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想擁有美滿人生,但很多高成就的人,往往因為資源分配出了問題,以致無法實現幸福的人生。

原因就在,這些人都有很強烈的的成就動機,每次只要達成了一個目標:推出產品、加薪、升官,就是一種勝利。他們喜歡這種成功的快感,所以會不斷去做同樣的事情。

問題是這種成就能不能帶來持久的幸福。因為,一個人能不能擁有持久的幸福,更重要的因素,是他與家人、好友的關係。只不過,這種長期的關係,很難帶來事業上那種短期的成功快感。

(哈佛商學院教授克理斯丁勝,天下雜誌,第500期,“改變,爲了幸福”專輯,29頁)

(Photo Appreciation: New world by Marco Casella, http://www.facebook.com/marco.casella.ph)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8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5, 2021 at 4:18pm


石黑一雄·沉浸在討論未來計畫


或許只要在離開海爾森半年左右的時間,大家還沒談起擔任看護的工作,也還沒開始駕駛課程前,當一切事情還未開始的這段時間,我們或許可以忘記自己的真實身分;忘記監護人對我們說過的話;忘記那天下午下著大雨,露西小姐在亭子突然冒出的那一段話,還有那些年來,同學之間衍生出的各種猜測。當然,這種情形無法永遠持續,但如我所說,那一、兩個月內,不知道為什麼,我們一群人拚了命地想停留在一種舒適而又如真似幻的狀態,突破往常的限制,思考著自己的生命。如今一想,當時似乎每天早餐過後就窩在蒸氣瀰漫的廚房裡待個老半天,或是圍坐在半滅的火堆旁一、兩個小時,沉浸在討論未來計畫的談話當中。(别讓我走》第12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March 1, 2021 at 11:03pm


石黑一雄·收藏箱

我們像平常一樣坐在她的房裡觀賞夕陽,享用我帶來的礦泉水和餅乾,我說到一直以來自己在起居室的松木衣櫃裡,小心保存著以前海爾森收藏箱裡面多數的小玩意兒。接下來,我並非刻意討論這個話題或發表任何論點,只是剛好說出了口:“妳離開海爾森之後就沒有收藏箱了,對吧?”

露絲當時坐在床上,遲遲沒有說話,夕陽餘暉落在她身後的瓷磚牆壁。她說:“我記得監護人在我們離校以前,再三叮嚀我們可以帶走自己的收藏箱。所以,我把東西全部拿出來裝在旅行袋,心裡盤算一旦到了卡堤基,馬上找個好的木箱擺進去。但是,當我們到了卡堤基,卻沒有一個學長姊有收藏箱。只有我們有,感覺好像不太正常。不只是我,大家都發現了,只是沒說出口,對吧?所以,我也就沒有找新的箱子。那些東西擱在旅行袋好幾個月,最後就全丟掉了。”

我兩眼直視露絲,“妳把收藏箱的東西和垃圾擺在一起了?”


露絲搖搖頭,似乎在心裡一一觀看收藏箱的所有小玩意兒,最後才說:“我把東西全裝在大垃圾袋,但是我不能接受這些東西和垃圾擺在一起,所以我問老凱弗斯離開的時候,可不可以把大袋子載到店裡。我知道幾家慈善義賣的商店,一家一家地全被我找了出來。凱弗斯在袋子隨便翻了一翻,他不知道裡面是些什麼東西,但他哪會知道呢!他笑著說,他認識的幾家商店,沒有一家想要這些東西的。我說,可是這些都是很不錯的東西。他看我有點兒激動,便換了一種口氣,大概是說:'好吧,小姑娘,我就送去給牛頓饑荒救濟會的人好了。'他費了點兒功夫說:'現在仔細看看,妳說的沒錯,這些東西的確不錯!'雖然聽起來不具說服力。我猜他拿走以後,只是丟在某處的垃圾桶吧!可是,至少我不必知道最後他是如何處理的。」這時露絲微笑說:「我記得妳就很不一樣了,妳從來不因為自己的收藏箱不好意思,而且一直保留了下來。真希望我也和妳一樣。”(《别讓我走》第11章)

Comment by Passion for Form on February 25, 2021 at 12:25am

石黑一雄·聽而不聞

一、兩年後,我才會認為露西小姐說的沒錯,一直以來我們都是“聽而不聞”。而且,如今想想,我認為露西小姐那天下午對我們所說的話,其實造成了同學們態度上的改變。那天以後,關於器官捐贈的笑話漸漸沒了,同學開始認真地思考事情。若說真有什麼影響,那就是器官捐贈又再次成了眾人迴避的話題,只不過和我們年幼時的方式不同。這回,這個話題已經不再棘手或教人尷尬;而是變得沉重而嚴肅。......

