栗本慎一郎《布達佩斯的故事——探索現代思想的源流》(9)

維也納革命運動

卡爾•波蘭尼妹妹索非亞的次女瑪麗婭•塞奇•梅爾茲博士在新藝術館對面的一個維也納的咖啡館裏這麼肯定地對我說:“那一帶是典型的中產階級住宅區!”

“是這樣嗎?波蘭尼夫婦收入不菲,很多錢都不用在日常生活上,那是事實嗎?”我問。

這位66歲索非亞退休前是經濟學刊物的編輯,告訴我意外的事實。她與前夫開始與卡爾住在同一幢公寓裏。曾與我電話聯系的那位塞奇先生果然是奧地利著名的經濟學家,也就是索非亞的現在的丈夫。我註意到說到這個話題時,這位女經濟學老學者的兩頰微微泛紅,所以我沒有問她與前夫分手的原因。已經在布達佩斯作了一些調查的我,不難推測那也是因為在納粹統治時代。前夫當然也是猶太人,從事反體制的革命運動,當時革命鬥士的波蘭尼夫婦都支持他們的秘密活動。

所謂革命運動,有兩種類型。波蘭尼一家、卡爾的妻子伊洛娜,實際是與下面要詳細談到的布達佩斯民族主義運動這個共同的根底有緊密聯系的。他們不從屬於昆•貝拉等人的匈牙利共產黨,屬於另一種潮流的左派。伊洛娜不僅因為她是卡爾•波蘭尼的妻子而聞名,作為社會活動家的知名度也超過昆•貝拉及共產黨內的左派領袖們。她雖然是個革命者,可是原則上絕對反對紅色恐怖和布爾什維克的官僚統治,所以流亡到維也納之後,伊洛娜已經不聽命於匈牙利共產黨在維也納的領導,1922年由於與匈共的對立加深,被匈牙利共產黨開除出黨。

雖然被開除出黨卻並不退出革命運動,以後仍始終參與匈牙利的解放運動。結婚後,卡爾也支持她的參與的革命運動。伊洛娜在維也納還發起一個以她為中心的左派工人運動。後來,1934年奧地利國內政治沖突激烈時,組織起成武轉的奧地利自衛同盟。關於這一事業的歷史,在卡爾故世後,她用全副精力撰寫了《擁有武器的工人》3在1978年出版,霍布斯鮑姆為該書寫了序言。

波蘭尼的收入都用於這些事業,這就是德魯克第一次到他們家時,他們每晚要那樣節儉度過的緣故。53年後,我在夕陽下沿著他們當年的足跡走在布拉特爾廣場大街上,回想著兩次大戰之間那激蕩的年代,卡爾•波蘭尼把那年代稱為“大轉換”的時代,在1920年代維也納那個聚集了一個力圖以知性把普遍人性還原成普遍原理並由此使得社會激烈震蕩的知識群體中,也只有卡爾•波蘭尼一個人發現這個時代正處於“大轉換”之中。

因此,當時擔任著名商業雜志副主編的卡爾•波蘭尼不能把自己金錢的真正的用途告訴剛相識的年輕的德魯克,把自己非常節儉地生活真實原因告訴德魯克是非常危險的事情。他並不是把金錢來援助普通流亡來的難民,而是資助了當時的革命運動。與德魯克相識7年後, 30歲時,也是她顯示最成熟的美的時期,伊洛娜成了奧地利內亂中的左派領袖,在現代史上留下了她的足跡。

Views: 8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