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都靈:尼采1889年發瘋的CARLO ALBERTO廣場

尼采(1844—1900)發瘋傳說是因為一匹馬。那時,尼采儘管身體衰弱,精神經常混亂,但還是能在清晰的時候走出書房去散步,放鬆心情。但是在1889年的某個傍晚,當尼采順着與往常一樣的道路進行着他的散步之旅時,悲劇發生了。

尼采看到一匹老馬拉着沉重的車,在那裏艱難地前進,而馬的主人卻殘忍地揮着皮鞭,使勁地抽打着那匹馬,尼采當即瘋狂地跑上前抱住了那匹馬,失聲痛哭,大叫道:「我可憐的兄弟啊。」隨後尼采就瘋了。

這和尼采「主人和奴隸的道德」有關。在這當中,尼采闡述了主人和奴隸道德之間的差別。在主人道德來說是對於生命的頌揚,而奴隸道德則是對主人的憤恨。(每日頭條)

愛墾編按:陳明發提出,如果一個人白天是主人,信仰颂扬生命的道德;夜里入梦却是一名奴隶,充满了怨恨,那一匹中介的马,能載上他逃逸而不發瘋,詩的語言能幫得上忙嗎?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1889-1976)嘗說:“按嚴格意義界定的詩,從來不僅僅是日常語言的較高等模式。其實正相反,日常語言是一首被遺忘且被耗盡的詩,再也發不出任何回響。”)(《夢:私我的神話》193頁)

Rating:
  • Currently 5/5 stars.

Views: 101

Albums: 說好的俳句
Location: Durin Italy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Comment by 鮮拿哥 on May 23, 2021 at 10:25pm


洪子誠·隨尼采學閱讀

我們無時無刻不面對大量蜂擁而來的碎片化資訊,如何保持穩定心態、清醒接受,就是個難題。

而從事教學、研究的人,在一些量化評價標準之下,要是如尼采提倡的那樣“緩慢地取得”,恐怕得做好捨棄許多實際利益的準備——“緩慢地取得”不可能立竿見影,你很可能被快速奔跑的其他人所拋棄。


這個障礙也來自認識上的誤區。譬如說,有些人可能認為從事理論工作,把握宏大的文學、歷史問題,才是重要事務。仔細閱讀、分析屬於次等級的雕蟲小技,暗地里有不屑的傾向。


將理論和文本細讀對立起來其實是一種偽對立。



正如英國文藝批評家特里·伊格爾頓指出的,那些傑出的理論家無一不是“仔細的讀者”。確實,讀他們的理論著作,會深刻體會到他們對某一文化脈絡的經典作品的熟悉,和他們在解讀這些作品上的細致和深入。這一點,古今中外優秀理論家概莫能外。

慢讀這個說法容易被理解為專指閱讀速度,其實不是那麽簡單,甚至可以說速度只是個前提。速度之外,更重要的是閱讀者的心態與方法。


細心體會尼采安放在慢讀之上的一連串界定——


“緩慢地、深入地、有保留和小心地,帶著各種敞開大門的隱秘思想,以靈敏的手指和眼睛……”

也許會引申出這樣的經驗——不要過分執著於你事先設定的目標;開放你的情懷、心智以對待將要面對的世界;通過磋商、辯駁、思考和接納獲益,並將這一收獲加入你閱讀的記憶庫中。
(2019-01-16 / 來源:人民日報)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