“你不能這樣怪同學,”我說,“學校教導我們要為彼此設想,但是從來沒有告訴我們也要為監護人著想。誰會想到監護人之間也會意見不合。” (《别讓我走》第7章)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September 26, 2015 at 8:53am

亦舒語錄

玉露問:「那是一個怎麽樣的陷阱?」

金瓶微笑,「世上所有圈套,都一樣設計,記住,玉露,開頭都一定對你有百利而無一害,結果,要了你的賤命。」

越對身體無益,越是好吃。

「那麽,請把人生的意義用三句話演繹給我聽。」

「既來之則安之,自得其樂,知足常樂。」

想知得更多,惟一方法是只聽不說。

無論做的是何種性質工作,首先見人的還是賣相,體重適當,精神奕奕,服飾整潔,一定占便宜。

愛的不夠,才借口多多。

人只能活一次,千萬先娛己,後娛人。

寶物在眼前,往往看不見。

我並不向往異性的疼惜,無論多好,隨時收回,無常兼可怕。

老夫老妻更要講禮貌。

一個人要面對的不外是他自己,只要他高興就行,不必向任何人交代。

包袱是人為的。

你若樂意扛,一輩子有得你扛的,分量越添越重,活該九死一生。

索性不理三七廿一,卸在一邊,也不見得會叫雷公劈死,李莊決定不再理會,她走回房間,關上門。

任何意見均屬偏見。

不要悲觀,懷疑自己不妥的人大半還健全,真正神經錯亂的人另有一招,不但不看醫生,誰指出他患病,他還說人妒忌中傷他。

余芒只余一點點保留,她問那大會做生意的店員,“這些衣服明年大抵是不能穿了吧?”

那女孩子失笑,“明年,誰關心明年,我們活在今天。”

可以從頭再來的事,不算煩惱。

經驗告訴她,輾轉反側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不如好好睡一覺。

“不知道是誰講的,他希望朋友與敵人都飛黃騰達,五世其昌,那樣開心,才不會加害於他。”

笨人才會堅持錯到底,知錯能改,總好過永久沈淪。

成熟的態度就是:自己想做的事,一定去做,自己不做的事,一定不做,無論別人說些什麽。

只有極度自卑感的人才會對批評作出過強的反應。

所有感情都是這樣的,開頭都單純新鮮甜蜜,擱置久了牽涉便廣泛起來,漸漸變質,千絲萬縷,難以處理。

虛偽永遠令別人生活愉快。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ugust 11, 2015 at 9:17am

亦舒語錄

她美麗她年輕她驕傲,可是,幸運並未駕臨於她。可是。可是世上並沒有什麽耐久的,生生世世的事,機會要把握,快樂要享受,切莫念及將來。

女孩子就是這點叫人看不起:一點點事笑得東倒西歪,又一點點事哭得天昏地暗。

凡事都只有兩個選擇:做下去或是不做。你要是認為值得,請繼續,要是想清楚決定不幹,那麽退出。

我們永遠得犧牲一些快樂去換取另一些快樂,得失甚難計算,多數會後悔,但必須要走我們要走的路。

誰會真正為拿不到博士學位或某些獎狀而遺憾,有些女性自十四歲一直好看至四十多歲,年屆半百,外形仍然光潔有致,天賦,實在難得。有人天生黃瘦,一次長途飛機加上傷風鼻塞,看上去已似難民。故此自我安慰曰:只要身體健康即可,是是是是是。

第一次為伊麗莎白·泰勒試鏡的導演說:“……她一到場,我們就知道是她了,一出現便把其他少女比下去,她整個人如散發著紫色的光芒。攝影師對她母親說:‘請抹去她的睫毛膏。’可是她母親說:‘她天生長睫,她並無用睫毛油。’”

如果不曾脫去束縛,投身歡笑,豈不是錯過太多生命的演出? 何必在打烊之前,就急著奔向出口呢!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June 26, 2015 at 2:36pm

