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4)

直到19世紀上半葉還有一個風俗,把婦女本人捆在豆稭里,在音樂聲中把她帶回農場住宅去,在這里收割人和她跳舞,一直跳到豆稭從她身上落盡。在什切青附近的其他村莊里,正裝最後一車谷子的時候,婦女們照例要競賽,誰都不願落在後面。因為誰在車上放最後一捆,誰就是老頭子,全身包上谷桿,還給她身上戴花,頭上也戴著花和谷草帽子。

在莊嚴的遊行隊伍中,她把頭上戴的收獲冠帶給主人,把它舉在他頭上,並唸一串祝願。接著是跳舞,老頭子有權選擇他的(準確一點說,應該用她名字) 舞伴;和老頭子跳舞是一件光榮的事。在馬格德堡附近的戈墨恩村,割最後一把谷子的收割人常常被整個用谷桿包起來,幾乎看不出谷捆里有人沒有。包好後,另一個身強力壯的收割者把他背在背上,在收獲者的歡呼聲中繞田而走。


在墨爾斯堡附近的努豪森村,捆最後一捆燕麥的人用麥稭包起來,叫燕麥人,其他的人圍著他跳舞。在法國的布里島上,用第一捆谷稭把農場主包紮起來。在埃爾富特 [德國的一個城市] 地區的丁格爾斯特德村,直到19世紀上半葉都有用最後一捆谷稭包人的風俗。他名叫老頭子,用最後一輛車帶回家去,又是歡呼,又是音樂。到了場上,讓他沿著谷倉打滾,用水把他淋濕。在巴伐利亞的諾林根村,打谷時打最後一下的人被用谷草包起來,讓他在谷場上打滾。


在巴伐利亞的奧伯爾法茲的某些地方,人們說他是“得到老頭子了”,包上谷草,帶到還沒有打完谷的一個鄰居那里去。在西里西亞,捆最後一捆谷稭的婦女大受嘲弄。推她,放倒在地,用谷草捆起來,稱她為谷物玩偶(Kornpopel) 。


“所有這些情況里包含的想法,是谷精——植物老人——從最後割下的或最後打下的谷子里被趕出來,整個冬天都住在谷倉里。到了播種的時候,他又回到田里去,在發芽的谷物中,作為一種活力而繼續他的活動。”


第二點,在里提爾西斯的故事和歐洲收獲風俗之間進行比較,我們應了解,在歐洲收獲風俗中是否常常認為,谷精在收谷或打谷時被殺掉。在挪威的羅姆斯達爾和其他地區,谷草收割後,人們就說“谷草老人被殺了”。

在巴伐利亞的其他地區,人們說打谷時打最後一下的人殺了玉米人、燕麥人、小麥人等等,依莊稼而定。法國洛林地方提洛特村里打最後的谷物時,人們隨著連枷的節奏,邊打谷邊喊道:“我們正在打死老太婆,我們正在打死老太婆! ”如果屋里有一個年老的婦女,人們就勸她當心,不然會被打死。


在立陶宛的拉格尼特附近,最後一把谷子留在地里不動,人們說“老太婆(波巴) 正坐在那里”。然後,一個年輕的收獲者磨快他的鐮刀,用力一下把這把谷子割下來。於是人們說“他把波巴的頭砍下來了”;農場主給他一些賞錢,場主的妻子在他頭上倒一甕水。據另一種說法,立陶宛的收割者趕忙割完自己應割的部分,因為黑麥老太婆住在最後一棵里,誰割最後一棵,誰就殺死了黑麥老太婆,就要給自己帶來麻煩。


在蒂爾西特地區的威基斯堪地方,割最後的谷子的人,叫做“殺死黑麥婦女的人”。另外,在立陶宛,人們相信打谷和收谷一樣,都是殺死谷精的。當要打的谷子只剩最後一堆的時候,所有打谷的人都突然退後幾步,好像有人向他們發佈了命令似的。然後,他們又幹起來,連枷打得特別快、特別狠,直到只剩最後一捆。

於是他們發瘋似的拼命幹,每根神經都擰緊了,連枷雨點般地落在谷物上,直到領工人高喊“停”為止。停止的命令發出後,最後落連枷的人,立即被其他的人圍起來,喊道:“他打死了黑麥老太婆。”他必須請他們喝白蘭地贖罪,他與割最後的谷子的人一樣,叫做“殺黑麥老太婆的人”。


在立陶宛,有時用偶像來代表被殺的谷精。一個用谷桿做的穿著婦女衣服的偶像,放在打谷場上最後要打的一堆谷稭下面。打谷時誰打最後一下,誰就“打死了老太婆”。我們已經講過焚燒代表谷精的偶像的例子。


在約克郡的東萊丁,在收獲的最後一天有一個叫做“燒巫婆”的風俗。在地里割過的谷茬上點火燃燒一小捆谷子;在火上烤熟豌豆吃掉,隨意喝著麥酒;男孩女孩圍著火鬧著玩,在彼此臉上抹黑。有時又用一個男子代表谷精,他躺在最後的谷子的下面,就在他身上打谷,人們說“老頭子被打死了”。我們說過場主的妻子和最後一捆谷子被同時塞在打谷機下面,好像要給她脫粒,然後又像簸谷糠似的簸她。

在蒂羅爾的沃爾德斯,打谷時,誰打最後一下,就將谷殼塞在誰的後頸窩里,硬在他頭上戴一頂谷草帽子。如果他個兒很高,就認為來年莊稼也長得很高。然後把他和一捆谷子捆在一起扔進河水里。在卡林西亞,打谷時打最後一下的人以及谷場上捆最後一捆的人,手腳都被用草繩捆起來,頭上戴上谷草冠。然後把這兩人臉對臉地捆起來放在橇上拉過林子,扔進溪流里。把谷精代表扔進河里的風俗,和用水淋他的風俗一樣,通常是一種求雨巫術。



到此為止,谷精的代表,通常是割、捆、打最後谷物的男人或婦女。現在我們來講講這樣的情況:谷精由路過收割谷子的地邊的陌生人代表(正如里提爾西斯的故事) ,或由第一次來到地里訪問的人代表。整個德國都有這樣的風俗;收谷者或打谷者抓住過路的人,用谷草編的繩子捆起來,非付罰金不可,農場主本人或他的客人初次下田或到谷場上,也這樣對待。


有時候只捆他的手臂或腳或脖子。有時把他包在谷桿里。如在挪威的梭洛爾,不管誰進田里去,場主也好,生人也好,都用谷稭把他捆起來,要付贖金。在蘇斯特附近,場主初次去看拔亞麻的人時,全身都被包上亞麻。婦女也圍上過路的人,用亞麻把他捆起來,硬要他請喝白蘭地。

Views: 2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