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網路,特別是移動網絡

生活變為碎片、斷章

但是美並沒有離開,只是跟著我們碎成雜句

躲在社群媒體說說笑話、刷刷嘴皮

拋些警句、格言、留言;隨時在風中變了塵埃微粒

將這些雜句、碎章收集起來

可縫成百家花布似的暖暖軟被

加了心跳的旋律,就是俳句

給一個一個的腳印命名


Photo Credit: ARTEMIS by shlomi nissim

Rating:
  • Currently 4.75/5 stars.

Views: 89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yesterday


1 文學摘錄:追隨感官私我的神話

2 全版改革 待推進,适宜手机社媒传播

                                                                                                (Carving out an identity)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Sunday

                                                                                                                   La "Città Analoga"
工作志


1“書寫”主題包括了各种类“”(地方志感官志)与地方史(如半岛西海岸的 L, Lieterature

2“感官志”考察感性分配自我完善自我技術、與多感官設計

3 地方感性南海东篱在地書寫

4 文化創意設計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March 11, 2024 at 7:04am

Buy Back the Past

Nobody is rich enough to buy back the past. (Oscar Wilde)

However, everyone can reflect on and reinterpret the past, realizing they are experiencing meaningful moments in their lives and acknowledging their fortune. To me, it's called blessing. [Dr Tan Beng Huat 11.03.24]

Unveil the timeless wisdom of Oscar Wilde's words, yet dare to forge your own profound insights. Embrace the transformative force of cultural creativity. [Dr Tan Beng Huat 11.3.2024]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anuary 25, 2024 at 7:41pm


陳明發老來,想給自己做點心靈史

老來,想給自己做點心靈史

翻箱倒櫃找一輩子的材料

卻發現猖狂年少時的鑿證:

居然想做一名「保鏢」呢 ~~

https://iconada.tv/photo/shenbo021


然而,人生畢竟有它真實的一面

處處向你伸手要「買路錢」

交過學費了,才有詩

https://iconada.tv/photo/shenbo022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December 29, 2023 at 2:31pm


短句養老

2019年讀睡曾經推過一期銀髮川柳,這種近似於大白話又不乏自黑樂觀精神的短詩非常受讀者喜歡。後來了解到,日本公益社團法人全國養老協會辦公室每年都會組織這種短詩大賽,每年都會産生很多這樣優秀的作品,按照各種主題結集成冊,在書店被大量銷售。

更早時候因工作需要我曾去日本考察他們的養老事業,先後去過長野縣、東京三鷹市、千葉縣、柏市等地方的養老機構參觀。日本的老齡化之名不虛傳,只有親身體驗過才會知道。

我們在長野縣拜訪的一家照護機構,他們的市場總監就是一位白髮蒼蒼的老爺爺,而機構內工作的許多護理工作人員,也基本都是五十歲左右的老阿姨。我注意到,即使在一些需要完全照護的機構裡面,他們的牆上,也總會貼滿老人們冩下的一些有趣的詩句。

在長野,完全日式的機構設計,推開一間和室的門,窗外就是碧綠的稻田,或是高聳入雲的長野的青山。看到這些稻田或者青山,忍不住就會想起日本歷史上的那些俳人和他們的俳句。

看着那些被當地人尊位神山的連綿山脈,你或許會想到種田山頭火的那句:“行不盡,行不盡,一路青山”。

而晚年回到故鄉長野縣的小林一茶則會説:“西山啊,哪朵雲霞乘了我”;又或者“春風啊,雖然草長得深,還是故鄉啊”;以及最經典的:“在櫻花盛開的異鄉樹下,沒有人是異鄉客”。

我來的季節正是酷夏,早就沒有櫻花,但在那些青山白雲下面,我也仿佛不那麼把這裡看做異鄉了。

川柳是發端於俳句的一種更爲自由的詩歌形式。周作人早在二十年代就給國人介紹過川柳。在他冩的《日本的“狂句”》一文中,可以找到關於川柳的介紹:

川柳的形式與俳句一樣,但用字更爲自由,也沒有"季題"等的限制。內容上,當初兩者都注重恢諧味及文字的戲弄,唯"蕉風"的句傾向於閒寂趣味,成爲"高蹈派"的小詩,川柳也由遊戲文章變爲諷刺詩,或者可以稱爲風俗詩。

川柳最早是俳句的附着物,總是附在俳句的後面,因此也叫“前句附”,後來這種“五七五”音節的詩句獨立發展,被稱爲"俳風狂句",因其祖師綠亭川柳的名字又被稱爲"柳風狂句",現在則直稱"川柳"了。

綠亭川柳生在十八世紀後半,原來也是芭蕉派下的俳人。川柳認識到這種小詩的獨立價值,開始辦雜誌專門冩這類小詩,蔚然成風,於是成爲川柳詩體的祖師爺。

我們看現在這些老人冩的川柳詩,或者冩夫妻生活,或者冩個人的養生與護理,或者冩面對新生事物比如智能數碼設備的種種不適,甚至還有各種“不服老”的表達,其實並沒有脫離早期川柳想要表達的那些領域。時代變化了,新生事物不斷出現,但人們的情感反應並沒有怎樣的變化。隻不過“銀髮川柳”,更專注於老年人的生活罷了,是屬於老年人冩老年人的一種自我消遣。