亦舒·面霜

為什麽女人用的面霜賣得那麽貴?誰知道。也許擦什麽都一樣。也許不擦都一樣。可是只要一樣東西能使人高興——為什麽不呢?又不傷天害理。五百元買一小瓶珍珠膏,如果你深信她確能增加你的美艷,甚至因此可以青春常駐,為什麽不呢?五百元一瓶的喜悅並不貴。也許旁氏與幽蘭完全一樣,也許廿一天內看不清顯著的分別,也許維他命E不能夠滲透廿一層皮膚細胞,也許B廿三知識小學生班次的號碼,但是像一切其他的世事一樣——如果可以帶來信心與喜悅,有什麽不好呢?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May 8, 2015 at 11:36am

亦舒·語錄

能夠說出的委屈,便不算委屈;能夠搶走的愛人,便不算愛人。

行樂及時,上天給你什麽,就享受什麽。千萬不要去聽難堪的話,一定不去見難看的人。或者是做難做的事情,愛上不應愛的人。

除了努力與忍耐,並無其他辦法,若不能先將自尊暫時擱置,則一輩子也得不到尊重。

要有很堅強的意旨力,很圓滑的手段,天生大方的性格,才能化解群眾苛刻的要求。

沒有名字,根本吃不開,玩不轉;一旦有個姓名,又時常被人點名來說長道短,冷潮熱諷,指桑罵槐,人人得而誅之。到了這種時候,還得故作大方,說一聲多謝各位手足給小弟面子,真正的感受,不足為外人道,社會捧紅的人,社會可以踩低,社會也可以淘汰,行走江湖,榮辱不計。

出來跑,誰是好吃果子,省油的燈,輕敵者死無葬身之地。

年輕的女人立志要往上爬,並不是太難的事,立志要立得早。

窮是一種心態,你若一輩子堅持自己是窮人,擁有大量金錢也救不了你。

老油條?也許是,正如一位小朋友說:找生活耳、何必太緊張。面紅耳赤,粗著喉嚨,力陳我是人非,大抵不可能事半功倍吧。不如笑嘻嘻,永遠一個固定的可親的表情——你管我是人皮抑或塑膠面具。

Comment by corps sans organes on April 20, 2015 at 10:55am

亦舒·送禮

送禮。送得糗,不如不送。那女郎手上戴的已是金勞,再送她精工石英表,她擱那兒好呢,還是扔出窗口?不如不送。

過時過節,如果我掌權娛樂界,時不時要求報館,每位一枝都彭金筆加一只都彭打火機。能花得了多少,小財不去,大財不來。熟朋友送點小東西,大家歡喜。禮物切忌刻字,其小家敗氣無比。

像我等中年婦女,沒吃過豬肉,早見過豬跑,不收禮毫無關系,有一樣東西叫感情,要送的話,請往戴寶樂參觀五卡以上之方鉆。

老字號“豐昌順”令你想起什麽?如果你是在香港念英文中學的,這三個字不會陌生。那年初升中學,校長叫我們縫制冬季校服,指明深藍色的“線仔絨”要到豐昌順去買,好幾十塊錢一碼呢。線仔絨在上海叫“嗶嘰”,時髦點叫“加巴甸”,是不皺的上等貨。呢料買回來以後由母親縫制成裙子,父親特地為我拍張黑白照留念,滿意地說:“是大人了。”那年十二歲。後來,後來就畢業了。最近車子經過中環,猛一擡頭,看到豐昌順的招牌,真是老字號。

銀狐三年前到國際皮草去做銀狐,方老板阻止:“倪小姐,這種皮草女人自己出錢做沒意思,太貴了。”他真是苦口婆心。沒想到三年後更找不到老襯,還得自己掏腰包,銀狐上漲四倍,方老板被埋怨得頭冒青煙。但每個女人都應該有一件銀狐……對於銀狐我簡直已經上癖上癮——小說中的女主角全部都有銀狐大衣,長的短的,無不當雨衣般穿,靴子踏過泥濘。嘩。這大概是一種發泄。到不一定要穿在身上,就等於買套百科全書,沒道理擡著它們上街。

面霜為什麽女人用的面霜賣得那麽貴?誰知道。也許擦什麽都一樣。也許不擦都一樣。可是只要一樣東西能使人高興——為什麽不呢?又不傷天害理。五百元買一小瓶珍珠膏,如果你深信她確能增加你的美艷,甚至因此可以青春常駐,為什麽不呢?五百元一瓶的喜悅並不貴。也許旁氏與幽蘭完全一樣,也許廿一天內看不清顯著的分別,也許維他命E不能夠滲透廿一層皮膚細胞,也許B廿三知識小學生班次的號碼,但是像一切其他的世事一樣——如果可以帶來信心與喜悅,有什麽不好呢?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