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華正茂's Blog (103)

西西·浮生不斷記

一切煩惱的起源,不外是由於對某一件事物過分的註意罷了。這個道理,我是絕對明白的。所以,這麼多年來,我能夠和這個世界上的一切人與物相處得平靜無事,完全因為我已經不企圖去了解任何一個人,也不對任何事物作最起碼的關註。我這樣做,仍是依循經驗的指引,類此的經驗,我是數也數不盡的。舉一個簡單的例子來說,若是我過分註意了我居住地方天花板上的一個角落,那麼,我會發現在墻角與墻角的交接處竟無聲無息地凝聚了一道道裊裊的灰塵條子,而這樣,我就不得不手提接駁好了的竹管與鐵條之類瘦削身段物體去進行一次積極的打掃;這樣的工作必定會花掉我假日下午的良辰美景。使我不能夠到郊野去散步遠足好為我的肺腔沐浴;再說,實行一次清理墻角塵埃的壯舉,必定使我的雙肩疲乏得有如參加過一場劇烈的網球比賽,這樣,我在第二天上班時就不能輕松地埋頭我的工作了。…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52pm — No Comments

西西·美麗大廈

你寫信來

仍把我的地址寫錯了

我住的地方

叫美利大廈

你寫的卻是

美麗

但我是歡喜的

所以不更正

而且…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47pm — No Comments

西西·城遇

忽然

身在城裏了

我說

就是在這個城裏

可以找到

白頭鴉

五花馬

他們都笑我傻

原來他們對…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46pm — No Comments

西西·那個秋天

那個秋天

蒲公英開花的那個秋天

有一只

有一只眼睛兩個嘴巴喜歡吃菊花的妖怪

跟在我背後

誰叫我去蹲在田裏聽一枝艾講故事的呢

跟在我背後的妖怪

吃罷刺薊

要吃蕨…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44pm — No Comments

西西·快餐店

既然我不會鏜魚

既然我一見到毛蟲就會把整棵椰菜花扔出窗外

既然我炒的牛肉像柴皮

既然我燒的飯焦

既然我煎蛋時老是忘記下鹽

既然我無論炸什麼都會給油燙傷手指

既然我看見了石油氣爐的煙就皺眉又負擔不起煤氣和電費

既然我認為一天花起碼三個小時來烹飪是一種時間上的浪費…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40pm — No Comments

西西·綠洲

或者

我可以在這裏

定居

種幾行玉蜀黍

飼幾頭羊

織些布

繡些小花帽

過日子…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December 14, 2017 at 7:30pm — No Comments

西西·感冒(6)

昨天晚上,我的丈夫陪我去聽音樂,他所以為我選購了音樂會的入場券,必定是因為在這些日子裏,他終於驚覺我著實是大靜寂了。每個星期,總有若幹個晚上,他和他的朋友在我們家裏打牌,他們是熱鬧的,那麽的興高采烈,從傍晚一直圍聚到深夜,而我,坐在一邊,默默地編織一件永遠也不願意完成的毛衣,不時為他們換一杯新鮮的熱茶。(把人生僅僅比作番石榴的朋友未免太簡單了一點吧。)編織毛衣的時候,我不禁要想,我今年已經三十多歲了,如果在這個世界上我仍要再活三十多年,我生命的路途不是已經走了一半麽?在以後的歲月中,我就這樣的默默地編織毛衣,為我丈夫的朋友端茶倒水麽,但我卻希望我的丈夫和他的朋友到我們家來不停地打牌,因為如果不是這樣,我和我的丈夫又有什麽話可以相對晤談呢,除了打牌的日子,我和丈夫也只能對著一個喋喋不休的電視機罷了。…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4, 2017 at 6:00pm — No Comments

西西·感冒(5)

我的家庭醫生對我說。當我的家庭醫生對我這樣說的時候,他是坐在我們家的一張搖椅上,這張搖椅,是他送給我的結婚禮物。我已經結婚三個多月了,他仍稱我為小魚兒,雖然如今我已是別人的妻子。我想,他是在這個世界上,除了我的親人外,唯一永遠不會對孩的名字改變稱呼的一個人了。因為其他的許多人,都已改稱我為什麽的太太。當我的醫生對我說。你怎麽又感冒了呢,其實,是我的感冒一直沒有好,我是一個多麽使我的醫生面目無光的人。…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4, 2017 at 5:00pm — No Comments

西西·感冒(4)

“為什麽不願意見我了?”

楚說。

“而這一切又為了什麽緣故?”

楚說。

當我們仍坐在咖啡室內的時候,我握杯子的手不住地顫抖,我只能對他說,我們是必須分手的了,因為我已經是一個和別的人訂了婚的女子,秋涼之後,我就要結婚了。事實上,各種各樣的禮物,已經送到我的家裏來,我的婚紗也已經試穿過,所有的人忙碌地為我工作,他們為我選擇最適當的伴娘,最寬闊的汽車,最豐富的酒席,所有的人都是那麽地興高采烈。

“你們只不過是訂了婚。”…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4, 2017 at 4:00pm — No Comments

西西·感冒(3)

領取高齡津貼的手續並不復雜,來和我們見見面就更簡單了,我們的主要工作是核對一下申請人的姓名、年齡、住址,看看他們的身分證,並且看看他們自己。只要讓我們知道他們仍好好地活著,我們的工作就完成了。我他核對的項目—一作了一個記號,仍把帶來的種種文件交還申請人。

“你是魚姑娘嗎?”