對於川柳的特點,周作人有過這樣的描述:

好的川柳,其妙處全在確實地抓住情景的要點,毫不客氣而又很有含蓄的投擲出去,使讀者感到一種小的針刺,又正如吃到一點芥末,辣得眼淚出來,卻剎時過去了,並不像青椒那樣的黏纏。

川柳揭穿人情之機微,根本上並沒有什麼惡意,我們看了那裡所冩的世相,不禁點頭微笑,但一面因了這些人情弱點,或者反覺得人間之更爲可愛,所以他的諷刺,乃是樂天家的一種玩世不恭的態度而並不是厭世者的詛咒。

所以你可以看到,爲什麼這些日本老人冩的川柳都是這樣可愛了吧。這都“是樂天家的一種玩世不恭”。因爲川柳是有着這樣健康的情緒宣洩的價值,也就不怪日本養老事業部門常常要搞這樣的詩歌大賽了,這實在是對老年人的精神生活有益。

中國的老齡化已經到來,我們的老年生活,有沒有可能也有冩詩消遣的這個選項呢?(來首詩才睡覺)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October 20, 2023 at 8:47pm


陳明發博士:“修”字的詩性身世

“修”字説:

我的一張圖,恢復我的象形符號

每個民族都能明白,“修”爲何重要

爲何每個文化、宗教、信仰、專業......

都有“修”這概念,也都在做這件事

因爲它關係人類文明進化的秘訣:

尺度、測量、品管、素質

教育、學習、提升、蜕轉

AI暫時還進不到漢字詩性蕴藏的

高級創意思維;這會是
中華民族

可能
永續創新、突破的關鍵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25, 2023 at 12:41am


陈明发博士〈“文质彬彬”的诗性理解〉

一直把成语“文质彬彬”,当成温文尔雅、谈吐斯文的同义词。

一般懂得汉字者,大概都是这么理解的。


像从前好奇的小孩把家里的收音机拆开来,看看里头究竟藏了什么,每一天都会讲话、唱歌与报告新闻;我接触了“诗性智慧”以后,尝试将“文质彬彬”四字拆开来玩赏


“文”、“质”与“彬”原来个别都大有来头。就像从播音器传来声音的广播员,个个其实都有本身的精彩。

当“文”遇上“质”,我们总以为他们成了一家,意思就是文雅的素质。实际上,文是文,质是质,各有千秋。


文者,纹也,外在的装饰、可见的表达;质者,本也、内在的属性、往往不可见但可感的内涵。

而“彬”者,形象极了。一个字,却是一座“林”子,是“杉林”。

“彡”者,纹、刻饰也;纹案何来?火“焚”杉林留下的痕迹。


如此一来,“文质”的真义,可以这么诠释:文采与实质内外调和、配合恰当。


而杉木历经山火后继续存在,显示了内在是经得起磨难的材料;外在留下火烧的斑饰,则成了让人愉悦并深思的艺术。


一个人到了这个地步,才称得上是“文质彬彬”。


以后,别再说它弱不禁风了。25.07.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ly 2, 2023 at 12:12pm


我不隨年紀或大家的想法老去,我有我自己的方式。
(陳明發 2.7.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26, 2023 at 1:51pm


陳明發〈大大笨蛋〉

和傻瓜吵架的人,是大大笨蛋;人家活了一輩子活成那模樣,大大笨蛋卻以爲社媒上幾句話能改變他的容顏。(26.6.2023)

Comment by 說好不准跳 on June 24, 2023 at 2:42pm


陳明發〈樂團〉

這世界上有很多優秀的男女,以及自以爲優秀的男女。

還有一種,自以爲很優秀,卻怕被人忽略了,或根本就不承認他優秀。

所以,常常不甘寂寞,拿出一把大喇叭來叫喊;有事無事,有理無理都狂吹一輪。

有位友好當年受禮聘到山打根教銅樂,四十一年後功德圓滿雖説告休,每週還是回到學校放牧音符,撫育又一代的文化性靈。

翻閱有關他的樂隊故事材料,我覺得這社會到目前爲止還有一定的公理與秩序,多虧了有像這位兄弟如此的一代人,一直默默在自己崗位培育懂得團隊、追求和諧、經營旋律美的新一代。

                                                                               (Source: https://www.pinterest.com)

這社會近年來一直在動盪中,歪理亂序層出不窮,都是一些人怕大家説他們不優秀、懷疑大家隨時拋棄自己,所以竟日忙着圍敵防洪而無暇做正事的結果。

噪音四起唯有避之三舍,我都上網去看那些樂團的演出。

還好有TikTok與優管等串流媒體,耳根不僅能清淨,還看得見團隊、旋律在優美的秩序中創意地變化,召喚人心最深處善的盼望。

任何真實的、誠懇的澄明、崇高,都不需要自欺的口號。

但總得有個譜。
(24.6.2023)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