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teller by Paulo Dias

我們所知道的事事物物,很多都是聽故事聽回來的。

The Storyteller by Paulo Dias, www.facebook.com/paulodias.photography

Rating:
  • Currently 4.5/5 stars.

Views: 15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rch 24, 2021 at 2:10pm


故事與語言行為的意向性

美國語言哲學教授 John  Searle  曾透過“How  Language  Works:  Speech  as  a  Kind  of Human Action”一文去解釋語言行為——

先簡單分辨“字句意義”(Sentence meaning / word meaning)及“講者意義” (Speaker meaning),再從選取詞彙、組成句子、正確語法,到生產發音、接收句子、理解句子,步步分析由講者構造語言意義,到聽者接收語言意義的整個運作過程的滿足條件。

Searle 特別強調意向性
(intentionality)在語言中扮演的功能,任何言說,乃至聆聽行為都具有意向性。

假如班雅明對“故事”提出的核心要求,是它能否被再製、重述的可能性(re- productivity),那麼根據語境一直流變的本質,每人每時每刻不斷更換思考意向,故事便會一直再生。(古卓嵐 (2017).人即故事,重讀班雅明《說故事的人》.文化研究@嶺南,58)(另見:班雅明《說故事的人》)


                                       (https://www.rocketcitymom.com/resources/local-storytimes/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rch 23, 2021 at 1:58pm


班雅明·指控線性史觀

“歷史學家總要想方設法解釋他所描述的事件,他無論如何不能僅僅袒示事件, 以此為世界進程的模式而善罷干休。”這是班雅明對現、當代歷史主義的一大批判。

線性史觀,把隨意堆砌出來的事件碎片套進單一的因果關係邏輯,是歷史學家慣常的做法。他們強調實證主義,講究參考文獻、古物的真確性,務求解釋一個客觀、絕對、具科學效力的歷史觀。

班雅明對歷史學家的指控,重點不在歷史學家渴望解釋歷史這個意圖本身,而在於他們不承認這種意圖,他們不承認自己的歷史論述存在著主體性,不承認論述離不開呈現(representation)與詮釋,執著於一個沒有取代性的歷史定論。
 


“歷史地描繪過去並不意味著‘按它本來的樣子'去認識它,而是意味著捕獲一種記憶,意味著當記憶在危險的關頭閃現出來時將其把握。”

班雅明並不執著歷史的完整形貌,重視的是“捕獲記憶”。記憶現起的剎那,必然與生命當下面對的處境扣連,又必然與置身環境的其他人、事物相關。

因此,歷史的意義並不在於把它作為一個遠距離的他者去研究、解釋,而是現在式的,為了生活處境而服務。因此,書寫歷史,使用歷史,必然滲入人的主體性,所以口傳故事是班雅明
眼中理想的歷史形態。(古卓嵐 (2017).人即故事,重讀班雅明《說故事的人》.文化研究@嶺南,58)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rch 14, 2021 at 5:22pm


班雅明《說故事的人》


按班雅明在《說故事的人》一書理解,故事是一個口傳的經驗。

說故事是一種人類相互交換經驗的過程。


一方面,說故事者將他的經驗說出來;另一方面,當聆聽者將這故事覆述時,這故事已成為聆聽者的故事。說故事者和聽故事者是互動的。

第二,說故事者是一個務實者。透過故事,說故事者公開地或秘密地帶出一些勸告,而非純為娛樂。這些故事扎根於人民生活中,並成為生活的智慧。故事所關心的不是故事中的人之命運,而是教訓。

班雅明說,“故事敘事者是一位良好的顧問,但和諺語不同,他不是只為某些情況提供建議,而是和智者一樣,能為所有情況提供忠告,因為他有能力以整個生命作參考。(而且這個生命不只包含他自己的經驗,其中也有許多其他人的經驗。)”

第三,藉著故事,聽故事的人找回人性的正常感情和事實的衡量尺度。然而,故事的特色不是一套原則和解釋,而是保留聆聽者自由詮釋的空間。故事的重點不在於細節的描述,所以,聆聽者更有可能轉述和豐富這故事。

