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終於面對面看見遊擊隊。

那天我很苦悶,不知道自己究竟能做什麽。門旁有一條銀色的細線貼在墻上隱隱發光,看見這條線就知道蝸牛從這裏爬過。我打開日記本寫上:“蝸牛有路,指南針有方向,唯我獨自仿徨。”

詞窮,心中郁悶未解,就再寫一遍。一連寫了七八遍。這時聽見外面有雄壯的歌聲,許多人引吭高歌,黃墩從來沒有過這樣的聲勢。

我跑出去看。狹窄的街道上兩旁是人,平坦的打麥場上滿場是人,拿著槍,短衣外面扎著子彈袋。街旁的人隨意坐在地上,沒有一個人站著,打麥場上的人規規矩矩地站著,沒有一個人坐下。打麥場上的漢子唱“中國不會亡”,歌頌八百壯士守四行倉庫。這是我第一次聽見這支歌,聽一遍就會了,是一首容易普及的好歌。


陳茂松先生接待遊擊隊的領袖,看見我父親在家,就邀去作陪。談話中間,陳先生對那領袖說,我父親有個聰明的兒子,小小年紀能寫文章。那人聽了大感興趣,一定要和我見面。

陳先生走過來叫我,連我的日記本也拿去。我很窘,不敢看那人的臉,那人問了我幾句話,就翻看我的日記。

“你很消沈,沒有正確的人生觀。”他一面看一面批評我。“你平時讀什麽書?《離騷》?《紅樓夢》?不要看這種東西,世界上好書很多!”

他對我父親說:“令郎該出來參加抗敵救亡的工作,和我們一起磨煉磨煉。”


父親連忙說:“他還小,再過一兩年吧。”


“你說他小?你來看看少年人的志氣。”他站起來,主人也連忙站起來。“他們的父母願意把孩子送到我們這裏受教育,進步要趁早。”

他往外走,我們很有禮貌地跟著。我這才仔細看他,他很瘦,語音和婉,像文人。外面坐在街旁的人散開了,有一些人忙忙碌碌挑水,穿梭般各家出出進進,灑了一地泥濘。

我們跟他走進一戶人家,看見他帶來的遊擊隊員往水缸裏倒水,轉眼溢出缸外,每倒進一罐水,站在水缸旁邊的老太太唸一聲佛。

院子裏坐著一堆少年兵,一個老師模樣的人正在教他們識字。首領對老太太說:“老大娘,別當他們是兵,就拿他們當你家的孩子。”老太太驀然醒悟了似的,進屋把床上的席子揭下來:“別坐在地上,地上潮濕,來,鋪上席子。”


我們聽見歌聲,循著歌聲走進另一家。這家院子裏也有一堆少年兵,他們站著,有人正在指揮他們唱歌。院子另一角,兩個隊員一前一後,唱著歌推磨。他們走進這個家庭的時候,這家的小媳婦正在推磨,他們立刻接手。

這家的老太太正為不速之客做飯。首領對她說:“老大娘,別當他們是兵,就拿他們當你自己的孩子。”老太太一聽,立刻淚眼婆娑,伸手把藏在麥糠裏的雞蛋摸出來。

Views: 12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

柳敬亭說書

Posted by Host Studio on May 14, 2017 at 4:30pm 0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