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修《靜心:狂喜的藝術》(7)

通過緊張,你來到了邊緣,來到了起跳點,那就是為什麽你不能再繼續緊張下去了。如果你繼續緊張下去,你會爆炸、死去。已經到了最佳的點了,現在,生命能量自己會放鬆。

生命能量放鬆了。現在你要覺知,看著放鬆的到來。身體的每一個部位,身體的每一塊肌肉,身體的每一根神經都會自然地放鬆,不用你做任何事。你並沒有做任何事來放鬆它,而它在放鬆。你會開始感到機體的許多點在放鬆,整個機體不過是無數的放鬆的點的集合體,只要覺知。

 

這種覺知就是靜心。但它是一種無為,你什麽也沒做,因為覺知不是一個動作,它是你的本性,也是你存在的固有的品質。你就是覺知,你的成就就是不覺知,而且你是作了很大的努力才獲得的。

所以,對我來說,靜心有兩步:第一步是主動的,這本不是靜心;第二步是完全不主動的,被動的覺知,那才是真正的靜心。覺知永遠是被動的。一旦你變得主動,你就會喪失你的覺知。只有在覺知達到了不必靠靜心來獲得、認識或者感覺的時候,你才有可能既主動又覺知。

 

當靜心變得沒有用了,你就要把它完全丟開。現在,你是覺知的。也只有到這個時候,你才能既覺知又主動,否則沒有可能。如果仍然需要靜心,你就不能在主動中有覺知。

如果你已經成了靜心的,你就不再需要靜心了。然後你才可以主動,但即使在那樣的主動中,你也仍然是被動的旁觀者。這時你決不是那個行動者,你永遠是在觀照著的意識。

意識是被動的……靜心也必然是被動的,因為它只是通往意識的門,通往完美意識的門。所以當有人在談論什麽"主動"的靜心時,他們是錯的。靜心就是被動。你可能需要一點主動、做點什麽才能達到靜心,那是可以理解的,但這絕不是因為靜心本身是主動的。


還不如說,正因為你主動地度過了這麽多世,以至於主動已成為你的頭腦的重要部分,你甚至需要以主動來達到不主動。你已經那麽陷入主動,以至於無法丟掉它了。因此,像克利希那穆爾提那樣的人可以不斷地說:"丟掉它",而你則不斷地問怎樣才能丟掉它。他會說:"別問怎樣。我說的只是:丟掉它吧!不存在怎樣丟的問題,不必問怎樣丟。"
 

在某種程度上,他說得對。被動的覺知或被動的靜心的確不存在"怎樣"的問題。不可能有,因為一存在"怎樣",就不可能是被動的。但是,他說得也不對,因為他沒有考慮聽的人,他在講他自己。


靜心沒有任何"怎樣",沒有任何技巧,沒有任何技術。因此,克利希那穆爾提是絕對正確的,只是他沒有考慮到聽的人。聽的人身上除了主動別的什麽也沒有;對他來說,一切都是主動的。因此當你說"靜心是被動的、非主動的、無選擇的,你在里面就是了。不需要任何努力。它是不需要努力的"這些話時,你用的是聽者無法理解的語言。


他懂得這些話的字面意義——難也就難在這裏。他說:"理性上,我完全明白。你說的一切,我完全聽懂了。"但是他無法理解其中的涵義。

Views: 3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