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散文新經典:馮傑 《苦瓜和尚和苦瓜的臉龐》

苦瓜開小黃花,黃扣子大小,爲時不長,丈量完二十四小時後就悄然退場。散出一種獨到幽香,哪怕只有一朵,風來,一個院子裡都會填滿這種叫幽香的單詞。

大畫家石濤的號是「苦瓜和尚」,他編過一本《苦瓜和尚畫語錄》,我一邊看書一邊吃苦瓜。感覺石濤風格並不「苦」,而是「漲」。抒情成分更多。

張大千是造假石濤的高手,現在許多石濤畫都出大風堂之手。張大千讓我明白,世上最妙的造仿不是苦苦摹畫,而是意創。替石濤創作。石濤一直死而復生,這例子是畫 壇三十六計之一,叫借屍還魂。

苦瓜的苦風格其他蔬菜無法模仿。

(Photo Credit: http://www.flowerpictures.net

一個在四川瀘州工作一輩子的表舅,晚年返回中原,他告訴我:少不入川,老不進關。他年輕時進川,是個美麗錯誤。但能做一手好苦瓜菜。

我在他家第一次吃過炒苦瓜,上了癮,回來就在院子裡自己開始種。以至曬衣服的欄杆上都爬滿苦瓜鬚。

說苦瓜臉是形容一種愁相。

苦瓜像我們這類小人物濃縮的生活,苦,是從上到下,從內到外,從皮到瓤的苦,靜下心來想想,苦中恍然還能有一種回味。這才是支撐的骨頭。

像大家平時過的日子,儘管苦,若等下一盤苦瓜端上來,照樣要吃。

Views: 18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