楚老太太問。

“是魚,一條魚的魚嗎,”

楚老太太問。

楚看了看脫表.…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4, 2017 at 3:00pm — No Comments

西西·感冒(2)

我訂婚的時候已經三十二歲。我之所以會和我的未婚夫訂了婚,也可能是因為我的父母忽然發覺我原來已經三十二歲了。(日月忽其不淹兮,春與秋其代序。)我想,我的父母也不是突然地發現我已經三十二歲的,他們必定在我二十二歲的時候就冷靜地觀看我的成長與變化,他們必定是一年一年地為我數著數著:二十三、二十四、二十五,然後就是二十八、二十九、三十。到得他們數到三十,他們一定開始擔憂了。怎麽我們的女兒竟沒有一點交遊的跡象呢?這就是他們常常對著我發怔的原因了。我在家裏一直生活得很好,我按時上班工作,按時下班回家,偶然和同事一起出外用一個午餐,假日來臨的時候,我會和我的弟弟一起去遊泳,如果父親打網球,我們就也一起上網球場,像這樣的平靜的生活是很適合我的,但是,我的父母卻為了我這般地靜寂而擔憂。…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4, 2017 at 2:00pm — No Comments

西西·感冒(1)

我的感冒,是永遠也不會痊愈的了。

我想。

其實,感冒是無藥可治的。

我想。

當我這樣想的時候,我是坐在我的家庭醫生家裏的一張搖椅上。我的醫生是不知道我在想些什麽的,所以他仍在滔滔不絕地對我講及關於感冒的種種問題,他是一個非常健談的人。

“我們每個人的腦裏都有一個恒溫器。”

他說。…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4, 2017 at 1:00pm — No Comments

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4)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3, 2017 at 4:30pm — No Comments

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3)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3, 2017 at 3:30pm — No Comments

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2)

當夏這樣說的時候,我已經知道這就是我們之間的感情路上不祥的預兆了。但那時候.夏是那麼地快樂,因為我是一個不為自己化妝的女子而快樂,但我的心中充滿了憂愁。我不知道,在這個世界上,誰將是為我的瞼化妝的一個人,會是怡芬姑母嗎?我和怡芬姑母一樣,我們共同的願望仍是在我們有生之年,不要為我們自己至愛的親人化妝。我不知道在不祥的預兆躍升之後,我為什麼繼續和夏一起常常漫遊,也許,我畢竟是一個人,我是沒有能力控制自己而終於一步一步走向命運所指引我走的道路上去;其實,對於我的種種行為,我自己也無法作一個合理的解釋.因為人難道不是這樣子嗎?人的行為有許多都是令人莫名其妙的。

我可以參觀你的工作嗎?

夏間。

應該沒有問題。…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3, 2017 at 2:30pm — No Comments

西西·像我這樣的一個女子(1)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November 13, 2017 at 1:30pm — No Comments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洗腦

雍和宮在我家的東邊 句號

繞過這些菩薩羅漢們 逗號 拐幾個彎

再往回走一點 逗號

什麽地方能叫父親安心居住 問號

父親說過去他的頭腦很乾凈 逗號

被洗得一塵不染 句號

他問我有辦法沒有 句號

除非打開頭顱 逗號

放進去一點臟東西 句號…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6am — No Comments

中國靈性詩派·殷龍龍詩選:螞蟻和山

沒家沒業的遊民

搬運一座山

它們來時滿天烏雲

走的時候,一棵草也剩不下

我在山上

與這群蠶食的家夥為伍,我要吃掉它們

它們沒家沒業,勤勞一生

我要吃掉它們的一生

我在山上,長一頭白發

總認為美好的事物懸在空中…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August 15, 2017 at 10:35am — No Comments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土豆

悄悄地爬著前進

對於泥土底下無邊的黑暗土豆一句話

也不說 它只是悄悄地爬著前進

穿過石頭的縫隙 穿過陽光和雨水

冰凍的烽火 穿過時間的戰場

土豆 悄悄地爬著前進

從不曾停止過

它的力量來自種它進泥土的手

以及渴望慶祝它的勝利的眼睛…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ly 7, 2017 at 9:08pm — No Comments

中國靈性詩派·白連春詩選:耕耘

扶鋤喘息時

我將耕耘一詞拆開了

原來是兩個犁上的木把

一口井和一片雲

對一個農民 這就夠了

有井 我們就用不著翻山越嶺

去那條大河挑水了

有雲 我們就可以迎來雨

確保糧食豐收

那個把土地和勞動…

Continue

Added by 風華正茂 on July 7, 2017 at 9:07pm — No Comments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