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因里希·伯爾《女士及眾生相》(46)

這時筆者十分為難, 因為他想翻翻詞典, 看看是否有通常所謂的“無辜”這一條, 而他認為萊尼具備這一品質, 但一無所獲。詞典中收了“罪過”這一詞條, 從“認罪”到“債務約定”等詞條也收得不少, 其中“教育劇”易被誤解為別的什麽, 只有“教字村”一詞無歧義。“學校”這一條寫得很詳細, 對舒倫堡卻略而不提。“教育權利”這一條簡直長得要命, 等於T、W、L1、G、S、L2諸條總和的三倍。卻無片言只語有關“無辜”, 根本就不提。哎呀, 這是什麽世道呀? 難道德國人把教育權利看得比笑、哭、痛苦、煩惱和幸福等全部加在一起還重要麽? 真叫人生氣不收“無辜”一詞, 沒有詞典就很難弄清這個詞的含義。難道學術界就忍心置我們於不顧? 說萊尼所作所為全都是無辜的, 根本用不著加引號, 難道這就夠了嗎? 沒有這個概念, 就無法理解受到筆者愛慕的萊尼。再者, 她並非沒有覺悟的可能, 這在不久之後——約一年後——到她剛好二十一歲的時候便很清楚了。

 

究竟這位年輕的婦女是何許人也? 在戰爭年代里, 這個“金髮女郎”開著一輛漂亮的小汽車兜風, 將一些快嘴的花匠買通( 他們很可能在陰暗的修道院花園里對她動手動腳) , 為的是把咖啡、麵包和香煙送給一個顯然註定被困死、被人看不起的修女; 當這個修女盯著門說“主降臨了, 主降臨了”——以及看到耶穌受難像時說“這不是他”的時候, 她毫無懼色。別人都在英勇捐軀, 她卻翩翩起舞, 敵機在轟炸, 她卻去看電影, 接受一個——說得婉轉些——並不特別迷人的小夥子的勾引, 結了婚, 去辦公室上班, 彈鋼琴, 拒絕被提升為經理。她當越來越多的人陣亡時, 卻繼續上電影院看《大王》和《天狗》之類的影片。人們引用的她的一兩句原話, 都是在這兩個戰爭年頭說的。當然從其他人那里了解到一些情況, 但這些是否可靠呢? 據悉, 她有時在自己的房間里瞅著她的身份證搖頭; 身份證上貼有照片, 證明她是海倫妮瑪麗亞普法伊弗, 格魯伊滕是娘家姓, 生於一九二二年八月十七日。萊尼的頭髮馬爾婭也提到, 重又現出往日的光澤, 萊尼憎恨戰爭( 別的東西當然還有) , 戰前則憎恨星期日, 因為星期日吃不到新鮮的小麵包。 

是否她注意到, 她父親很奇怪, 變得高高興興, 如今“神氣十足”( 洛蒂霍伊澤語) , 白天絕大部分時間在市內他的辦公室內呆著, “舉行會談”, 儼然是個“規劃處長”, 不再是業主, 甚至也不再是股東了, 一筆相當高的只依靠“固定工資加公務費”為生?

 

萊尼聽到她公公憑著自己參加過二十三年前的一次戰役, 就想得到一枚前線戰士榮譽獎章, 而且還想將一枚二級鐵十字勛章得到, 老是“糾纏”他的朋友格魯伊滕——他在市內他的辦事處當然有時也與將軍們洽淡——求他幫他搞到他所渴望的這種榮譽時, 只是報以蔑視, 只是用撇嘴和皺眉來表示。導致那條“傷腿”老是一瘸一拐的那塊“大頭針頭大的”彈片至今還沒有一個醫生找到。萊尼是否注意到, 普法伊弗家想欺騙她, 他們替萊尼去申請寡婦撫恤金? ——她是否注意到, 她已在申請書上簽了字, 從一九四一年七月一日起——當然補發不足部分——每月她的銀行帳戶收入六十六馬克? 普家這樣做, 只是為了在將近三十年之後報復她, 讓他們那個平時還不錯的兒子海因里希——他沒有瘸腿, 而是確實失去了一條腿——有朝一日找萊尼算帳, 說她憑借普法伊弗這個姓起碼賺了四萬馬克, 也許有五萬馬克, 因為她近三十年一直“撈到”這筆曾多次提高的、根據她的職業調整的寡婦撫恤金——並且對自己竟走得這麽遠而惱火, 很可能( 筆者的看法, 無人證明) 另外由於吃醋, 因為他從見到萊尼的第一天起就偷偷地將她愛上了, 他當著證人( 漢斯和格蕾特夫婦) 的面就對萊尼喊道: “你憑什麽掙那五萬馬克? 就因為同他在灌木叢中睡了一覺, 而第二次——誰都知道這事——他就得苦苦哀求向你, 一星期後這個可憐蟲就死了, 一個沒有汙點的名字給你留下了, 而你——而你——、而你——”萊尼瞪了他一眼, 使他閉上了嘴。

Views: 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