師。

在這裏,他27歲的時候,遇到並愛上比他大17歲的米奧拉。

兩人結婚後一直沒有孩子,但低調的米奧拉成了薩蒙德的賢內助,還在婚後不久教會薩蒙德開車。

鋒芒和不懈努力

這時候的薩蒙德已經成為一名堅定的社會主義者,並在蘇格蘭國家黨的政治中鋒芒顯露。

他對公務員生涯感到不滿,於是轉行成為一名頗受尊敬的皇家蘇格蘭銀行經濟師,專長於石油和能源事務。

專業領域的知識使得他更堅定了為蘇格蘭民族獨立奮鬥的決心。

經過不懈努力,他為在政治中長期沒有很大作為蘇格蘭國家黨建立起一支左派力量,吸引了蘇格蘭中西部地區的很多傳統的工黨選民,並於1987年成功在蘇格蘭的Banff and Buchan選區擊敗保守黨候選人,當選為英國下議院議員。

薩蒙德在英國議會中對當時執政保守黨不得人心的經濟政策充滿鋒芒的發言挑戰使得他曾一度被趕出下議院的辯論,但他也因此開始名揚全國。

1990年,薩蒙德擊敗競爭對手,在黨內地位迅速上升,成為蘇格蘭國家黨的領導人。

隨後,薩蒙德則將該黨帶向一條更溫和中立的道路上,減少了一些早期的左派工黨式論調,更強調蘇格蘭獨立的經濟理由。

在1997年爭取英國中央權力下 放蘇格蘭的公民投票中,薩蒙德成功領導蘇格蘭國家黨和蘇格蘭工黨與蘇格蘭自民黨攜手合作。

2011年,薩蒙德創造了蘇格蘭歷史:蘇格蘭國家黨在蘇格蘭大選中首次獲得壓倒性的多數,他成為蘇格蘭首席部長。

薩蒙德不久將快60歲了。這位為蘇格蘭獨立奮鬥一生的政治家也許不一定會再有2014公投這樣的機會,但在辭去黨的領袖的告別講話中,他說:「作為領導人,我的時間已經快到頭了。但蘇格蘭的獨立運動還會繼續,我們的夢想永遠不會磨滅。」

(收藏自 BBC 中文網 編譯:立行/責編:李莉)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15, 2014 at 8:51pm

聯邦沒合法通過75法令說法
再益:將深入研究

(本報亞庇卅日訊)針對本地知識份子再納阿查邁因指聯邦政府若堅持不以合法途徑通過第750 條法令,國油在沙巴開采石油的行徑等同在偷油,前聯邦部長拿督再益依布拉欣表示,他會深人研究此事。

“再納阿査邁因是在昨日由沙巴進步公共政策分析機構所舉行的馬來西亞 困境論壇上致詞時,在觀眾發問時間,質詢其中一位講員拿督再益,再益也 是首相署掌管法律事務部前部長。

再納表示,有關聯邦政府沒有依合法途徑來通過第750條法令一事;他說,依合程程序,聯邦政府若要通過該法令以合法性地繼續在擁有石油的州屬開采石油,就應該要在州議會通過有關法令再提呈至統治者會議,但聯邦卻只在國會通過外,後面兩個程序都未進行。

他說:「聯邦政府若沒有以合法程序通過第750條法令,那等同國油在沙巴偷取石油。」

再益表示,他不願置評此事,但他高興獲悉此事,回去後會研究。

他說:「石油並不只是關系到錢的問題,而是關系到聯邦制度下如何公平分配資源的問題,聯邦要從州取去多大的權力?這是很重要的課題。」(收藏自 2014/08/31 詩華日報)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14, 2014 at 5:43pm

再益:捍衛自身權益 沙民應勇於發言

(亞庇卅日訊)前律政部長拿督再益依布拉欣表示,沙巴作為大馬組成夥 伴,沙人必須摒棄一往沈默,而有必要勇於發言,捍衛自身權益。

他舉例,國家在1976年修改憲法,明文列定說,馬來西亞是由十四個州屬 組成,而此舉居然得到沙巴和砂拉越方面的同意。「大是大非當前,你們居然保持沈默。這種作風,有時真的要讓你們後悔莫及。」

