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6)

「是這卷嗎?」湯米似乎不太相信,或許也是因為沒有聽見我大呼小叫的關係吧!我抽出那卷錄音帶捧在雙手。這時心裡突然感到極大的喜悅,同時感受到另一種幾乎逼得我嚎啕大哭的複雜情緒。但是我控制住了情緒,只是拉拉湯米的手臂。

 

「是啊,就是這卷,」我第一次露出興奮的笑容,「你相信嗎?我們真的找到了耶!」

「妳覺得這是同一卷嗎?我是說,就是真正那卷,妳弄丟的那一卷?」

我把錄音帶拿在手裡翻來覆去,知道自己還是記得錄音帶背後每個設計的細節、每首歌的名稱等,樣樣記得清清楚楚。

「看起來的確可能就是我遺失的那卷錄音帶,」我說,「但是你要知道,湯米,同樣的錄音帶市面上販賣的可能就有幾千卷。」

 

這回換成我注意到湯米不如預期那麼開心。

「湯米,你看起來好像沒有替我高興。」我擺明是詼諧的口吻。

「我是很替妳高興啊,凱西。只是,嗯,我希望要是我找到的就好了。」湯米笑了一笑,繼續說道:「當初妳弄丟錄音帶的時候,我腦子裡一直在想,要是我找到錄音帶拿去給妳,那會是什麼畫面?而妳會說什麼話、露出什麼表情……」

 

湯米的聲音比平常更為輕柔,眼睛不停看著我手裡的塑膠盒。突然我發現店裡除了前面櫃檯專心文書工作的老先生外,只有我們兩個人。我們站在店內最後面高起的平台,這裡比其他地方更加陰暗、隱蔽,彷彿老先生根本不顧這一區的物品,打從心裡將這個地方分隔開來。湯米恍惚了幾秒鐘,我知道他一定是在心裡排演親自將遺失的錄音帶送交給我的情景。他突然出其不意地從我手裡搶走盒子。

「那至少我可以買來送妳。」湯米開心笑說,我還來不及阻止他,他已經跨下平台,往前面走去。

老先生去找這隻盒子的錄音帶的時候,我仍然繼續站在後面東翻翻西看看。這麼快找到錄音帶,還是教人感到懊悔不已。後來回到了卡堤基,自己一個人在房裡,才真正慶幸自己找回了錄音帶,也找回了那首歌。即便是以前,這卷錄音帶主要仍是懷舊的心情寄託,現在,若是不經意地拿出錄音帶,那天下午我們在諾弗克的點點滴滴,就像海爾森的歲月一樣重現心頭。

 

※※※

 

我們從店裡走出來,急著恢復之前輕鬆愉快、甚至傻裡傻氣的心情。但是湯米聽了我開幾個小玩笑,卻陷入思緒當中,毫無回應。

我們沿著陡峻的小路往上走,看見往前差不多一百碼的懸崖邊,有個類似觀景台的地方,面對海洋的方向設了幾張長椅。這裡到了夏天,可以是一般家庭坐下野餐的好地點。

我們這時不顧海風淒厲往觀景處走去,就在快要抵達的時候,湯米慢下了腳步說:「克莉絲和羅德尼他們兩個對這件事已經到了鬼迷心竅的程度,妳知道,就是有關兩個人如果真心相愛可以延後捐贈這件事。他們還當真以為我們什麼都知道,可是以前在海爾森從來沒有人說過這件事。至少我沒聽說,妳呢,凱西?應該沒有吧,這只是最近在學長姊間才開始流傳開來的,露絲那種人,就會跟著加油添醋。」

 

我仔細地觀察湯米,卻很難看出他這番話是出自好玩,還是表達個人的不屑。總之,我看得出來他心裡還想著別的事情,一件和露絲無關的事情,所以我沒有說話,只是耐心地等著。後來,他完全停下了腳步,開始用腳撥弄地上一個壓扁的紙杯。

「其實啊,凱西,」湯米說,「這陣子我一直在想,我非常肯定我們是對的,我們在海爾森唸書的時候,從來沒有人提起這件事。但是以前確實也發生了很多事情,我們也都想不出個道理。我在想,如果這是真的,這個謠言可以解釋很多事情,那些我們以前怎樣也想不出所以然的事。」

「什麼意思?哪些事情?」

 

「例如畫廊的事情啊,」湯米壓低了嗓子說,我走近他身邊,彷彿我們還在海爾森的晚餐隊伍或池塘旁邊說話似的。「我們從來沒搞清楚,到底畫廊是個什麼樣的地方。為什麼夫人要拿走所有優秀的作品?但是我想我現在知道了。凱西,妳還記得那次大家爭吵代幣的事情嗎?到底那些學生該不該為了夫人拿走的作品得到一點兒補償?羅伊不是還為了這件事去見艾蜜莉小姐?嗯,艾蜜莉小姐那時候說了一句話,她無意間說出來的,那句話我想了很久。」

Views: 2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