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上·北婆羅洲 09婆羅洲海角 
在中國新浪網上,讀到這麼一篇文章:《歷史、故事與苦思~~婆羅洲最北角:明朝建文帝發現海上江南的地方?》(blog.sina.com.cn/cmfbs)這麼說:

婆羅洲是世界上第三大島。其最尖端的東北角是屬於馬來西亞的沙巴州;英國殖民地政府稱沙巴為“北婆羅洲”。

這裡其實是馬來西亞的最北端,向南中國海伸延得最遠的地方。

在中國古代的歷史中,稱北婆羅洲為“渤泥”,與英文的Borneo是相符的。

新浪那篇文章在探討,沙巴,是否明朝第二任皇帝朱允炆最後情歸、忘卻舊時山河恩怨的鄉土?

鄭和七下西洋。1433年7月22日,當第七次遠航海外的鄭和艦隊回到中國,在歸航的隊伍中,並看不見鄭和的身影;沙巴水域,是否鄭和最後葬身之所在?

沙巴是婆羅洲最北的地域;這最北的地域的最北角,是一個叫著“古達”(Kudat)的小鎮。叫著“古達”,是不是很“古”早“古”早以前,向南航行的北國人們,便已經到“達”了這個地方?

有機會,想和大家繼續談一談,這古達小鎮一個叫人情不自拔陷進歷史苦思--也就是歷史故事--的地方:婆羅洲之岬(The Tip of Borneo);對著浩瀚南中國海延伸出去的尖長巖岸。

最近在《愛墾納達故事城》文創玩家網站這裡,也看見一位叫Momogun詩男的作者,在敘說一位中國男孩和“我的加雅街杜順公主”的異國戀情。

其實,在民間傳說中,明朝第二任皇帝朱允炆和一位杜順公主,確實是有過一段很悲壯、淒美的戀愛故事。

下次再談;先來看看一些照片,了解沙巴、婆羅洲之岬的地理概念~~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25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7 hours ago

青花漂流記——踏浪絲路話文萊

1997年5月的一天,一家石油公司在文萊近海作業時,在水下63米發現了一艘古代沈船,震撼世界。船體已腐蝕殆盡,但船內上萬件碼放齊整的中國青花瓷等物件不僅生動展現了數百年前海上貿易盛況,還把在中國古籍被稱為“四海流通,交會萬國”的渤泥國(又作浡泥國)推向世人面前。

渤泥是中國古人對文萊的稱呼。千年以來,文萊與中國往來不斷,貿易頻繁,交流密切,曾共同書寫東南亞古代史上輝煌的外交篇章,也因青花結緣創造出藝術色板上唯美的色彩。在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倡議的指引下,中國與文萊揚起行穩致遠的文明風帆。

海上有青花,往來知故交

沈沒的古船究竟是哪國船隻已無從考證。但這條文萊境內唯一一艘被發現的古代沈船上,承載著大量塵封的歷史信息,印證了中國古籍對渤泥地位的描述,也證實了兩國間繁盛的古代貿易。

考古學家在沈沒的古船上整理出大約1.4萬件文物。其中,大多數文物來自中國,部分來自越南和泰國,除有精美的青花瓷外,還有一大批實用器,如瓷碗、瓷盤、瓷碟、瓷甕、瓷瓶、瓷缸、串珠、鐵器、銅器、石器、手鐲、鑼等。專家推斷,這條明代商船從中國起運商品後出海,途中在越南和泰國進行小規模貿易,隨後駛往目的地渤泥。

古代跨國貿易的背後,不只有經濟利益,更有文化認同。這種認同,始於密切而頻繁的往來,又推動這種往來更加密切而頻繁。早在唐代,中國人就發現,地處爪哇島、蘇門答臘島、馬來半島、菲律賓群島中央位置的渤泥具有重要的貿易樞紐和門戶作用:它既是中國與東南亞古國之間重要的貿易中心,又是阿拉伯商人和東方商人相遇往來的主要驛站。

宋元時期,渤泥人喜好中國的服飾紋飾,崇尚中國的風俗文化。元代民間航海家汪大淵在《島夷誌略》中記錄,渤泥人“敬愛唐人”。曾隨鄭和四下西洋的費信也記載,渤泥人在街上遇到醉酒的中國人會把他們接到自己的住處,如遇故交,奉若上賓。明代時期,渤泥使團多次到訪中國,為源遠流長的中文友誼留下美好的歷史印記。

