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 譯·尼采《偶像的黃昏》5.2

每種宗教和道德引為基礎的最一般公式是:“做這個這個,不做這個這個——你就將幸福!否則……”每種道德、每種宗教都是這樣的命令,——我稱之為理性的巨大原罪,不朽的非理性。在我口中,這個公式轉變為它的反面——我的“一切價值的重估”的第一個例子:一個發育良好的人,一個“幸運兒”,他必須采取某種行動,而對別種行動本能地躊躇,他把他生理上配置的敘序,帶進他同人和物的關係之中。公式:他的德行是他的幸福的結果……長壽、子孫興旺並非德行的報酬,毋寧說德行即是新陳代謝的放慢,除了其他結果外,長壽、子孫興旺、簡言之柯納羅主義也是此種放慢的結果。——教會和道德說:“一個種族、一個民族因罪惡和奢侈而滅絕。”我的重建的理性說:當一個民族衰微,在生理上退化,接踵而至的便是罪惡和奢侈(這意味著需要愈來愈強烈和頻繁的刺激,猶如每個耗竭的天性所熟悉的)。這個年輕人過早地蒼白萎靡了。他的朋友們說:某某疾病應負其咎。我說:他生病,他不能抵抗疾病,這本身已是一個衰敗的生命、一種因襲的枯竭的結果。報紙讀者說:這個政黨用這樣一個錯誤斷送了自己。我的更高的政治說:一個犯這種錯誤的政黨原已末日臨頭——它不復有自己的安全本能。任何意義上的任何一種錯誤,都是本能衰退和意志解體的結果:差不多可以用這來給惡下定義了。一切善都是本能——因而都是容易的,必然的,自由的。艱難是一種抗議,神與英雄屬於不同的類型(用我的話來說:輕捷的足,是神性第一屬性。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