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雨晴:日本“季題”電影中的季題生命意識論析(5)

其次,人生的無常與包容達觀的態度也是季題影片弘揚的生命成長主題。日本人“始終注目於身邊的自然事物和景象,大自然中的一切都是轉瞬即逝的,一切形式與色彩都是暫時的存在,這種無常與易變,給予了他們刻骨銘心的印象。”[4]

人生的成長也充滿這種無常與易變。早在1939年的影片《童年的四季》(下圖)中,就描繪了日本平民家庭生活中關於成長的主題。影片講述的是在一個寧靜的小村莊,人們過著平凡快樂的生活,而大人們的衝突導致孩子們的友情也蒙上了一層陰影,孩子們想努力緩解,大人們也盡量不帶給孩子們不安,親子間的默默體諒、互相理解的心情和美麗的風景和諧的融為了一體。


正是孩子們面對世事的糾葛而寬容的心態,成就了和諧寧靜安詳的人生景觀,就像自然界的季節更替一樣,無常的變幻最終融化為恒靜不變的生命輪回的和諧與寧靜。導演清水宏用舒暢的鏡頭描繪了鄉村四季淡彩的風景民俗,春季孩子們在鄉間小路上奔跑,夏季在河中遊泳,雖然是黑白電影,仍充滿了生機與詩情畫意。

影片《春季來的人》以家庭生活為背景,著重表現家庭主角成長的主題,每個人物都充滿著當代人普遍具有的生命生存與成長的無常與不安的愁緒,但又在這自然界一般的無常與不安中,選擇了順任自然的包容與接納,帶來人性的溫暖與崇敬。

主角韮崎纮大學畢業後進了一家證券公司,與富家女結婚,有一個可愛的兒子,一切都很完美。一天,他遇到名叫笹一的邋遢老人,此人聲稱是自己的父親。韮崎向母親證實後接受了他。

笹一在家裏天天喝酒,教兒子玩賭博遊戲,偷窺兒子丈母娘洗澡,韮崎將父親趕出家門。幾天後,韮崎看到笹一被醉漢毆打,心中不忍,又把他領回家。一日,韮崎的母親來訪,說他是自己和別人生的私生子。然而,最後韮崎盡釋前嫌,還是認定這個將死的笹一就是自己的父親。


韮崎不再以世俗社會的眼光看待自己和父母的一切,以博大的包容之心完成了自己作為家庭脊梁的責任。正是韮崎的這份面對生命生存的無常而堅韌、包容的情懷,才成就了這個影片對當代受眾普遍激發出來的感召力。

北野武執導的《菊次郎的夏天》中,少年正男幼年失父,母親改嫁到遙遠的鄉村,他與奶奶生活得也很正常。某個夏季暑假,正男決定去鄉村尋母,中年男子鄰居菊次郎知道後,決定帶他去長途尋母。當他們來到母親住所時,正男看見母親帶著一個小孩走出門,他頓時明白了一切,便默默轉身走開,悲傷的眼淚奔湧而出,他只好選擇走向無果的歸途。

正男和菊次郎來到海邊,默默看著大海與藍天,在夏天自然物象的啟示下,他們終於撫平了心靈的創傷,重新振作起來,選擇了對無常命運的隱忍與包容,重新出發回家。

夏天裏的大海與藍天以及這個成長季節的物語意象,將正男也將菊次郎引向成熟。北野武的電影《花火》也是一部關於生命成長與死亡的影片,警察崛部因為執行公務而失去下半身自由,也失去了警察的職業,他被工作拋棄了,每天推著輪椅到大海邊看海,終於在自然的季節變幻中,重新燃起生命的信念與希望。

四方田犬彥說,在《花火》和《菊次郎的夏天》這兩部影片中,導演北野武“留給人們的印象是試圖反復嘗試將人從孤獨中解救出來。”[6]251這種“從孤獨中解救出來”意識,正是現代都市文明和現代化社會中,個體生命成長中普遍無法逃避的生存意識。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