素底描天青,釉下抹濃淡

文萊不止在沈船上發現了大批中國瓷器。近年來,文萊在甜柑河流域出土了一大批中國唐、宋、明各時期的陶瓷類文物,在哥達巴都發現了一條長達兩公里的“中國瓷器道”,出土大量瓷片、陶片、器具。在中國以外地區發現如此大規模、多樣的中國陶瓷文物極為罕見。

毋庸置疑,瓷器堪稱渤泥與中國交往的使者。

然而,很少有人知道,青花雖是“中國風”,但卻有段“外國緣”。青花之“青”,是描畫在素胎上的礦物原料鈷料。被中國官窯認為最上乘的鈷料——蘇麻離青和蘇渤泥青,正是來源於中國與渤泥間的商業互動,是海上絲綢之路成就了“青花”發色的登峰造極。

關於蘇麻離青的產地,一說產自索馬里,一說產自波斯。至於蘇渤泥青的源頭,有人說產自蘇門答臘和渤泥,也有人認為其實就是蘇麻離青,只不過,一些阿拉伯商人把蘇麻離青帶到渤泥後取了個本土化的名字——蘇渤泥青。

不管怎樣,鈷料造就了渤泥“瓷貿易中心”的地位,也讓渤泥人的審美與青花結下眼緣。後來,明朝實施海禁,西方殖民者大批進駐東南亞,中斷了中渤海上貿易。宣德年間,中國官窯多年積攢的這兩種鈷料幾乎用罄,到了成化年間已“無青可用”。青花藝術中最濃重和耀眼的那抹青色,就此淡出了歷史舞臺。

絲路踏浪來,海晏貴知心

中國人與渤泥人同愛的那一抹青色,在1408年的農歷八月,化作碧藍南海上一支浩浩蕩蕩的船隊。28歲的渤泥國王麻那惹加那,帶著王後、王妃、子嗣、近臣等150人,乘坐遠洋大船,起錨揚帆北上。

渤泥王到達南京後,明朝皇帝朱棣在奉天門以國禮相待。渤泥王告訴朱棣,中國聖人的德行教化在渤泥廣受尊崇與學習。不幸的是,渤泥王抵達南京後不久便因染急症去世。史書記載,渤泥王臨終前留遺言說,死而無憾,要將遺體“安葬中華”。朱棣“大哀”,下令三日輟朝,以高規格把渤泥王厚葬在南京安德門外向花村烏龜山,樹碑立祠,安排守墳人。

因擔心渤泥政局動蕩,朱棣還特派張謙、周航兩位使臣護送太子遐旺返回渤泥襲王位並助他鎮守一年。1412年農曆九月,新國王遐旺帶著母親、叔父等一批人再次訪華。明朝歷史上,外國國王來訪,渤泥王麻那惹加那是第一人。

自公元977年渤泥王首次遣使宋朝,到公元1425年渤泥最後一次來使,史書共記載了十多次渤泥使團訪華的詳情,而中國也多次遣使回訪渤泥。1370年,福建行省都事沈秩受命出訪渤泥,在此期間,他妥善處置了一樁第三國挑撥離間中渤友好的外交陰謀,並對贈禮財物“毅然辭之”,其廉潔受到渤泥王大贊。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17 hours ago

貫古有精誠 合作鑄重器

欸乃一聲,棹歌一曲,激蕩起海絲路上的多少風雲事。如今,那些塵封的歷史片段宛若一尊尊青花重器,穩放在兩國民眾心間的那座歷史博物館里。那些美好的交往,沈澱為新時代合作的基石,共同譜寫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新船歌。

今年5月,全長5915米的文萊第一座跨海特大橋大摩拉島大橋在中國建設者3年多辛勤努力下建成通車。從此,大海不再是阻隔文萊摩拉區和大摩拉島之間的天塹,大摩拉島終於告別“懸於海上”的歷史,朝著世界級石化工業園區的夢想又邁進一步。

如今,文萊歷史上最大的基礎設施項目文萊淡布隆跨海大橋也在緊鑼密鼓建設中。中企參與承建的這座大橋通車後,文萊穆阿拉區與淡布隆區之間將形成一條穿越文萊灣的海上大通道,車程可由兩小時縮短至15分鐘左右。此外,中國企業還在幫助文萊建設連接馬來西亞的高速公路、國際貿易港摩拉港等。

