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97)

在空達里尼的喚醒中,在通道的打開中,性的力量有沒有增強?

性的力量的增強與空達里尼通道的打開是同時的,但不是同一個。性的力量的增加將是打開更高的能量中心的沖力。所以性的力量會增加。如果你能覺知到它並且不用於性愛,如果你不允許它釋放在性愛中,那麽它會變得極其強烈,以至於向上的運動就會開始。

首先,能量會盡其所能地試圖釋放在性愛中,因為那是它經常的出口、它平常的中心。所以一個人必須首先覺知到一個人的向下的"門"。只有覺知才能關上它們,只有不合作才會關上它們。性並不是像我們感覺到的那樣強而有力,它只是暫時是強而有力的。它不是一件24小時的事,它是一個短暫的挑戰。

如果你能夠不合作並且覺知,它就會消失。而你會感到比性能量,從向下的通道釋放時更快樂。保存能量總是喜樂的,浪費能量只是一種寬慰,它不是喜樂的。你卸掉了你的負擔,你緩和了某些打擾你的東西。這樣一來,你變得沒有負擔了,但是你也變得空掉了。
 

壓倒整個西方頭腦的空虛感,只是因為性的濫用,生命似乎是空虛的。生命從來不是空虛的,但它似乎是空虛的,因為你只是在發泄你自己、寬慰你自己。如果某些東西被保存下來,它就會變成一種財富。如果你的向上的門是打開的,能量是向上走的,那麽,不僅你會覺得寬慰,不僅那個緊張的點被解除了,而且它不是空虛的。就某一方面來講,它是充滿的,它是洋溢的。 

能量向上走,但是基本的中心沒有變得空掉。這是洋溢,而洋溢的能量向上走,朝向頭頂的梵穴。於是,在靠近梵穴的地方,既沒有向上的運動,也沒有向下的運動。現在,能量走到了那宇宙的。它走到了那整體,它走到了婆羅門——終極的真實。那就是為什麽第七個能量中心被稱之為頭頂的梵穴——通向婆羅門之門,通向神性之門。於是沒有向上也沒有向下。它會覺得好像某個東西向上穿透了、沖出了。有一個片刻會來臨,當一個人覺得好像某個東西不再在那兒,那麽它已經走了。現在,它是溢進了那個通道了。

 

薩哈斯拉的"花瓣",只是當能量洋溢時所發生的感覺的一個像徵。洋溢是一個開花,就像一朵花本身就是一個洋溢。你會感到某些東西變成了一朵花。門是開著的,而它會向外走。 

它不會被感覺成向內的,它會被感覺是向外的。某些東西像一朵花一樣打開著,就像一朵有1000片花瓣的花。這只是一個感覺,但這個感覺與真理相應。這個感覺是一個翻譯和解釋。頭腦無法想像它,但是這個感覺就好像是一個開花。我們能夠說的最接近的、最靠近的東西就是:它像一個正在開放的花蕾。它被感覺成那樣。那就是為什麽我們將薩哈斯拉的展開想像成一朵千瓣的蓮花。

 

有那麽多花瓣,那麽多!而它們繼續在開放,它們繼續在開放……那個花開是無窮無盡的。它是一個達成,它是一個屬於人類的開花。那時候你變得像一棵樹,每一樣在你里面的東西都開花了。 

那時候,所有你能做的就是把這朵花獻給那神聖的。

Views: 4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