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 格羅塞《藝術的起源》第八章 舞蹈 (7)

摹仿的衝動實在是人類一種普遍的特性,只是在所有發展的階段上並不能保持同樣的勢力罷了。在最低級文化階段上,全社會的人員幾乎都不能抵抗這種模仿衝動的勢力。

但是社會上各分子間的差異與文化的進步增加得愈大,這種勢力就變為愈小,到文化程度最高的人則極力保持他自己的個性了。因此,在原始部落里佔據重要地位的摹擬式的舞蹈,就逐漸逐漸地沒落了,僅在兒童世界里留得了一席地,在這個世界里原始人類是永遠地在重生的。


能給予快感的最高價值的,無疑地是那些代表人類感情作用的摹擬舞蹈,最主要的例如戰爭舞和愛情舞;因為這兩種舞蹈也和操練式的及其他摹擬式的舞蹈一樣,在滿足、活潑和合律動作和摹擬的欲望時,還供獻一種從舞蹈里流露出來的熱烈的感情來洗滌和排解心神,這種Katharsis就是亞里斯多德(Aristotle)所謂悲劇的最高和最大的效果。


摹擬式舞蹈的後一種形式實為產生戲劇的雛型,因為從歷史的演進的觀點看來,戲劇實在是舞蹈的一種分體。我們要在原始民族中找尋舞蹈和戲劇的區別,就得依賴外表標記,就是看節奏的有無,但是在這個發展階段上,兩者的性質和效果還是相同的。

 

劇烈動作和節奏動作的快感、摹擬快感、強烈中的情緒流露中的快感——這些成分給熱情以一種充分的解釋,原始人類就是用這種熱情來研究舞蹈藝術的。

最強烈而又最直接地經驗到舞蹈的快感的,自然是舞蹈者自己。但是充溢於舞蹈者之間的快感,也同樣地可以展拓到觀眾,而且觀眾更進一步享有舞蹈者所不能享受的快樂。


舞蹈者不能看見他自己或者他的同伴,也不能和觀眾一樣可以欣賞那種雄偉的、規律的、交錯的動作,單獨的和合群的景像。他感覺到舞蹈,卻看不見舞蹈;觀眾沒有感覺到舞蹈,倒看見舞蹈。


在另一方面,舞蹈者因知道他已引起群眾對他的善意和贊賞,也可以得到一種補償。因為這個原故雙方都激起了熱烈的興奮;他們漸為音調和動作所陶醉了;熱情愈漲愈高,最後發展到成為一種真正的狂熱,這種狂熱發生不少的暴行。

當我們注意原始舞蹈對於舞蹈者和歡快者,產生這樣有力的效果的時候,我們不必更進一步探討,就能了解舞蹈為什麼常常利用宗教的儀式。這是很自然的事,原始人類自會假定,那些舞蹈對於他成這樣有力的一個印像,也一定能夠出力影響於支配他的命運的魂靈的和惡魔的權力。


所以,他們要舉行跳舞以恐嚇或諂媚幽靈和惡魔。派克曾經敘述澳洲人的一種舞蹈,是求悅於一位可怕的惡魔魅帝(Mindi),要仰仗他的助力,以抵抗本部落的仇敵。

“以樹皮雕出而滿塗彩色的粗劣偶像三個,一大二小,置於極遠的場所。那個地方嚴禁接近。男子們以及跟在後面的婦女們身上都飾以樹葉,執著小木杖,杖上裝著一束羽毛,排成特曲的單人行列向那個場所跳舞;在圍繞數次之後,他們便走近那個大的偶像,膽怯地以木杖觸它。”25

埃爾在摩輪特(Moorunde)所見的宗教舞也有類似的偶像。“舞者照例塗臉和裝扮,頭上戴了一束白鸚鵡的毛,有些執著杖,手里帶一束與頭上相似的羽毛,同時其他的人手里各執一束綠葉。他們跳舞一會兒之後,便向後退去,當他們再度出場時,已攜著一個奇異粗劣的偶像,高舉在天空。

23.原始舞蹈的節奏特質,一切的記錄中都有很認真的記述;我們所曉得的唯一的例外,就是亞蒲賽脫和特馬斯所描寫的布須曼人的舞蹈,那是很可疑的。

24.對於節奏的欣賞能力,達爾文相信是一切動物所共有的。他說:“即使不是欣賞,對於音樂的音調和節奏的了解大概是一切動物都會的。”

25Parker The aborigines of AustraliaBrough SmythVolIP166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