他表示,沙砂從當初的共組大馬同等夥伴,淪為與西馬州屬等級的地步,兩 地人民是在近來才開始醒覺,「當初可能人民無法了解事態嚴重」。

他指出,愛國可以用多種不同方式表達,而最糟糕的就是那些什麽都不做的人,沙人因此有必要懂!如何善加利用作為大馬組成夥伴之一的獨特身份,謀取自身福祉。

國家目前沒有一致目標

他表示,馬來西亞組成初期,來自沙巴、砂拉越、及馬來亞的先賢們,都懷著共同目標,打造多元民主國家,可是,國家現在似乎不知未來何去何從,難以找到一致的聲音。

他認為不公平的情況出現,乃因為有人默不吭聲,「石油是你們自己的,但你們卻只得到五巴仙,豈有此理?」

他說,馬來西亞成立至今多年成就如何,也只能說成是「工程進行中」,還不知道未來方向,

東姑:平等夥伴沒有所謂的大哥

他強調,建設國家還需靠沙巴、砂拉越、及馬來亞三個夥伴的共同努力才行,「東姑(阿都拉曼)本身也公然表明,彼此間不會有一位老大哥,而是齊心合力建設國家」。

他表示,發生在半島的馬來人政治權鬥,沙巴有必要將其擋駕在外。

國家財富分配方面,他強調,國家石油公司在州內開采石油,就應該據理賠償,不能單由布城方面說了算,而是相關各方都需要坐下商洽。

國家政策不能單取決於馬來亞 沙砂必須積極參與

他表示,國家政策不能取決於半島的地方政治,「我們不能讓半島的人來決定國家議程,對我來說,那是地方政治。伊斯蘭國的爭議,是巫統和伊斯蘭黨之間的鬥爭,你們何必插上一腳?你們應該出來說些話,『馬來西亞不該是那樣的』!砂拉越也應該如此,我想他們也必然不要這些東西」。

「國家的基礎是建立在互相尊重,各方權益都需獲得尊重,政府必須做到此點。」

他說,馬來西亞現在政黨林立,但是大致上欠缺政治理想,沒有共同使命或目標,然而國人又偏偏太依賴政黨。「以民聯為例,各方難以達成共識,大臣人選一事就爭論不休,明顯彼此結盟只為贏取選票。巫統方面,也沒有建國政綱,所謂的2020宏願,如今也只不過淪為空談。」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14, 2014 at 3:40pm

西豹冀領袖采包容政策
解決種族宗教問題

(亞庇卅曰訊)沙巴前州秘書丹斯裏賽門西豹表示,馬來西亞建國先賢對國家組成架構的原意,是一個由四個邦共同組成的聯邦,可是回顧過去,反而是後來退出聯邦的新加坡,以及最後關頭抽身而退的汶萊,比大馬處境更好,變成小池中的大魚。

他說,原先的大馬聯邦包含了沙巴、砂拉越、新加坡、以及馬來亞,「可是, 1976年國家憲法經過修改,沙巴淪為州屬,可悲的是州民默不坑聲」。

他指出,1965年新加坡被迫退出馬來西亞,可是聯邦政府當時何來法律權力開除新加坡,的確令人不解,「我在憲法中找不出什麽條文,說明可以開除成員邦」。

(Feature Photo: It's all downhill from here... by Cosimo Malesci)

此外,賽門西豹也表示,馬來西亞組成至今五十一年光景,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由於人民對當局的治國方式感到失望,因此互聯網傳出了916是「淪陷日」,網民在T恤上印上許多標語,說什麽「油被盜了」等等。

「而對於我來說,916也是我畢生悲痛的日子,因為北婆羅洲的命運,從此不由自主,也無法在聯合國占有一席之地。」

「馬來西亞成立時,我已經廿五歲。之前的日子如何,我還有一點資格說說。那時候沒有所謂的『馬來人主權』,而這東西其實和南非的種族隔離政策、或德國納粹主義沒有兩樣。那時候也沒有穆斯林因為基督徒使用『阿拉』字眼而感到混淆,也沒有不滿。可是就不知道為何現在卻感到混淆呢?」

他是周五晚在此間客家大廈一項名為「大馬徘徊在十字路口」的講座會上演講時,這麽表示。該講座會是由進步公共策略研究中心主辦,並成功邀得多名學者出席演講。

當晚的另一名演講者是前首相署法律事務部長拿督再益,主持人是前沙巴律師公會主席拿督約翰西加雲。

也是大馬人權委員會前任副主席的丹斯裏賽門西豹指出,五十一年來新加坡及汶萊變成「小池中的大魚」、沙巴卻變成「很大個池中的營養不良的小魚」,大馬需要曼德拉式領袖來克服當前問題。

