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G. 弗雷澤·信仰與巫術研究《金枝》(65)

在內德林根,用谷草捆住陌生人,把他系在一捆谷子上,非罰款不可。波希米亞西部黑澤爾伯格的德國人中,農場主一拿出最後的谷子、要在打谷場上脫粒的時候,馬上就被用這些谷子包起來,必須獻出烙餅來贖自己。在法國諾曼底半島的普坦吉村至今還假裝把地主用最後一捆小麥捆起來,至少在二十多年前還是這麽做的。這件事完全由婦女來辦。她們撲到地主身上,抓住他的胳臂、腿、身子,把他按倒,讓他筆直地躺在最後一捆谷子上。然後假意把他捆起來,把收獲晚餐時要遵守的條件念給他聽。他要是接受了這些條件就放他起來。在法國的布里島上,凡不是本農場的人走過田邊時,收割的人們就去追趕他。如果把他抓住了,就把他捆在谷把子里,一個個地去咬他的前額,喊道:“你該帶著這塊地里的鑰匙。”別處的收割者則說“得到了鑰匙”,是指割、捆或打最後一把谷子。所以和在布里一樣,把陌生人捆在谷子里,並對他說“帶上這塊田的鑰匙”,這就等於說他是老頭子,即谷精的體現者。在摘蛇麻子的時候,如果一個衣冠楚楚的陌生人從蛇麻子地里經過,婦女們就把他捉住,按在裝蛇麻子的帆布袋子里,蓋上葉子,付了罰款才釋放他。


這樣說來,現代歐洲的收割者和古代的里提爾西斯一樣,愛抓住過路的陌生人,把他綁在谷捆里。他們當然不會像里提爾西斯那樣把陌生人的頭砍掉,不過,他們雖然沒有采取這樣強暴的步驟,他們的語言和動作至少也表明了想要這樣做的願望。例如,在梅克倫堡,在收獲的頭一天,如果農場主或主婦或一個陌生人到田里來,或只是從田旁走過,所有割谷的人都面對著他磨鐮刀,大家一致用鐮刀敲著磨刀石,好像他們要動手割了。然後,帶領割谷的婦女走到他面前去,在他左臂上拴一根帶子。他必須付出罰款作為自己的贖金。在拉茲堡附近,農場主或其他引人注目的人物下田或從田邊經過時,所有收割者都停止工作,全體向他走去,拿鐮刀的人走在前面。他們走到他跟前時,男人婦女都排成一行。男人把鐮刀頭插在地上,像是在磨鐮刀一樣;然後他們脫下帽子,把帽子掛在鐮刀上,領工的人就站在前面發表講話。講完後,他們一起有節奏地響亮地磨著鐮刀,然後他們帶上帽子。於是兩個捆谷的婦女走出來;其中一人用谷桿或絲帶捆住農場主或陌生人(是誰就捆誰) ;另外一個人念一段押韻的話。下面是收割人在這時所講的話的例子。在波美拉尼亞 [波蘭與德國之間的一個地區] 有些地區,每個過路人都不能通過,因為路都被谷草編的繩子攔住了。收割者把他圍在中間,一面磨著鐮刀,他們的領工就說:


人已準備齊全,

鐮刀彎成一彎,

谷子有大有小,

紳士必須殺掉。


然後又繼續磨鐮。在什切青地區的拉明村,收獲人圍著陌生人站成一圈,對他說道:


我們要用這把明晃晃的刀,

砍掉這位紳士的頭,

我們用刀割草地和谷田,

還要用刀割掉世上的王侯。

幹苦活兒的總有些口渴,

紳士要是請點啤酒白蘭地,

這個玩笑馬上就不開。

要是他不答應這小小要求,

我們的寶刀可就夠他受。


打谷場上也把陌生人看作谷精的體現者,用對付谷精的辦法對待他。在石勒蘇益格的威丁哈德村,生人來到打谷場上時,人們就問他:“要我教你跳連枷舞嗎?”如果他說要,他們就把連枷桿擱在他脖子上,好像他是一捆谷子。把兩根桿子夾得緊緊的,差不多把他卡死。在威姆蘭(瑞典) 的某些教區,生人走進打谷人正在幹活的谷場上時,他們就說“他們要教他唱打谷歌”。然後他們把連枷放在他脖子上,用谷草繩子纏住他的身子。我們說到過,如果是陌生婦女走上打谷場,打谷人就用連枷圍著她的身子,用谷桿編成花圈套在她脖子上,並且喊道:“瞧這個五谷娘娘! 瞧哇,五谷閨女就是這個模樣! ”

這樣說來,在這些現代歐洲的收獲風俗中,割、捆、打最後的谷子的人算是谷精的體現者,圍上谷子,用農具假裝殺他,並把他扔到水里去。這些與里提爾西斯的故事相類似的地方似乎證明里提爾西斯的故事確是描寫弗里吉亞一個古老的收獲風俗。由於近代與此相應的風俗里對於殺谷精人身代表一節不得不省略掉,最後也不過是模仿地表演一下,所以需要證明一下在原始社會里,為了促進谷田增產,一般是殺人作為農事儀式的。下面的例子會清楚地表明這一點。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