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75)

又如,人們認為狼是躲在谷倉中割下的谷子里的,當連枷打到最後一捆谷子時,它就被趕了出來。所以在馬格德堡附近的萬茨勒本,打完谷後,農民列隊遊行,用鏈子牽著一個人,渾身包著打過的谷草,稱作狼。他代表從打過的谷子里逃出來被逮住的谷精。在特里夫斯地區,人們認為打谷時打死了五谷狼。人們把最後一捆谷稭打成碎段。他們認為這麽做,躲在最後一捆里的五谷狼準被打死了。

在法國,收獲時也有五谷狼的說法。如人們對收割最後谷物的人喊道:“你要抓狼啦! ”在尚貝里附近,人們圍著田里最後的谷子站成一圈,要割完時,收割的人齊聲喊道:“狼就在那兒吶。”在芬尼斯太爾,谷要割完時,收割人喊道:“狼就在這兒,我們要逮住它。”每人割一塊,誰先割完,誰就喊:“我逮住狼了。”在歸延,最後的谷子割完時,人們牽一頭閹羊圍著田走,叫做“田里的狼”。羊角上掛著用谷穗和花卉編的花圈,羊脖子、羊身子也都圍上花圈和綢帶。全部收割的人跟在後面,邊走邊唱,然後在田里把它殺掉。在法國的這個地方,最後一捆叫做cowjoulage,這是當地土話,意即一頭閹羊。所以,殺閹羊是表示谷精的死亡,認為它是藏在最後一捆中;不過這種做法是把對谷精的兩種不同觀念——當作狼和當作閹羊——混在一起了。

有時候似乎認為在最後的谷子里逮住的狼,冬天住在農舍里,春天就要作為谷精恢復活動。所以在仲冬,日子一天天長起來,預報春天的來臨,狼也出現了。在波蘭,一個頭頂狼皮的人在聖誕節時讓人牽著走;或者是人們擡著狼的標本走,擡的人還向人家討取賞錢。有些事實表明這麽一個老風俗,人們牽著一個渾身包著樹葉的人到處走,這人就叫做狼,他們一面走,一面向人家討取小費。

 

谷精變化為動物:谷精變化為公雞

谷精常被設想的另一形體是公雞。在奧地利,大人告誡孩子不要在谷地里到處亂走,說五谷公雞就在地里,要把孩子的眼睛啄掉的。在德國北部,人們說“公雞住在最後的一捆谷子里”,當割到最後一捆谷子時,割谷人就喊道:“我們現在就要把公雞趕出來了。”割下最後一捆谷子後就說:“我們捉住公雞了。”在特蘭西瓦尼亞的布拉勒爾地方,當割谷人割到最後一小片谷物時就喊道:“我們就要在這兒捉住公雞了。”在富斯坦瓦爾德,當要捆最後一捆谷物時,主人從籃子里放出帶來的公雞,讓它在地里跑走。在場的捆谷人跟在後面追趕,直到把它捉住。其他地方,割谷人都搶著割地里最後一把谷子,誰搶到了,誰就得學公雞啼叫,人們就叫他是公雞。據說文德人的習俗,農場主在地里捆下的最後一捆谷子里藏一只公雞,最後收集谷捆時,誰碰到了這捆谷子,捉到了這只雞,這只公雞就歸誰,而當年的莊稼收割也就到此結束,並且取名叫做“捉公雞”,主人提出款待收割人的啤酒,叫做“公雞啤酒”。那最後一捆谷子叫做“公雞”、“公雞捆”、“收獲公雞”、“收獲母雞”、“秋天母雞”,還根據不同的谷物而叫做麥公雞、豆公雞,等等。在圖林根的溫成蘇爾,地里割過的最後一捆谷子做成公雞形狀,叫做“收獲公雞”。特別在威斯特伐利亞,載運谷捆的車頭上還掛著用木頭或紙板做的公雞形象,公雞嘴里叼著各類農產品,並且裝飾著谷穗和鮮花。有時候把這種公雞形象綁在“五月樹”的樹頂,用載運谷物的大車拉著。還有的地方將一只活公雞或人做的公雞形象系在“收獲冠”上用竿子擡著。在加利西尼等地,把活公雞跟谷穗或鮮花編的花環系在一起,由婦女收割者的領頭人頂在頭上走在這一行人的前面。在西里西亞,人們把一只活公雞用盤子托著奉送給主人。人們把收獲晚餐叫做“收獲公雞”、“茬子公雞”等等。晚餐上的一道主菜必須是一只公雞,至少有些地方是這樣做的。如果趕車人把運谷車弄翻了,人們就說他“弄翻了收獲公雞”,他便失去了這只公雞,也就是不能參加吃這頓收獲晚餐。載運收割莊稼的大車,要載著收獲公雞繞農場房子走一圈後才能進入谷倉,然後把公雞釘在門框上面或門框旁側,或釘在山墻上,一直掛到來年收獲時。在東弗里斯蘭,打最後一下的打谷人被叫做“咯咯叫的母雞”,人們在他面前撒一些谷粒,把他當作母雞對待。

Views: 3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