班雅明說,“故事保藏著濃縮的力量,而且即使是在誕生多時之後,仍保藏燦爛開放的能力。”


第四,說故事者所說的故事,死亡皆是對其有效性之判決。班雅明說,“在那瀕死之人眼前,一生中的種種形象一一流轉而過,在他的表情姿態和眼神中,也突然展現出不可遺忘者,這使得臨死之人,即使他是個最可憐的惡棍,也對其本人的一生,具有任何生者都不能擁有的權威。這權威便是敘事之源。”

死亡使故事變得有振撼力,也同時挑戰故事的虛無性,因為死亡讓人看清自己的一生。

第五,回憶對故事很重要,因為故事不只是對聆聽者產生興趣,更因為聆聽者有責任重述這故事。重述就是製造一條傳統傳遞之鏈,但這傳遞之鏈不單追塑回憶,更引導新的討論。所以,故事不是只為交換意見,更是一個邁向明白的過程。



對班雅明來說,故事是一種靈光(aura)的體驗。靈光是一種內在於和經驗貧乏前之經驗結構。他說,“要看見事物的靈光,就是當我們看著它時,有能力看著自己。”

例如,當我們看著一幅畫而著迷時,而同時感覺我們也被這畫看著時,這就是靈光。這靈光經驗在說與聽故事的過程中發生了。(摘自《龔立人·傳媒、故事與說故事》
收藏自 霎時衝動, 發瘟與感動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rch 13, 2021 at 7:10pm


故事的内在訴求

年輕媽媽買科學讀物給孩子,心底想要的不是那本書,而是孩子的機會、孩子的未來。扣緊這些隱藏在對方心底的欲望,就能說服成功。(說個撼動人心的好故事)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March 2, 2021 at 12:21am



哈山(Hassan, Ihab):後現代轉折

現代主義與後現代主義比較如下:





資料來源:引後鄭祥福(1999:33-34)見:黃秀香,2003,後現代思潮對現代社會工作實務理論與處遇的影響及反思,台灣《社區發展季刊》104 期,321頁至341頁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February 22, 2021 at 10:05pm


陳明發 2014《和自己人生擦身而過》

外國友人從錢包掏出幾張不同面額的馬來西亞紙鈔問你:


這座大山在那裡?


我去那裡可以看見海龜?


你們的油棕有何故事?.............



起初,你還信心滿滿,大有“我是本地人,這個我清楚”的神氣。


於是你答他:這山在沙巴,是東南亞最高峰!


他的眼睛馬上閃出光芒說:東南亞最高峰!?那一定是充滿神奇的故事;你說一兩個給我聽好嗎?


你我的下巴立即掉了下來;我.........我.......我怎麼知道那麼多?



你賣點小聰明說:谷歌一下,上面多的是呢!


說回來,何處沒故事?只是你生性迷迷糊糊,許多有趣事都是不求甚解。


你也很可能曾和自己人生的許多精彩片刻擦身而過了,沒留下很多故事;也就沒多少記憶似的。



遇過的人與事,交流過的話語,當時的情景、機緣巧合,其實都是可以和人分享的故事。


現在有這個馬來西亞中文微博專頁,你想留點故事;便開始留意起生活中的一些細節。


你不懂神山的故事,不可原諒;不懂自己的故事,更不可原諒。
(February 25, 2014 )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February 8, 2021 at 11:32pm

聽故事的人

在資訊爆炸、新聞大量生產的時代,故事之所以仍然存在,是因為無論陳述如何具資訊性、如何死板乏味,都會有無窮無盡的聆聽方法。霍爾 (Stuart Hall)“編碼/解碼”(encoding/decoding)概念正好說明之,他肯定了“解碼”人(聆聽者)的自主性,傳意經歷“生產”、“流通”、“使用”、“再製”四個階段, 而後兩者的權利掌控在“解碼”人的手上。(古卓嵐 (2017)。人即故事,重讀班雅明《說故事的人》 。文化研究@嶺南,58。檢自http://commons.ln.edu.hk/mcsln/vol58/iss1/9/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February 5, 2021 at 9:33pm


