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名士風流——《世說新語》品讀之五十

諸名士共至洛水戲。還,樂令問王夷甫曰:“今日戲樂乎?” 王曰:“裴仆射善談名理,混混有雅致;張茂先論《史》《漢》,靡靡可聽;我與王安豐說延陵、子房,亦超超玄著。” ——《世說新語•言語》

 

這則小品通過名士在洛水遊樂,生動地展現了魏晉士族精神生活的一個側影,印證了顧炎武《日知錄》中的名言——” 名士風流,盛於洛下” 。

參加這次“洛水戲樂的” 名士” ,包括王衍、王戎、樂廣、裴頠、張華,他們全是西晉的社會名流和政壇的顯要,其中每個人都享高位、有盛名、善清談。這些名士們處處都要講究派頭與品位,談話要風趣優雅,思維要敏捷活躍,精神要超脫玄遠,哪怕是娛樂遊玩也不能稍涉鄙俗。

洛水就是流經當時京城洛陽的洛河。為了品味這篇小品的神韻,我們還得依次介紹一下文中的出場人物。樂廣是著名的玄學家和學者,歷官中書侍郎、太子中庶子、河南尹、尚書令等職,人稱“樂令” 。史家說樂廣為政無為而治,在任時見不出什麽政績,離職後人們才懷念他的遺愛。他最為為稱道的是善清談,“每以約言析理,以厭人之心” 。《晉書》本傳說“廣與王衍俱宅心事外,名重於時。故天下言風流者,謂王、樂為稱首焉” ,但王衍謙稱自己不如樂廣:“我與樂令談,未嘗不覺我言為煩。” 文中的王夷甫即名聲更盛的王衍,衍居高位而善玄言,為西晉玄學清談的代表人物。這位老兄外表清澈俊朗,風姿安詳沖雅,思緒敏捷嚴密,又加之辯才無礙,他從兄竹林七賢之一的王戎認為,王衍在當世無與其匹。在思想上王衍能包容異己,他本人雖然屬於玄學中的貴無派,另一名士裴頠是崇有派代表,還常與他辯論交鋒,但這從來沒有影響王衍對裴頠才華的推崇和欣賞。由於他的才華、風韻和神情,使他為士林所欽慕和贊賞,有人說“夷甫處眾中,如珠玉在瓦石間” 。常與樂廣、王衍一塊清談的張華,是西晉著名藏書家、博物學家、文學家,其詩因“兒女情多,風云氣少” 為人所譏,但他學問的” 博物洽聞,世無與比” ,有《博物誌》和明人輯本《張司空集》傳世。王安豐指王戎,以平吳功封安豐侯。小品中談及的延陵、子房分別指吳國貴族季劄和劉邦謀士張良。

王衍與樂廣集會遊樂的主要內容就是清談,也只有清談才呈現出魏晉風度的魅力與光彩。洛水的這次遊樂讓大家都無比開心,清談時裴頠辨名析理深入毫芒,滔滔不絕而又縝密透辟;張華論《史記》《漢書》的異同優劣,也是口若懸河娓娓動聽;王衍與從兄王戎聊季劄、張良,發言吐詞同樣超妙玄遠。這些人既是哲學家、清談家、博物學家、學者,也是太尉、仆射、尚書令,他們都是社會名士兼國家重臣,因而不僅影響一代士風,更左右著國家命運。可他們以政事為累贅,以親政為鄙俗,把那些繁瑣的公務交給下僚,把使槍弄刀的戰事交給武夫,自己只在理念世界中抽象,只在想象世界中遨遊,只在精神世界里棲息,遠望像一群不食人間煙火的神仙。

可惜,他們的風雅與虛浮相伴相隨,發展了談話的藝術和思辨的技巧,卻喪失了國土和弄丟了政權。王衍生前享有盛名,身後遭人唾罵,有人指責他誤盡天下蒼生,其實,他最後也“誤了卿卿性命” ——開始都自命風雅,結果卻大煞風景。

Views: 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