賽門西豹也曾擔任大馬人權促進協會主席。他目前是大馬反貪會諮詢委員會成員。

大馬須曼德拉式領袖超越種族

他表示,曼德拉向來堅決反對及不容忍種族政治與歧視,雖然他在擔任南非總統時可以輕易推動「黑人主權」政策,但他沒有這麽做,「他曾告訴記者:『因為我周遭的人都勇於向我指出我的錯誤,及全力支持我對的決定,因此我每晚均可安眠』。馬來西亞可有這類領袖?大家心知肚明。」

他指出,大馬的前路在於解決種族及宗教政治問題,他殷盼國人尤其是年輕一輩的馬來領袖采取包容政策、並且講到做到,「我們需要全民領袖,不是馬來人的領袖、華人的領袖、印度人的領袖或其他少數民族的領袖,否則國家將陷於兩極化。」

他說:「美國及印尼已向我們證明了這是可以做到的,兩百年前誰會想到只占美國人口十六巴仙的黑人(奧巴馬)會成為總統?印尼首都耶加達亦甫選出華裔市長,事實上,曾陷於種族政臺糾紛的印尼的華裔人口還不及兩巴 仙。」

落實良政 解決國家問題

此外,他表示,大馬也必須落實良政,因為這是解決大馬問題的有效方案, 「因此,我不親政府、不親反對黨,也不靠攏任何人,只是『親良政』。」

他強調,大馬也必須真正落實民主制度,但去年第十三屆全國大選出現支持反對黨的總選民人數超過支持國陣的,反映出這個國家目前由「少數政黨」執政,這是有違民主制度下的「少數服從多數」之原則。

「與此同時,更有一些執政黨領袖還說大馬民主制度是全球最佳!」他表示,這全是因為選區劃分不公、濫用政府杌制、金錢政治造成,此外,選舉委員會有欠公平、幽靈選民及郵寄選民充斥,形成不平等戰場,「由巫統主導的政治,表明盡一切力量繼續掌權。」(收藏自 2014/08/31 詩華日報詩華日報)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10, 2014 at 1:18pm

祝賀沙巴、砂拉越墾友,馬來西亞政府總算聽到了我們的聲音~~

他們終於願意刪去“第幾屆獨立日”,承認馬來西亞沒那麼老;

馬來西亞在1963年才成立,在1963年9月16日以前,

這個世界上根本沒有所謂的“馬來西亞”這個國家,

只有沙巴、砂拉越、新加坡和馬來亞聯合邦四個國家。

算算,今年才51週年,何來57?

這種心理學沒人搞得懂,人人只有害怕年老,要裝年輕,

偏偏有人要裝老,是不是這樣就顯得自己真的是老大?

事事以我為中心;處處以我為至上?

真有點困惑,那麼簡單的事實,他們要花那麼久才看清楚?

自己的歷史都不好,就不要怪新一代歷史不及格,

無需在黨大會上老淚潸潸怪人家“善忘、不懂知恩圖報”!


刪掉“第幾屆獨立日”其實並沒有解決問題,


因為那個“獨立”二字本身就是個大問題;

馬來西亞是一個新的國家,

1963年9月16日才由沙巴、砂拉越、新加坡與馬來亞聯合邦四國合組而成的聯邦,

51年來,她幾時讓人殖民過?不曾是別人的殖民地,又何來獨立可言?

被殖民過的,只是馬來亞聯合報、新加坡、砂拉越和沙巴;

他們分別在不同的日期從英國人手裡各自爭取到獨立:

馬來亞聯合邦1957年8月31日,

砂拉越1963年7月22日,


沙巴和新加坡1963年8月31日。

定8月31日為獨立日,那只是馬來亞聯合邦與沙巴的事;

定7月22日為獨立日,則只是砂拉越的事,

這都不是整個馬來西亞的事。


只有9月16日,才是真正的馬來西亞日。

乾脆就叫國慶,然後堂堂正正、皆大歡喜慶祝 “2014年~第51個馬來西亞國慶日”

那才是普天同慶、全民相關的日子。

誕生日期、歲數都弄錯,就不要講生辰八字,難怪馬來西亞命途坎坷。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10, 2014 at 12:44pm