陸、海、空,路、橋、港……疏通往來運輸的經脈,打通多元發展的命脈,聯通集納智慧的人脈,貫通共同發展的心脈,這是從海上瓷器之路演進到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不變的理念與願望,也是文萊再現“四海流通,交會萬國”樞紐地位的歷史密碼。

在中國和文萊新時代關系上,“合作共贏”四個字成為最耀眼的印記。(2018-11-18來源:新華國際頭條微信公號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22 hours ago

浡泥國的海上瓷器之路—去年寫過一篇長文,專論明初海外四國王葬華之事。其中,最早訪問大明的就是浡泥的麻那惹加那乃國王,後病故於南京。“浡泥”是今天的文萊古稱,自古便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組成部分。而今的文萊,對中國遊客實行“落地簽”,兩國公民輕松往來。年初得暇,去了一趟文萊,少不了又印證一番中文海上往來的歷史。

從香港飛文萊,三個小時,沒有一分鐘時差,因為文萊與香港、深圳,甚至廣州,同在東經114度線上。文萊不大,要考察的事也不多,一是“見”一個人,二是“見”一條船。

要“見”的是個宋朝人。大唐滅亡後,華夏大地又陷入動亂之中,與浡泥的海上往來中斷。直到10世紀末,才恢復往來。據《宋史》記載,太平興國二年(977年),浡泥國王派遣使者向大宋進獻禮物,並遞送國書,表示願意與宋朝建立密切的貿易關系。此後,“俗重商賈”的浡泥,多次來大宋,民間貿易往來更是頻繁。

1972年德國著名漢學家傅吾康教授(WOLFGANG FRANKE)在文萊考古時發現宋代華僑的墳墓,立有一塊漢文碑刻“有宋泉州判院蒲公之墓,景定甲子男應,甲立。”

這是目前為止海外發現最早有文字記載的中國人墓碑。根據碑文可知,此碑是蒲應、蒲甲,在文萊為其父所立,景定甲子,即1264年。這位“蒲公”可能是泉州人。

據清代蔡永蒹《西山雜誌》的《蒲厝》記載:“宋紹定間有進士蒲宗閔,司溫陵通判,後升都察院,端平丙申奉使安南,嘉熙二年奉使占城,淳祐七年再使勃泥,後卒於官也。”

此中的“溫陵”是泉州的別稱,“淳祐七年”(1247年)與碑刻“景定甲子”(1264年)最為接近。時間地點如此相近,專家推定碑主“蒲公”應為蒲宗閔。這一蒲氏與後來的蒲氏名人蒲壽庚,會不會是一族人呢?泉州番商,蒲為大姓,其中蒲壽庚因平海寇有功,元初授閩廣招撫使,兼領泉州提舉市舶司(海關關長),是泉州蒲氏第一位的名人,他們基本是同一時代的人,兩個蒲氏官員之間有什麽關聯,值得再考。

接著要“見”的是一艘明代的船。它在幾百年前的斯裏巴加灣風暴中沈沒。1997年的一次油氣勘測中,文萊人在首都海岸線32海裏處,發現了這艘沈船。專家稱“文萊最大規模的歷史發掘當屬這艘沈船”,打撈出水的文物,現在文萊海事博物館展出。

文萊首都原稱文萊市,1970年改為現名斯里巴加灣市。這是一個依然保留著南島語族居住風格的海灣,水面有著世界上最大的水上村莊,有“東方威尼斯”的美稱。文萊海事博物館就坐落在文萊古都所在地文萊河口。此館規模不大,主打展示,即明代文萊沈船的文物。

▲文萊首都斯里巴加灣市的海事博物館的大明外銷瓷器,有的碗上繪有“福”字。


這艘大明商船大約在15世紀後期至16世紀早期,從中國或東南亞其他地區駛往文萊,由於天氣或超載原因,沈沒在文萊海域。沈船上先後發掘文物約13000多件,其中九成是瓷器。此中最重要的瓷器是來自中國的4500多件青花瓷,占該船所載文物總量的三分之一。它們多數來自江西的景德鎮,器型以盤子居多,還有碗、罐和茶杯。瓷器上有花鳥蟲魚紋,有一個底款有“大明……造”幾個模糊漢字。此外,還有一批中國產的馬來罈子,應是按馬來人的訂單加工的外銷瓷器,它比馬來原有的陶罐要漂亮多了,價格也高多了。

