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圖·葛文德《最好的告別》(42)

唯一讓死亡並非毫無意義的途徑,就是把自己視為某種更大的事物的一部分:家庭、社區、社會。如果不這麽想,那麽,死亡只能是一種恐懼;但是如果這麽想,就不是。羅伊斯認為,忠誠“通過顯示為之服務的外在事務,以及樂於提供服務的內在意願,解決了我們庸常的存在的悖論。在這種服務中,我們的存在不是受到挫折,而是得到豐富和表達”。近期,心理學家使用“超越”(transcendence)一詞表達這樣一種思想。在馬斯洛需求層次的自我實現之上,他們提出人們有一種看見和幫助別人實現潛力的超越性願望。


隨著年齡增長,我們都學會從簡單的愉悅中尋求慰藉——友情、日常的例行公事、好食物的味道,以及陽光照在臉上的那種溫暖。我們對於實現和積累的獎賞興趣變小了,對於僅僅活著的獎賞興趣加大了。然而,一方面我們感覺沒那麽雄心勃勃了,同時,我們對於我們的遺產又更加關心了。我們深深感到一種需要,必須確認外在於我們,使我們覺得活著更有意義、更有價值的目標。

托馬斯幫助大通紀念療養院引進了動物、植物和兒童(他把這個方案稱為“伊甸選擇”),由此他給居民們提供了一個表達忠誠的小口子,一個有限的但是真正能使他們抓住某種超越單純存在的東西的機會。他們也如饑似渴地抓住了這個機會。

“如果你是年輕醫生,你在1992年左右把這些動物、植物和兒童帶入一個無菌的、制度化的療養院,基本上就等同於看見魔法在你眼前發生,”托馬斯告訴我,“你看見人們活起來。你看到他們重新和世界溝通,又開始去愛、去關心和歡笑。你的內心會為之震撼。”


醫學及其產生的照顧病人和老人的機構的問題,不在於他們對於使得生命有意義的事物有認識錯誤,而在於他們根本就沒有認識。醫學的重心很狹窄。醫學專業人士專注於修復健康,而不是心靈的滋養。然而,我們認定主要應該由他們決定我們應該如何度過生命的衰退期,這是一個令人心痛的悖論。半個多世紀以來,我們把生病、衰老和希望的考驗作為醫學問題對待。這是一項社會工程學實驗,把我們的命運交托給那些以技術威力見長,而不是重視和理解人類需求的人。

這個實驗失敗了。如果安全和保護是我們在生活中尋求的全部內容,也許我們會得出不同的結論。但是,我們尋求的是有價值和目的的生活,然而又經常被拒絕享有可能使之實現的條件,我們對現代社會的作為感到失望也就不足為奇了。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