刪「第幾屆」字眼 國慶日締歸屬感

(古晉8日訊)通訊及多媒體部長拿督斯里阿末沙比里表示,為了使全民同心一致,不分彼此,若各單位包括砂州內閣和砂州人民通過,今後在提及8月31日國慶日時,將全面刪除「第幾屆」字眼,以避免砂人民感被邊緣化。

阿末沙比里今日在記者會上表示,他已向砂首長丹斯裏阿迪南獻意這項由聯邦內閣提出的建議。

他說,在實施這項提議之前,有關當局必須先咨詢各方面的意見,尤其聽取砂州人民的心聲。

「由於馬來西亞日是9月16日,因此,在我們提及第57屆(8月31日)國慶日、第58、第59……砂拉越人民或許會覺得被排擠,畢竟馬來西亞成立(砂加入)之日,並不是8月31日。」

他強調,這項建議是為了讓砂、沙人民同生歸屬感,避免他們倍感疏離。

明年開始落實

「因為我們不希望在吉隆坡隆重慶祝(8月31日)國慶日之時,聽見砂人民說這與他們無關,因為馬來西亞日是9月16日。」

他說,在做決定之前,政府將收集和考量各方的意見,若各方同意,這項建議將於明年開始落實。

他補充,這項策略也是效仿美國政策,因為該國家在獨立多年之後,有其他州屬陸續加入。

在媒體詢及若全面革除「第幾屆」之稱,那麼9月16馬來西亞日是否依然慶祝時,阿末沙比里回答,馬來西亞日慶典將不成問題。(收藏自 10.9.2014東方日報)

Comment by 誰還記得北婆羅州? on September 9, 2014 at 10:17am

沙巴著名政治學者再納批評新加坡
當年「誘使」沙巴參組大馬
兩年後退出致沙巴成為吉隆坡「殖民地」


(本報訊)沙巴著名政治學者再納阿加邁因前晚批評新加坡當年「誘使」沙巴參與組成馬來西亞,自己卻在兩年後脫離大馬,以致自其時起沙巴就成為吉隆坡的「殖民地」。

他表示,這是因為新加坡留在大馬時,西馬的國會議席只占了全國的六十五巴仙,而後西馬的國席升至七十三巴仙。

他說:「新加坡的行動使得我們陷入困境,當時成立大馬時,馬來亞有一百零四個國席,沙巴十六個、砂拉越廿四個、新加坡十五個,砂沙新三地共有卅五巴仙,雖然不足於通過一個法案,但可以阻止一個法案被通過,例如備受爭議的大馬海域法令。

「在新加坡退出大馬後,雖然那時候,吉隆坡沒有在其他地方增加這十五席,卻無形中導致沙砂的國會議席比率減少,所以,一九六五年以來我們就被殖民化了,沙砂沒有再回到卅五巴仙地位。

「雖然我們的選民人數和人口都增加了,我們的地也比西馬大,一個根地咬就比馬六甲或森美蘭還要大,這是很不平衡的國會議席;加上沙巴人有一種不重視國會議席的心態,因為他們認為聯邦憲法註明沙巴權益,且有沙巴州議會和沙巴憲法來保護自己,沙巴又有本身特權。」

再納是在由沙巴進步黨智囊團舉辦的「馬來西亞處於十字路口:在大馬聯邦內的困境」論壇上主講時這麼表示。

他表示,大馬立國契約第八條文雖有保障沙砂權益,但沙砂現在面對的困難又不能講講太多,不講又說吉隆坡不可以,「為什麼會這樣?那是因為沙砂現在才有廿五巴仙的國會議席,人微言輕。」

無論如何,他指出,其實,沙巴州議會擁有極大的權力,問題只在於如何去實行,「州議會也能有效捍衛沙巴的權力。」

再納表示,其實,整個馬來西亞的成立就是「重馬來亞、輕沙砂」,包括傳講迄今的國慶日或獨立日的歷史照片,都是以一九五七年馬來亞獨立的照片,喊「默迪卡」口號也是一九五七年馬來亞獨立時的口號,而大馬成立的歷史照片卻不受重視。

他說,此外,馬幣紙鈔的所謂「第一任國家元首」肖像,其實是馬來亞獨立後的第一任最高元首,而馬來西亞成立後的第一任國家元首,是另有其人。(收藏自 29.8.2014 沙巴亞洲時報)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