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實觀·遊牧思想:德勒茲,懷特海與思考的冒險 (6)

蘇德諾的老師在教他爵士樂時,給了他一個標準聲音列表(比如爵士樂和弦音階等),隨後蘇德諾融入了不斷擴展的技巧性曲目。簡而言之,是預定路徑的曲目。

這套技巧仍然不是即興的爵士樂,因為當他的老師演奏時,''他並不是簡單地使用我為每種和弦類型所用的少數標準聲音。他所演奏的複雜程度遠勝於標準音……而且他演奏得有條不紊。''

正如德勒茲所說的那樣,蘇德諾的老師能夠做到的是:在沒有預先確定這種多樣性的情況下,通過預定的統一——即通過標準聲音等來創造更多種形式——然後他在一次全新的即興表演中,實現了這種多樣性。

這種表現對於任何預先確定的路徑和技術,都是不可減少的,只有當蘇德諾本人真正努力演奏即興爵士樂時才獲得了成功,因為他能夠通過即興表演(生成)的事件來實現多樣性,這種表演現在是一種可以用作新事物的狀態。簡而言之,與事件起作用有關的是雙重分節(譯注:double articulation,記號系統涉及兩個組織層面的結)

 

創造性事件如即興表演、遊牧思維等,闡明了個體前分叉點的多樣性,它們可以在第二層表意中實現,這種關聯是創造性的事態本身,是個體、已經確定的,並且能夠在未來的創造性嘗試中被吸收。

正是這種對雙重分節的理解,以及它在創造過程中的無處不在,導致德勒茲和加塔利斷言“上帝是龍蝦,或雙重鉗子,雙重束縛。”

上帝確實是可識別和個體,或不可識別個體前,多樣性的雙重束縛或者雙重關聯。

在這一點上,我們可以轉而比較德勒茲發展遊牧思想的努力,該思想通過懷特海努力理解實際實有的過程,來實現多種前個體分叉點。正如德勒茲強調多樣性一樣,懷特海提供了一種“現實的細胞理論”。

並且出於同樣的原因,就像德勒茲討論與實現它們的事態相關聯不可分割的多樣性一樣——例如音樂路徑的多樣性與實現這種多樣性的即興表演不可分割——對於懷特海來說,每個終極單位事實上是一個細胞復合體,不能分析成具有同等完整性的成分。

換句話說,雖然事實是細胞般復合或如懷特海所理解由一系列社會實體組成的,但這些復合體不能被分析並簡化為一系列可識別的單位或事實。這是從更直接的層面來理解事實,這正是懷特海拒絕的傳統哲學觀念的原因。

誠如德勒茲所說,這會減少多樣性,亦即單位集合(unite)的多樣性。

(收藏自 《知乎》平台)

Views: 3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