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韜·結構主義、後結構主義、解構主義(下)

解構主義的具體運作模式 

1、解構是德里達開創的。事實上,如果要給解構頒發一個諾貝爾獎,評獎家們會發現他們的名單會相當的長:德里達,本文提到的尼采、佛洛依德、康德都曾做過解構的努力,非直達柏拉圖不可。因此解構的歷史可謂是相當的長。

2、第二個誤區即德里達是在《柏拉圖的藥》中玩弄文字遊戲。比如藥pharmakon跟法爾馬凱婭pharmakeia的相近,以及藥師pharmakos、蠱惑師pharmakeus之間的聯系,看似有些牽強,事實上是不可避免的。因為藥本身就包含有藥劑和毒藥等意思,在修思向王獻上文字的時候,修思肯定了文字的作用,而王則否定了文字,稱之為虛假的東西。為了將文字比作某個東西,這種事物包含著能治愈人的一面,也包含毒害人的一面。所以藥是最合適的比喻,藥這個隱喻不是隨意的。如果我們換一個比喻效果同樣如此,之所以選擇藥,只是因為語言上的最簡潔性。用德里達的話來說就是這可能是一個偶然現象,我發掘它,是因為它有力且又經濟地呈現了某種有分量的潛在結構,是一種深層邏輯的征兆。


事實上,很多大師也質疑德里達。羅蒂說:“有關德里達的著作,最令人吃驚的莫過於他愛用多種語言的雙關,兒戲化的詞源學溯引,典故無處不在,語音和排印上也暗設機關”他們認為,德里達文字的醜聞,是試圖賦予“偶然發生的“相似性,或聯系以“哲學的”地位。“傳播”了精子(semen),種子(seeds)和語義特征。這些都是關於語言的偶然性事實,同詩有關,卻非哲學之普遍性話語的結果。

我們來看日常生活中的一些例子。最永恒的二元對立莫過於男人和女人的對立。其中男性居於統治地位,女人系由男人的肋骨所造,作為他的補充或“配偶”,女性是男性的補充,女性不是長有陰道的人,而是沒有陽具的人。佛洛依德對女性帶有很強的偏見,他談到婦女“承認”了被閹割的事實,“發現”她被閹割了,以及她馬上“認識”到男孩遠為優越的器官等等。所以在英語詞上man和woman就是一種,女性不過是男性的附庸,是以男性為原型的不完美的再造。再比如說閱讀和誤讀的對立,在英語中是添了一個mis的前綴,顯示了閱讀對誤讀的支配地位。

所以說柏拉圖的藥非常重要,是運轉在論點中的一種深層邏輯的征兆,即使這些特定的術語消失不見,文本中的邏輯也會以其他方式顯現自身。德里達把賭注下在語詞身上,胸有成竹地調遣它們,進而導向真正重要之物。


最後,說一段從書上看來的一段很有文采的話作為結語吧:

解構主義並無更好的真理觀,它是種閱讀和寫作的實踐,與說明真理的努力中產生的困惑交相呼應。它並不提供一個新的哲學框架或解決辦法,而是帶著一點它希望能有策略意義的敏捷,在一個總體結構的各個無從綜合的契機間來回流轉。它在哲學的認真性中走進走出,在哲學闡說中走進走出。它雖然在一個鬆散蕪雜的構架的內部和周圍耕耘,而不在一塊新的地基上建構營築,卻依然試求粗聲顛倒和移位的效果。對於解構和解構主義現在可能無法評價,因為它離我們太近了。也許再過幾十年甚至上百年在回頭看看,才能對解構主義在歷史上的影響做一個較為公正的評價。

(本文作者楊韜乃北京師範大學 教育碩士 / 珍藏自知乎)

Views: 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