▲大明文萊沈船中的商品多數是中國瓷器,有碗、罐和茶杯,上面繪有花鳥蟲魚紋,有一個底款有“大明×造”的模糊漢字。

值得注意的是,這艘大明沈船上除了中國瓷器,還有占此船文物總量39%的泰國瓷器、少量越南瓷器,說明當時的南洋,是多國瓷器的交易平臺。出土的文物中,還有琉璃、象牙飾品和金屬製品,再次證明,文萊是南洋的三角貿易,或多邊貿易的重鎮。

在十五、十六世紀,這裏是大明所說的東西洋分界線,這一區域是一個非常重要的貿易結點,多國商船在此進行內容繁多的商品交易,這恰是這艘大明文萊沈船的歷史價值所在。梁二平 文/圖 2019-03-09 圖文轉自深圳晚報)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August 23, 2021 at 3:59pm


同一個災難命運中,人類能在更高層次上合作嗎?

信息互聯網讓我們能隨時掌握,疫情在一個又一個國家的蔓延進展。然而,這並沒能啟動更高層次的國際合作,它激發的只有科研人員和醫生自主發起的跨國協作。無論世衛組織還是聯合國,都無力為最貧困的國家提供抗疫援助。

(2020年3月14日,在意大利米蘭,一幢樓裏的人們紛紛打開窗戶、走上陽臺參加抗擊疫情的音樂快閃活動。新華社發)

我們生活在一個傳統的團結互助體系敗落的社會裏。最大的難題之一就是修復鄰裏間、勞工間、公民間團結一致的聯系……我們在受到這些約束時,父母和不再上學的孩子之間、左鄰右舍之間的一致利害關係會更加牢固……我們的消費力會遭到重創,而我們應該利用這樣的境遇,好好地去重新思考消費主義,也就是“消費成癮” —我們對毫無用處的糟粕之物中了毒,要從此學會寧缺毋濫。


我們必須要重拾民族團結,它不是封閉自私的,而是向“地球人”的命運共同體敞開的……在病毒出現之前,各大洲的人類已經面對著共同的難題:生物圈退化、核武器擴散、缺乏調控的經濟使不平等加劇……這個命運共同體早已存在,只是人們心中充滿焦慮,意識不到它,反而向民族或宗教的利己主義尋求庇護。


誠然,民族團結是必須的,然而如果人們對人類的共同命運沒有取得共識,如果人們的團結不能更進一步,如果不去改變政治思想,人類的危機只會進一步惡化。病毒的啟示清晰明了,要是我們冥頑不靈,終會禍事臨頭。
埃德加·莫蘭:隔離,能幫人們開始為自己的生活方式“解毒”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June 27, 2021 at 10:51pm


陳明發:香港九龍屯馬線“宋皇臺”——

全中國唯一以帝皇為名的地鐵站

紀念宋朝最後兩位小皇帝:九歲的宋端宗趙昰,和他七歲的弟弟宋懷宗趙昺。南宋滅亡前,朝廷曾逃到華南,以廣東新會(今江門内)為根據地頑抗蒙古軍三年(公元1276-1279),並在香港九龍設有行宮。宋元最後一役“崖山海戰”是中國歷史上最慘烈的水戰之一,滅宋後,投海自盡的前宋遺民數以十萬人,投奔怒海南下逃逸者也不計其數。落腳南洋而入籍當地原住民的歷史,值得關注。我之前讀到白垚先生說杜順(Dusun)族一名來自“大宋”,或且就是華南前宋遺民,在亡國後逃到婆羅洲的中國人後裔。
(27.6.2021)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June 10, 2021 at 9:15p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
(29-30)


(廿九)


戰後和平興百業,九伯有命轉來拾;


一步一步重頭來,一手一腳冇日夜。


(三十)


九伯字墨冇幾多,講道講理知得多;


眼見焦仔冇書讀,將來又變盲豬股。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June 1, 2021 at 9:37am


龍舟歌(龍舟說唱)

龍舟歌中蘊含著大量的民俗信息,影響所及,連粵劇也吸收其唱腔為演唱的重要曲牌

級別: 國家級
類型: 曲藝
批次: 第1批次
區域: 廣東省佛山市 (667)

