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小時了了——《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九

孔文舉年十歲,隨父到洛。時李元禮有盛名,為司隸校尉。詣門者,皆俊才 , 有清稱及中表親戚,乃通。文舉至門,謂吏曰:” 我是李府君親。”  既通,前坐。元禮問曰:” 君與仆有何親?” 對曰:” 昔先君仲尼與君先人伯陽有師資之尊,是仆與君奕世為通好也。”  元禮及賓客莫不奇之。太中大夫陳韙後至,人以其語語之,韙曰:” 小時了了,大未必佳。”  文舉曰:” 想君小時,必當了了。” 韙大踧踖。——《世說新語•言語》

 

“ 三歲知老”  是古人的經驗之談。孔融小時出語敏捷機智,老來文章照樣嬉笑怒罵,語有鋒棱。先說一件他晚年與曹操書信往還的趣事。曹操在官渡之戰打敗袁紹後,將袁紹兒媳甄氏賜給兒子曹丕,孔融一得知此事便馬上給曹操寫信:” 武王伐紂,以妲己賜周公。”  曹操一時沒有悟出他語中帶刺,連忙問他典出何處,孔融回答說:” 以今度之,想當然耳。” 輕蔑憤激之情出之以調侃嘲戲之語,一世之雄曹操當時肯定也被弄得 “大踧踖” 。

這則小品通過李膺、陳韙、孔融三人的對話,來表現孔融小時的聰明才智。

文章先說 “李元禮(膺)有盛名” ,現在的官兒又是司隸校尉” ,一般人別想和他套近乎,與他交往的要麽是有清雅聲譽的” 俊才” ,要麽是他的中表親戚,不是親戚、名人、才俊,你連他家的門也別想進。古稱父親姐妹的兒子為外兄弟,母親兄弟姐妹的兒子為內兄弟,外為表,內為中,這兩類親戚合稱 “中表兄弟” 。


世人常說 “一入侯門深似海” ,李膺家甚至連門都不得其入,看看孔融這個十歲的小子如何進得了這扇侯門。他徑至李膺門前對守門小吏說:” 我是李府君親。” 斬絕的口氣和大模大樣的神態,使得善於察顏觀色的黠吏不敢擋駕。闖過了守門吏這一關,前面還有更嚴峻的挑戰。是不是 “李府君親” 可以蒙過守門人,難道還能蒙得過李府君本人?果不其然,一見到這個乳臭未乾的小子,李膺就斷然否定自己與他有任何親戚關系:“君與仆有何親?” 由於孔融是孔子第二十四世孫子,他馬上回答說:” 我祖上仲尼曾向您祖上伯陽拜師求教,我們兩家累世是通家之好呵。” 春秋時老子姓李,名耳,字 “伯陽” ,傳說孔子曾向老子請教過有關 “禮” 的知識,這樣老子與孔子便有師生關系,漢魏一直稱師友為 “通家” 。聽到孔融這一回答,李膺和眾賓客驚奇得無言以對。

文章最精彩的部分還是孔融與陳韙的反唇相譏。聽大家都在誇獎孔融聰明,後到的陳韙不以為然地說:“小時候了了,成人後未必佳。” “ 了了” 形容人的聰明伶俐。孔融立即迎上去說:“想您小時,必定了了。” 孔融利用陳韙的荒謬邏輯,給了陳韙一個不大不小的難堪。陳由孔融的現在謬測孔融的將來,孔融則由陳的現在推斷陳的過去。孔融 “大未必佳” 是想當然,而陳 “大未必佳” 是已成事實。文中的“踧踖” (cù jí)是指一種局促不安的樣子,聽到孔融這樣的譏諷,陳韙要不“大踧踖” 才怪哩。

與門吏、李膺的對話,讓人看到了孔融小時的機智膽量;與陳韙的交鋒,讓我們領略了什麽是“唇槍舌劍” 。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