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打日本,我過足癮了!(中)

十一月,國軍收復龍陵、芒市、畹町,預二師在大黑山、牛角山、金瓜山作戰,戰史稱為“苦戰”。畹町之敵,向緬境退卻,國軍乘勝追擊,預二師攻核心山、黑山門。由畹町指向芒友,預二師戰於馬鞍山。一九四五年一月二十七日,西來的駐印遠征軍和東進南下的國軍在芒友會師,第二天,中美在畹町會師,中印公路完全打通。

滇西緬北之戰,前後兩年,光耀史策,揚名世界。五叔從未誇耀過他的戰績,只對他的朋友說過一句話:“打日本,我算是過足癮了。”

五叔打日本有癮,今天需要解釋一下。當年的日本不是今天的日本,一心“要征服世界,必先征服中國;要征服中國,必先征服滿蒙”。蠶食鯨吞,一步比一步緊。民國四年,日本提出二十一條件,蓄意滅亡中國,五叔七歲。民國十七年,日本在山東制造“五三”慘案,殘殺我同胞萬人,“剮死”我外交部特派員蔡公時,五叔二十歲。民國二十年,“九一八”事變、日軍進佔東北,五叔二十三歲。次年日本強襲上海,炮擊南京,是為“一·二八”事變,五叔二十四歲。青年在這般連續的強烈的刺激下成長,又有誰能心平氣和?

日本把中國青年逼成俾斯麥的信徒,“我有血,請給我鐵”。各大城市裏,青年不斷罷課,遊行,演說,請願,要求政府對日作戰。學生臥軌、絕食等待政府答覆。政府阻止北方的學生南下請願,火車司機都藏起來,交通大學的學生自己做駕駛。那時各大學教授聯合發表宣言,主張立即抵禦外侮,連國民黨在學術界的重要骨幹都簽了名,不簽名,那是自絕於同人,就算是為黨工作吧,也得能夠在原來的圈子裏維持溝通。

謀國者的想法看法和年輕小夥子不同。中國太弱,日本太強,倘若現在對日宣戰,三個月可以亡國,這句話裏的“三個月”後來被人家改成“三日”,稱為“三日亡華論”。中國需要練兵,需要生產建設,還需要“剿共”,“安內而後攘外”。那時的共產黨和現在的共產黨不同,那時他們聽第三國際指揮,奉蘇聯為無產階級的祖國,依照俄共的方法重組社會,另立價值標準,改變生活方式,他們在中國成立的政權也叫蘇維埃。這就和奉儒家思想為正統的國民黨極不相容。

可是中共主張抗日。紅軍人數雖少,有戰鬥力,很多人寄予厚望。“兄弟鬩於墻,外禦其侮”,大家聽得進。章太炎說:“只要能把日本鬼子趕出去,我們情願赤化。”中國歷史上“殺人放火受招安”的故事無數,有人相信中共能在抗戰的旗幟下修成正果。中央政府所受的壓力天天加重,到民國二十五年出現了西安事變。


民國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五叔二十五歲。這年年底馮玉祥在張家口策動抗日,通電激烈,眾望所歸,他的老部下吉鴻昌組軍出戰。馮氏部下有多員猛將,分前五虎、中五虎、後五虎,吉鴻昌是後五虎之一,與張自忠、馮治安、趙登禹、鄭大章齊名。五叔投奔吉鴻昌帳下,吉部在察哈爾先戰沽源,後攻多倫,頗有戰果。但吉鴻昌的鳴聲與中央的制譜不合,政略戰略攪亂了,而且吉氏已秘密參加共產黨,動機複雜。中央派大軍包圍吉部,將吉氏逮捕。

五叔,這二十五歲的青年想到,打日本不能憑血氣之勇,個人要有戰鬥技術,部隊要有訓練裝備,於是到南京去考中央軍校,進了炮科第十一期。畢業後參加武漢會戰,長沙會戰,多次立功受獎,一九四二年調雲南,升至山炮營長。

山炮是一種輕便的小炮,配合步兵山地使用。戰史記載,緬甸之戰,靠炮兵補空軍之不足,炮彈的消耗超出其他戰役。據戰史,在滇西緬北的戰場上,炮兵射擊十分準確,彈落如“插秧掘土”,有時敵我對決,相距只有幾十公尺,炮彈也不會落到自己人腳前。因此日軍在步戰時吃了大虧,在我軍陣地前移動也非常困難。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