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蘭·德波頓《旅行的藝術》鄉村與城市(6)

華茲華斯在1802年夏天寫給一位年輕學生的信中,討論了詩歌的作用。他在信中幾乎明確指出自然界所包含的價值。他說:"一位偉大的詩人……應該在某種程度上矯正人們的思想感情……使他們的感情更健全、純潔和永久,也就是與大自然產生共鳴、更加和諧。"

華茲華斯從每個自然景觀中都能找到這份穩健、純潔和永恒性。例如,花朵是謙卑和溫順的典範。

“致雛菊

甜美、恬靜的你!

與我一同沐浴在陽光中、在空氣中吐息

你以歡欣和柔順

溫潤

我的心”

動物是堅忍的象征。華茲華斯對一只藍色山雀特別鐘愛,因為即使是最惡劣的天氣,它也仍舊在詩人寓所"鴿舍"的果園裏高歌一曲。詩人和妹妹多蘿茜在那裏度過的第一個嚴冬,便被一對天鵝感動,這對天鵝也是那裏的新客,但卻比他們兄妹倆更能忍耐寒冷。

我們在朗戴爾山谷走了一個小時後,雨勢開始減弱,我和M聽見了持續不斷但十分微弱的"啐"聲,穿插著較強的"啼嗦"聲。三只鷚從草叢中飛出,一只黑耳麥翁鳥則高踞在松樹枝上,神色憂郁,它在夏末的陽光中曬著那沙黃色的羽毛。不知什麽東西驚動了它,它突地飛離了原位,在山谷上空盤旋,並發出迅疾而刺耳的叫聲。然而這陣鳴叫聲卻絲毫未對巖石上費力攀爬的毛毛蟲產生影響,而谷地上的眾多綿羊也無動於衷。

一只羊緩緩地走近小道,並好奇地望著遊客。人和羊都驚訝地互相凝視。過了一陣,那只羊蹲了下來,懶洋洋地吃了一口草,好像在咀嚼口香糖一樣。為什麽我是我這樣,而它又緣何是那般樣子?另一只綿羊走過來,挨著它的同伴蹲了下來。霎時間裏,它們好像交換了一個會意而欣然的眼神。

在前方幾公尺處,有一片蔓延到溪流的草叢。草叢中突然發出一種奇怪的聲音,像是一個倦意十足的老翁在飽食一餐後清理喉嚨的聲音。緊接著是雜亂的颯颯聲,像是有人在一堆樹葉中急躁不安地翻找寶物。一旦發現有來者,他便即刻安靜下來,緊張得好像小孩在玩捉迷藏時躲在衣櫃後面屏住呼吸,不敢出聲。在安布賽德,人們買報紙,吃煎餅,而在這裏,隱藏在草叢中的或許是一只長滿毛、拖著一條尾巴、愛吃漿果和蒼蠅的動物,正在樹葉堆中亂竄,發出"呼嚕,呼嚕"的聲音。然而,這個家夥盡管如此奇怪,卻仍然活在當下,是個和我們一樣睡覺和呼吸、活生生地生活在這個地球上的生物,而宇宙中除了這個星球有生物外,其他主要都是由巖石、蒸氣和沈寂構成。

Views: 3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