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鼎鈞:打日本,我過足癮了!(上)

五叔年輕時說,他的志願是在戰場上跟侵入中國的日軍廝殺,結果,中國軍隊在滇西緬北跟日軍作戰,五叔都參加了。

為五叔,我勤讀戰史,訪問退隱美國的軍界前輩。第一次入緬戰事失利,國軍一部分退入雲南,一部分退入印度,於是有了“中國駐印遠征軍”。日軍不但佔領緬甸,還攻入雲南,在騰沖、龍陵、松山一帶建立陣地,和國軍隔著怒江對峙。那時打的是世界大戰,緬甸屬於印緬戰區,雲南屬於中國戰區,由印度的雷多到雲南的昆明,有一條公路橫貫緬甸北部,把兩個戰區連接起來,盟國以作戰物資援助中國,這條公路是陸上唯一的補給線。緬甸淪陷,中國太痛苦、太痛苦了。

盟軍在卡薩布蘭卡開參謀會議,決定印緬戰區和中國戰區同時反攻,打通中印公路。一九四三年十二月底,中國駐印遠征軍東進。一九四四年春,國軍以第十一集團軍為左翼渡怒江西進,五月,以第二十集團軍為右翼繼之。五叔率領的山炮營此時配屬預備第二師(師長顧葆裕),在騰沖以北怒江西岸牽制敵人。五月,預二師編入第二十集團軍序列,由五十四軍指揮(軍長方天),參加騰沖之役。十一月,編入第十一集團軍序列,由第六軍指揮(軍長史宏烈)參加龍陵之役,並進入緬甸,在克復芒市、畹町時卓有戰績。


在滇西打仗好艱難。滇西多山,橫斷山系自西康南下,“峰巒錯綜,道路稀少”,兩峰相望,由這個山頭下來,攻上對面的山頭,動輒幾十華里。在如此險要的地方,國軍翻山越嶺攻下敵人的陣地。兩山之間,必有大河,怒江一瀉千里,流速每秒鐘五公尺,對岸的高黎貢山由日軍據守,國軍在江岸排開千隻木船,奮勇強渡,把近岸的敵軍趕上高山。高黎貢山南北一百七十英里,路高一萬英尺,山下氣候炎熱,山上冰雪交加,“一山分四季,十里不同天”,人跡罕到之處,鳥獸到,鳥獸罕到之處,戰爭到。國軍把日軍的陣地一一攻克,迫使日軍退回騰沖。

騰沖高山環繞,城墻兩丈多高,墻外有護城河,日軍盤踞兩年,精心修築工事,知道自己勝不了,沒打算逃,也沒打算降。國軍以六個師強攻,預二師在內,陣亡八千六百七十一人,傷一萬多人,將騰沖收復。來鳳山和飛鳳山是城外最重要的據點,由預二師攻佔,切斷了城裏城外的補給線,戰史用字何等簡練!寫下一句“預二師作戰極為艱苦”,骨山血海,如在目前。九月,城破,敵方守軍兩千六百人只剩下十個活口。

這年十月,預二師歸還建制,由十一集團軍第六軍指揮。十一月,十一集團軍攻克松山,此役經九次激戰,最後挖坑道用三千公斤黃色炸藥把敵人的主陣地夷平。日軍的確戰至最後一人,而且是一手一眼的人。據說戰後數十年,每當陰云四合,山風怒號,附近的居民還聽見遍山殺聲。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