龍舟歌在民間又稱“唱龍舟”或簡稱“龍舟”,是流行於廣東珠江三角洲地區的一種曲藝形式,一般認為形成於清代乾隆年間,相傳為一名原籍順德龍江的破落子弟所創。

龍舟歌表演形式為一人或二人自擊小鑼或小鼓作間歇伴奏吟唱,聲腔短促,高昂跌宕,詼諧有趣,富有宣泄效果。唱詞以七言韻文為基本句式,四句為一組。腔調簡樸流暢,富有鄉土氣息,宜於敘事抒情。節目內容豐富,從神話故事、民間故事到時事新聞幾乎無所不包。但由於民間藝人識字不多,且多為口耳相承,流傳下來的並不多。


龍舟歌一般是以走唱的形式表演,沒有固定的表演場所等因素限製了觀眾的數量,其單調的藝術形式阻礙了自身的發展,也就削弱了它的藝術影響力,並不為眾多人所熟悉。時至今日,唱龍舟已出現後繼乏人的窘境。


這種本來是家境貧寒的藝人用來賣唱糊口的說唱方式,特別是吉利龍舟,帶有行乞性質,對於有知識、有能力的年輕一輩來說,他們都不屑於繼承唱龍舟這一門古老而缺乏生氣的技藝,龍舟歌瀕臨失傳。

後人只能通過錄音或錄像,把老藝人演唱的曲目保存下來,以留住這種傳統的民間記憶。要把龍舟歌傳承和發揚光大,唱詞裏需加入反映現實生活的唱段,在表演形式和風格上大膽嘗試,既保留傳統,又不乏現代氣息,並與時俱進,迎合現代人的審美情趣和精神需求。倘若等閑視之,人去曲終就不可能避免了。


龍舟歌中蘊含著大量的民俗信息,影響所及,連粵劇也吸收其唱腔為演唱的重要曲牌,曲牌的名字就叫龍舟歌或龍舟。歷史上的龍舟歌多由藝人走街串巷演出,在重大的民族節日或各種喜慶場合很容易覓見他們的身影。

現已入選第一批國家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及廣東省第一批省級非物質文化遺產名錄。


延續閱讀 》

韻文化:我求(文化遺產)

沙巴海丝故事館

《九伯後生下南洋》客家山歌

陳明發·神山傳奇 I

陳明發·神山傳奇 II

陳明發·神山傳奇 III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May 30, 2021 at 10:29am

曾仁青整理·謝九客家山歌《九伯後生下南洋》(19-20)


(十九)


九伯過藩十零年,想轉唐山敬爺娘;


誰知日本開太戰,一打就系碗五年。


註釋:碗五年 - 整五年


(廿)


好多後生有骨氣,講打日本就來去;


雙十夜晚槍一響,去去呵呵打緊去。


註釋:去去呵呵 - 轟轟烈烈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May 21, 2021 at 10:13pm


木頭敘事·木山的男人們

早晨田野上,微風拂過,清爽、微甜。青草掩映著荷塘,夏季的河面上波光粼粼,蔥翠的樹尖不時有飛鳥掠過,一陣陣綠意盎然的氣息和風而來。扛木頭的男人們就誕生在這一寸寸陽光普照下的土地上。

田野上流過一條小河,祖輩們靠著它栽種糧食,收獲谷物。沒有汙染過的河水,清澈見底,遊泳、抓魚、淘貝殼……是孩子們嬉戲的天堂。河岸上生長著豐厚的嫩草,耕完田後饑腸轆轆的牛兒正在享受著它們豐盛的午餐。孩子們拴住了牛,呼啦啦奔進了河裏,濺起一陣陣晶瑩的浪花。

春來水漲的時候,河裏活潑亂跳的魚兒,足足有兩三斤重。在河岸翠竹的陰翳下,一個小板凳、一只網兜、一根自制的釣魚竿,便是孩子們全部的釣魚道具。待到晚上,母親會給全家人燒一碗鮮美的魚湯,白色的湯上面漂著幾片綠綠的薺菜葉子,可謂潤滑爽口、美味之極。小小的飯桌下,噴香的小魚鋪在白白的米飯上面,貓兒享受著從主人那裏獲得的饋贈。

時光流轉,男人們的童年仿佛是凝固在窗棱上的記憶,雕琢了時光、復印了歲月。許多年以後,扛木頭的男人們還是會經常想起,那個時候的他們,黑黝黝的皮膚,陽光下亮白的牙齒,還有那追逐嬉戲的笑聲。

長大後,娶妻生子,有了自己的家庭。只是不再像父輩那樣耕田播種,他們有了另外一種職業——扛木頭。家具業興起,這些沈重的木頭,來自大山深處,經過扛木頭的男人們的肩膀和雙手,裝或卸,再運往各地進行加工變成美輪美奐的家具。

