石黑一雄《別讓我走》(67)

兩個女人牽著狗經過,雖然有點兒愚蠢,我們還是停止了交談,直到她們走上山坡,聽不見我們說話,我才開口說:「什麼話,湯米?艾蜜莉小姐無意間說了什麼?」

「羅伊問她,夫人為什麼要拿走我們的作品,妳記得她說了什麼嗎?」

「我記得艾蜜莉小姐說這是我們的榮幸,我們應該感到驕傲……」


「但這不是全部。」這時湯米的聲音微弱得只剩下嘶嘶的耳語聲,「她告訴羅伊的話,或許不是有意說出來的,只是不小心說溜了嘴,妳記得嗎,凱西?她告訴羅伊,所有像繪畫、詩歌之類的作品,可以顯示出學生的內心狀態,顯露一個人的靈魂。」

湯米說話的時候,我突然想起蘿拉畫過一幅大小腸的圖畫,噗哧笑了出來。但我又立刻回到當時的談話。


「是啊,」我說,「我記得呀,可是你這話是什麼意思呢?」

「我在想啊,」湯米緩緩地說,「假如學長姊說的話是真的,假如海爾森的學生真的享受過特殊的安排,只要兩個人表明真心相愛,希望能有更多時間相處。那麼凱西妳看,總是得要有個判斷真假的方法。不能光說相愛,就直接延緩捐贈時間吧!妳想想,要做出這種決定有多麼困難。一對情侶可能真的以為彼此相愛,其實卻只有性關係,或只是一時的迷戀。妳知道我的意思吧,凱西,這種事情很難判斷,也不可能每次都能做出正確的判斷。但是重點是,不管由誰決定,到底是夫人還是其他人,他們都需要某些東西才能做出決定。」

 

我慢慢地點了點頭,「所以,他們才要拿走我們的作品……」

 

「很有可能,所以夫人在某個地方開了一間畫廊,裡面放了學生從小創作的作品。假如兩個人走過來說他們彼此相愛。夫人可以找出他們好幾年來的美術品,從中看出兩個人是不是談得來、是不是匹配等等。別忘了,凱西,她手裡的東西可是展現出我們的靈魂啊!她可以因此決定兩個人是不是相配,或者只是愚昧的迷戀。」

 

我再次慢慢向前踏步,沒有看著正前方。湯米跟了上來,等著我的回應。

「我不確定耶,」我最後說,「你所說的當然可以用來解釋艾蜜莉小姐的回答。我想這也能夠解釋,為什麼監護人總是說,繪畫和所有其他創作能力對我們來說非常重要。」 

「沒錯,也就是因為這樣……」湯米嘆了一口氣,勉強繼續說完。「也就是因為這樣,露西小姐才得承認,她當初告訴我創作能力並不重要那是錯的,她之所以那麼說,只是因為覺得我很可憐。但是她心裡明白,創作其實很重要。在海爾森唸書,就代表我們享有這種特殊的機會。要是沒有一樣東西能夠送進夫人的畫廊,也就等於白白葬送這個機會了。」

 

聽到這裡,我才驚覺他這段話的涵義,心中難掩一陣寒意。我停下腳步,轉身面對湯米,我還來不及說話,湯米便笑了一聲說:「如果我說得沒錯,那麼,嗯,看來我是把自己的機會搞砸了。」

「湯米,年紀小一點兒的時候,你有沒有做過什麼東西送去畫廊呢?」

湯米搖了搖頭,「我很沒用,妳知道的,後來發生了露西小姐的事情,我知道她是一片好意,她可憐我、想要幫我。這點我很確定。不過,如果我的推論沒錯的話,那麼……」

Views: 2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