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得·梅爾《品味》好貴的舊東西(下)

當然,你不免會碰到個愛潑冷水的家夥,老想貶低這些偽造復古的寶物。我們每個人一定至少認識一位這樣的人物,自封為大內行,其於人世的使命便是要告訴你,你買到假貨啦。一邊搖頭慨嘆你怎麽這麽笨,一邊仔仔細細告訴你,你怎麽笨到看不出來這個、那個的。這東西不壞,他會說,但算不上是真古董。但是啊,那又怎樣?有什麽關係嗎?若這東西你看了喜歡,造假的手法又很高明,誰管這真的、假的?你買這東西是要在生活里用,而不是要賣。這種無所不知的古董專家都是公害,該關在大都會博物館的最里面,研究前哥倫布時期的澡盆。

偶爾也會有反過來的情況,真品被當作是三夾板制品一般視若敝履。我有一次在曼哈頓的古董店,就碰見一位室內設計師,帶著他的客戶來到店中。(我看出來他是室內設計師,是因為他一進門,10分鐘之內就輕鬆花掉好幾千塊美元。)看著看著,他停在一具非常漂亮的15世紀橡木餐桌前面——絕對是真品,保存的情況非常好,是一件稀世珍寶。他聽了價錢後毫不在乎,說,“我們要買這桌子,但你要把兩隻腳連跟鋸掉,這樣才塞得進壁凹里當早餐桌用。”

 

古董商大吃一驚。我不想看一個人和良心掙扎的模樣,所以沒有留下來看他是賣掉了桌子呢,還是他的原則戰勝了一切。我個人喜歡古董能用,而不是供起來;但我還是很想知道,做這張桌子的人,若是知道他的作品被截肢,塞在角落壁凹里當早餐桌,不知作何感想。 

多年來,我有興趣的古董種類繁多,我是什麽都愛,但什麽都不精。我愛過齊本德爾(Chippendale)的椅子,中國瓷器,廚房用品,雕花玻璃,喬治時代的櫥櫃——除了藝術作品之外,幾乎無所不愛;這藝術作品自成另一定價過高的領域。我雖然向往作個收藏家,但不幸我發現上蒼並未賜予我該有的能耐。我受不了生活里有東西,在經過時得躡手躡腳繞過去,也幾乎不敢碰它一下。我喜歡椅子就是可以坐的,桌子就是可以在上面吃東西的,玻璃杯就是可以拿來喝水的,床就是可以往上面砰然倒下的,而不必覺得我是在褻凟寶物,或是可能破壞東西以致破產。我現在用的家具和物品,幾乎全是壞不了的,或是容易換新的。很老,大概吧,但很堅固。我對脆弱是敬謝不敏的。

 

另外還有一件事,也是我敬謝不敏的,而且,你若只是個還過得去的百萬富翁,那你也該敬謝不敏:那就是時麾的拍賣會。

那些身著貂皮大衣,手臂夾著精裝目錄走進大拍賣會場的人,非你我者流。他們可能是高級的古董商,也可能是代表基金會出面的職業投標客,要不就只是A級的紅頂商人,但他們全都有一樣共同點:銀子多多。一堆銀子多多的人碰在一起,在競標過火的氣氛里,不出幾秒就會把價格哄擡到九霄雲外。假如你因為好奇,膽敢出席這種一擲萬金面不改色的砸錢狂歡會,想要見識一下,那你就應該遵守一條金科玉律;把手坐在屁股底下。只要一個不經意抓了抓耳朵,可能就會叫眼尖的拍賣官逮個正著,之後,你就會發現有一個12世紀的放血杯(Breeding cup)和一張面額大如抵押貸款的帳單,送到你跟前來。你還是買新藝術風格的衣帽架比較保險

Views: 8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