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怎樣說假話?怎樣把假話當真話說?就像水泥預制品廠廠長這樣說。吳玉山瞧著廠長嘴硬牙硬的神氣,雖然他替自己的親戚包攬禍端,而心裏卻有點害怕,自己的兒子和這樣的人共事,似乎潛伏著某種危險,然而他此刻還顧及不到這些。

“老叔哇!我跟你見頭一面,就看出你是個實在人,講信用。”廠長說,“我在俺村活了三十多歲,俺爸只教給我倆字的活人原則‘義氣’。不講義氣的人,那就算不得人!鄭局長給咱支援了鋼材,咱的廠子才發展了,這是實情,我不昧良心的。咱的廠子辦起來,買不下鋼材,生產停頓了,工人工資開不出去,我急得想跳井!虧得你給我介紹認識了鄭局長,才起死回生了!咱而今掙了錢,不瞞你說,今年真的掙下錢了,咱心裏過意不去,給鄭局長送一點東西,全是報恩哩!全是心甘情願喀!現時,鄭局長受難,咱掙下那些錢,也覺得寡味哩!要是放在那些小人身上,他才不管哩!只要自個日子過得舒坦!唉……誰要俺爸自小就教我講義氣哩……”

吳玉山老漢連連點頭,這些話正投他的脾性。他一生老好,從不和人胡說八道,講道理,重義氣,最瞧不起那些紅口白牙耍賴的小人。他在認識廠長至今的一二年時間裏,對這個人印象說不上壞,總覺得和自己是兩路人,說好聽些,他是老式莊稼人,廠長是新式莊稼人,距離甚遠。現在,他發現了這個廠長和自己相通的一點:“義氣”,覺得一下子可以通話了,接近了。

“廠長真是一條好漢!”兒子附和說,“人家法院人單獨跟俺倆談話,說廠長的賄賂行為,腐蝕了公家幹部,把一些老幹部都拉下水了。他不怕,比法院的人還口氣硬,誰腐蝕誰來?公家允許農民辦工廠,咱農民感激不盡政府的好政策!可只號召辦廠,不給材料,咋能辦好?鄭局長響應黨的號召,扶持農民致富,分給咱一點鋼材,咱的廠子才活了!咱心裏過不去,給鄭局長送點點心,燒酒,這是真的!再說啥‘彩電’啦,票子啦我敢拿頭打賭!一下子把法院的人堵住了!”

廠長聽著,很神氣地吐著煙圈。

“現在的情況是這樣,鄭局長的案子,關鍵有兩宗事,一宗是南郊大塔區建築公司的事,一宗是城裏一家街道工廠的事。廠長說,“俺倆跟姨姨商量好了,城裏街道工廠的事,由她去找人解決。大塔建築公司的事,我去通融。這兩個疙瘩,只要能私下‘消化’掉了,鄭局長就沒一點事了,日後出來還是局長!萬一不行,‘消化’掉一個,問題就縮小到一萬以內了,也就沒太大的事咧!”

吳玉山此刻才醒悟了,自己完全是個廢物,大笨蛋一個。大家都在積極地替挑擔“消積化食”,拯救受難的人,自己卻只會蹲在豬圈邊上流眼淚,真是透頂的沒出息!他現在明白了大體局勢:公家要把建國打入牢獄,而許多人正在想法把他救出來,都在緊張地秘密地鬥著心眼。想到要把建國打入大牢的人,他感到害怕,他自小就對法院有一種畏懼心理;想到廠長和娃他姨這一幫要拯救建國的人,他覺得他們厲害;而想到自己,不僅覺得自己無能無用,實實在在也是摸不著頭緒,尋不見眼隙。他一時難得判斷出來,究竟誰能鬥過誰?

“法院還要找你哩!”兒子說,“這是讓我捎回來的傳票。”

吳玉山心一抖,瞅著兒子手裏那張印著幾行字的紙頁,竟不敢伸出去接。年近六十,他一生沒動過訴訟之事,而今要接受法院的傳稟了!

“你啥也甭說。”兒子說,“只說不知道。”

“裝糊塗。”廠長說,“你說你是個笨莊稼人,啥也不曉,任他問啥,都說不知道,叫他們來問我!”

 

天色微明中,吳玉山老漢背著一隻破爛不堪的布兜,兜裏裝著兩塊鍋盔,上路了。他接受法院的傳稟,要去城裏一家法院了。

濃霜蒙地,一片冬天的蕭剎景象,乾冷乾冷,不見鳥雀。

往昔裏,這個時光該是他扛上傢伙去田地上工幹活,今天卻去打官司。

“啥也甭說,只說不知道。”

“裝糊塗。任他問啥,只裝糊塗!”

兒子和廠長的話在心裏回旋,在耳畔轟響。

昨日黑夜,輾轉反側,簡直要把火炕踢騰塌了,還是難得入眠,不管怎樣痛苦,他最終還是作出了抉擇:裝糊塗,這是唯一的辦法。吳玉山沒旁的本事,裝起糊塗來,真像個粘粘糊糊啥也不懂的糊塗佬兒。

他走著,腳下的土石公路蒙著霜花,雖然主意已定,料也萬無一失,而腳步仍然感到沈重,提不起抖擻的精神來……

1986.1.於白鹿園

Views: 1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