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加莎·克里斯蒂自傳》第九章 共同生活(1)

蜜月期間,我們遊覽了杜布羅夫尼克,從那兒又到了斯普利特(編註:克羅地亞的Split)。我永遠忘不了斯普列特。傍晚時分,我們從旅館出來散步,當走到個廣場的轉彎處,看到聖·格雷戈里的巨影聳入雲霄,這是雕塑家梅斯特羅維奇的傑作。它俯瞰著萬物,像是永恆的里程碑在人們記憶中難以磨滅。

旅行的下一步是順達爾馬提亞海岸而下,沿希臘海岸到達帕特雷。我們搭乘的船是只小貨輪,船上總共才有四名乘客,我倆住一間客艙,另外兩人在另一間客艙。他們到下一站就下船了,於是剩下我們兩個乘客。


我從沒在船上吃過這麼好的飯菜:切成薄片的美味羊肉,非常鮮嫩,新鮮蔬菜、米飯、烤肉扦上滿是香噴噴的調料。我們和船長結結巴巴地用義大利語交談著。他問道:「喜歡這飯菜嗎?我很高興為你們安排英國式飯菜,這是地道的英國式飯菜。」

但願他別到英國來,以免他會看到真正的英國飯菜。

我們在這條塞爾維亞小船上愉快地過了幾天,船不時地在沿途港口停靠,聖安娜、聖毛拉、聖地夸拉塔等等。我倆上岸前,船長總是提醒我們開船前半小時鳴氣笛。於是當我們倆倘徉在橄欖樹下或坐在百花叢中,耳邊會突然響起笛聲,我們便急忙轉身跑回船。坐在橄欖叢中,四周一片靜謐,我倆沉浸在幸福中。此情此景多令人愜意啊,簡直是在伊甸樂園,人間天堂。


終於到了帕特雷,我們愉快地告別船長,坐上滑稽的小火車去奧林匹亞。

希臘無須多談。奧林匹亞正如想像那般美麗。第二天我倆騎著騾子去安德里策納,坦白地說,這幾乎使我們的婚姻出現危機。

我以前從未騎過騾子,十四小時的路程帶來難以置信的痛苦。我竟到了分不清騾子與步行兩者之間哪一個更痛苦的地步。到目的地後,我從騾子上滑了下來,腿腳僵直得難以走路,我責怪馬克斯說:「如果你不知道別人經過這種跋涉后的痛苦,你就沒資格結婚。」


我們在安德里策納休息了兩天來恢復體力。我承認嫁給他並不後悔,他也可以學一學如何照顧妻子,仔細地計算路程之後再請妻子騎騾子旅行。我倆到巴薩神廟又騎了近五小時的騾子,可這一次我毫不感到勞累。

埃皮德奧魯斯在我眼中綺麗極了,但是在那兒我第一次領教了考古學家的性格。那天天氣很好,我攀到劇場高處坐下,把馬克斯一人撇在博物館里看碑銘。過了很久,他還沒來找我。我終於沉不住氣了,下來走進了博物館。馬克斯仍直挺挺地俯卧在地上,蠻有興趣地研究銘文。


「你還在看那玩意兒?」我問他。

「嗯,這很罕見,」他說,「你看這兒,我給你講講好嗎?」「我想用不著,」我語氣堅定地說,「外面美極了,真稱得上是賞心悅目。」

「嗯,我相信一定是這樣。」馬克斯心不在焉地說。

Views: 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