班雅明《偉大的講故事者總是扎根於民眾》

口傳故事是交流經驗的能力,故班雅明指出了兩大類擁有故事的人:“遠行人”、“螫居一鄉的人”。前者是以空間的角度來看,有朋自遠方來,想必會累積多姿多采的經驗,或是多地文化,或是遊歷世界的心得,總之會從他們的憶述當中讓人大開“耳”界 ;後者是以時間的角度來看,在固定地域中落地生根, 跨越世代,這片土地上總會有 過一兩部世代相傳的故事、人物事蹟,或者是民間傳說,最起碼,上百年 所養成習俗的風土人情會成為外來人聽起津津樂道的故事。所以班雅明說:「偉大的講 故事者總是扎根於民眾」。(古卓嵐,2017,人即故事,重讀班雅明《說故事的人》,嶺南文化研究,58)


愛墾故事學慕課·講故事的人:本雅明

毛彬權·二十世紀的偉大心靈——華特‧班雅明

海德格爾在本雅明的城市裏

周憲:視覺文化:從傳統到現代

本雅明·鄉間道路的力量

Comment by 卡萊爾的書包 on January 18, 2021 at 9:25pm


阿蘭·波德頓《新旅遊體驗:工業敘事》


與此同時,在(倫敦)這座首都東部邊緣地區還發生了一件事,不過此事在公眾心中不會留下多少印像,除了直接參與者,別人也不會注意到它。盡管如此,這件事仍有記錄價值,那便是“海上女神”號由亞洲駛入倫敦港(下圖)

這艘船是10年前由三菱重工在長崎造的,足足有390米長,漆成橘黃色和灰色,船名顯得目中無人,它並未做出努力使人聯想到傳統女神應具有的氣質,諸如優雅和美貌等。它的身軀低矮、寬大,足足有80,000噸重,船尾凸出,像一隻塞得過滿的墊子。船上高高堆放著上千只顏色各異的鋼制集裝箱,裝滿各種貨物。它們來自世界各地,從神戶條狀地帶的工廠到非洲阿特拉斯山的果園。


這艘巨型輪船的目的地並非泰晤士河上比較知名的地段,遊客在那些地方頂著柴油機散出的難聞氣味買冰淇淋吃。它要去的地方河水已呈汙糟糟的褐色,兩岸淩亂地分布著碼頭和貨倉。這是一片倫敦居民很少造訪的工業區,不過他們有條不紊的生活,他們所需的探弋橙汽水和已攪拌成漿的水泥均得依賴它的複雜運轉。

我們這艘船是前一天晚上到達英吉利海峽的。它沿著肯特郡弓形海岸線航行,來到馬蓋特以北幾英里之處。到了黎明時分,它開始了最後一段旅程,溯泰晤士河下遊駛去。這兒風光秀麗而又蒼涼,使人不僅聯想起它原始的過去,也憧憬到反烏托邦的未來。在這兒,人們將信將疑,不知遠古時代的雷龍屬恐龍會不會從一家報廢的汽車工廠後面一躍而出。(見阿蘭·波德頓《給工作一個讃》(1))

Comment by No Agency on December 30, 2020 at 12:10am


陳明發博士《酸辣冬炎湯與泰國風格》

甚麼是泰式廣告?一個可能比較接近的形容,是他們的酸辣冬炎湯。一般人善意地酸人兩句的時候,不自覺得意地笑,吃得太辣會流淚;冬季寒冷就顫抖,炎熱起來要穿少一件衣。這樣一種充滿隱喻的混合體,讓人滿是滋味與感受地聯想起許多事。在過去二十餘年,泰國廣告界淋漓盡致發揮了他們的幽默與催淚,於國際廣告圈闖出了盛名。就像酸辣冬炎湯的秘方,泰式廣告有它的一套牽引受眾情感的模式,其常數就是對(神話/象征)敘事原型的掌握,從而激活人們的集體無意識,領會到有關廣告故事的所傳播的價值觀念。(29.12.2020)

                                         (賺人眼淚的潘婷洗髮精廣告·小提琴篇)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