袁淑明訪談·張承志莅訪馬来西亚(5)

袁:對,這也是大家比較關注的一個現象,發生在您的身上,就是作為中國的一線作家,走在時代的前列,您毫不忌諱的公開了自己的穆斯林知識分子、作家的身份,這樣的做法也給你自己人為地制造了很多困難和限制,那麽當初你到底想要給社會傳達怎樣的一個信息呢?您所要表達的一個含義是什麽呢? 

張承志:這里面有人的尊嚴的問題。本來在八十年代的時候,童言無忌,覺得很正常。但當因此招致了各種各樣歧視和排斥的時候,人的尊嚴變成了主題。我充滿了對這種歧視的蔑視、不服氣和厭惡。我決心要和它認真比一比。

 

於是知識水平和寫作能力都得到了提高,我寫作的視角也很快擴大。先擴展到整個新疆操突厥語言的世界,再擴展到國外。對兩個比較熟悉的國度——日本和西班牙,我都各寫了一本書。我們經歷了長久的、別人不能想象的艱苦調查和學習。這個學習本身又給自己帶來的啟發,真是安拉的撥派。一種讀通社會的感覺時時降臨,自己的知識構成豐富了起來。如今呈現出來的,不僅是復數的,而且是多數的。原來只有一個蒙古草原,現在從新疆到日本,從西班牙到整個殖民時代。知識越來越豐富的過程中,我真切地感到了一種援助——??????? ,安拉的援助。

而知識擴展的效果更是對自己的保護,因為單薄的信仰如刀片,好像很鋒利,其實一折即斷。當豐富的文明湧來的時候,人就是一把斧頭:小人的汙蔑、有意的中傷,有組織的妖魔化等......,在文明的面前虛弱無聊。

 

日本的那本書,在翻譯成日文的過程中,被幾個日本譯者以比考據學家還嚴肅的態度進行了審視。每一條資料都被近乎挑剔地核實。我用過的所有的書,他們都買來重新翻閱。最終他們比我也許更像書的主人。要知道贏得這個日本知識小集體的信任決非易事!因為他們是那樣珍視他們的文明。而最終的結果,用我的總結,只能說是一種"奈蘇爾",援助。 

卑劣的歧視和排斥失敗了,那些企圖利用對穆斯林歧視來塗黑我的思想的家夥,灰溜溜地閉上了嘴巴。邏輯就是這樣:日本的文明,成了穆斯林證明自己價值的援助。

 

還有一個小小的話題,我對它經常心懷感激之情。一到夜黑風高,敵意與圍攻太瘋狂,我常把寫作轉向蒙古。因為這種時候,我也不願意把信仰拿出去任人糟蹋。每逢此時我就轉戰蒙古。2013年一年都在忙平裝本《心靈史》的事,幾乎沒寫什麽,一年只寫了一篇兩萬多字的蒙古長文,《母語的啟蒙》。一邊寫我一邊感受著蒙古文明的衛護,你不知道它有多麽深厚和強大。當援助本身顯現為文明的包裹時,我獲得的是認主學的啟示。

Views: 1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