扛木頭沒有一定的上工時間,工頭一叫,人馬上就得走,經常連早飯都吃不上。扛木頭的男人們,是家裏的頂梁柱,再苦再累也要硬挺著,讓人無法琢磨其沈默背後究竟蘊藏了多大的隱忍。男人們的女人非常勤勞、善良和勇敢。

這座村子裏的每個女人都會耕田、培土、修理農具。即使是再瘦小的女人,也能挑大擔,因重量極度彎垂的扁擔,隨著田埂上女人細小的步子,發出咯吱咯吱的響聲……一天忙忙碌碌下來,已是晚上十點時分,扛木頭的男人還沒有回來。

男人們壯實的胸膛、寬闊的臂膀,頂著烈日、迎著風雨,像一座沈靜的豐碑,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木頭多的時候,好幾天要呆在外面不能回家。晚上夜深人靜,累了一整天的男人們,隨便在地上鋪上塊布,挨著躺下,身上只有薄薄的外衣。

呼吸起伏的胸膛,偶爾細微的酣聲,在男人們的夢鄉裏,有童年時代美好的記憶、父母親黃土地一般蠟黃的臉盤、妻子來回穿梭於豬圈鴨舍的身影,還有娃兒促膝嬉鬧的笑聲。男人們染滿風霜的臉上,終於也展開了淺淺的笑意。

扛木頭是一個力氣活,男人們拼的不只是力氣,同樣也是年輕的生命。有一些人因為長年累月的體力消耗,越來越瘦弱,正當壯年的年紀,撒手就走了,離開了妻兒、父母,離開了扛木頭的男人們。扛木頭的男人們還是繼續扛著木頭……只是閑暇的時候,還是會不經意想起那些個兒時的玩伴和那些年少時搖搖欲墜的夢想。

這不是一個意義雋永的故事,只是在世界的某一個角落,我們看不見的地方,還有那麼一些人,離單純這麼近,如此簡單地活著。(收藏自《愛墾網》)

https://iconada.tv/profiles/blogs/kreatif055

Comment by Momogun 詩男 on April 28, 2021 at 8:16pm


陳明發《文化資產:江湖可倒,寳刀要完好》


我曾在本地報刊發表過不計其數的文字,也不時接受媒體的訪談,針對地方文化創生議題發表意見。自《愛墾網》在2009年誕生後,這些內容經整理陸續重新發到網路。

這麼做,主要是因為偶有友好問起,他/她正在計劃做一場有關“迎接下一波+”之類的演說、培訓,問我有些什麼內容應該提一提。我說,有些老內容還是有其再提的時效價值,因爲我之前的很多研發與探討項目,就是作為今天可能發生/正在浮現的新趨向而提出來的,現在正好“出土”拿出來印證一下。

我補充道,你們姑且看看,自己再意會、演繹吧。他們半開玩笑說,“意會”、“演繹”?有點像是老歌重唱啊。是啊,老歌。同一首歌,歌者各有本身的體會與呈獻方式,結合自己實際情況的需要,融會貫通後再八仙過海吧。

所謂寶刀不老,江湖不倒;功夫到家,越老越妙。人到五十幾,不妨考慮把累積幾十年的功夫,更完整而剔透地貢獻給社會。過去很多年,我和很多年輕人一道兒工作,也和很多銀髮族(包括學人、科學家等)一道兒工作,發現我們實在有必要把我們的經驗組織起來,以做更大的發揮。畢竟,一個人的優良經驗,應該是整個社會的共同資產,可是,放眼今天的馬來西亞,很多經驗都在流逝中。

舉個最簡單的例子,我在做文創觀察時,發現最令馬來西亞人感到驕傲的街邊美食,近年來因爲交給外勞去抓鍋鏟,已經變味了。外勞回國前又負責訓練新外勞,徒弟教徒孫,拿手好戲最後也變樣。從更大的方面來看,企業等領域也面對這樣的困境。

我們的社會看似進步了,但生活素質倒像其他很多領域一樣,說好聽是停頓,要求苛些卻是在衰敗中。衝著這現像,老刀一把當然還是可能略表心意做點事,但有更多老刀則更值得期盼。(31.3.2008 / 結合《私人演練》篇

                                                                              (Praxis Bouwmarkt)

延續閱讀:未來教育趨勢

延續閱讀:古達教育特色小鎮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