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朗西斯·弗羅斯特:為了水晶心(3)

當孩子們放假回家過聖誕節的時候,整個房間被石松做的花環裝點得充滿生氣。那是約翰特地砍了一棵樹,和薩麗一起做的。

在聖誕節前一天的晚上,約翰娜對母親說:“您能不能到樓上來一下,我有點事要告訴你。”


在樓上,約翰娜從書包里掏出了一本小書。

“我真不知道應該不應該這樣做,媽媽。但是我想我最好還是把憋在心里的話講出來,您還記得那些年爸爸讀給您聽的那些詩嗎?它們都在這本書上!”


“你在說什麽,約翰娜?”

“我是說,那些詩並不是爸爸寫的。它們都是很早以前英國詩人的作品。看這兒——‘啊,狂野的西風,你把秋氣猛吹……’我記得我在十歲時他唸過這個。再看這兒——‘去吧,從山里來的牧童,因為他們在呼喚你……’”

“這是那年冬天,孩子死了的時候,他講給我聽的,”薩麗說。

“媽媽,您明白了嗎?他一直在騙人呀!他說是他寫的這些詩!”

“不,”薩麗用低啞的嗓音說道,“是我對他這樣說的。除了詩以外他什麽也沒說過。約翰娜,我永遠也不讓他知道我已經了解了事實。不然他的心都會碎了的。我現在知道了他是多麽愛我,讓我為他自豪了這麽多年……”


孩子們讀完大學後,約翰娜結了婚,開始了教書的生涯;巴特要幫父親還債,但約翰只是淡淡地說:“農場是我的,孩子,農場的債務也是我的。”

在一個春天的日子里,這時約翰和薩麗都六十歲了,約翰到山下還清了最後一筆債。回來的時候,他沒有走向自己的房子,而是走進了谷倉。他坐在乾草垛的邊緣上,哭了起來。就在這里,他給她背了四十年的詩。四十年來,他們倆相濡以沫,真是像詩里講的:“肝膽相照”。在多麽艱苦的條件下他都從未掉過一滴眼淚,全憑著她對他的愛,全憑著他讀的那些詩和他的謊言。現在好了,他再不需要昧著良心給她背詩了。

薩麗在谷倉里找到剛剛擦開淚水的他。他們一起來到曬谷場上,又注視著大山。


“大山是我們的了,我們可以盡情地看了,一直到死。”他說道。

但是,就在那一個星期,突然變了天氣,薩麗著了涼,咳嗽得很厲害。約翰趕忙請來了醫生。

她發起了高燒。約翰坐在她的身旁,心如火燎,臉色蒼白,緊握著她發燙的手指。

“約翰,”她哽塞著低聲說,“詩,新的。”

他一下子怔住了。所有背過的詩他都反復地念給她聽了。

“好,親愛的。”他吃力地慢慢把一個個單字組織在一起,為她作了一首詩,他自己的詩,他一生當中唯一的一首詩。


“那些永遠屬於我們的大山啊,

把飛花般的群星撒滿天上。

大山用夜的語言互訴衷腸,

直入雲霄的峰巔象插上了翅膀。

我和我的愛人將攀上群峰,

乘上那巖石的翅膀在長空里翺翔。

她把頭埋進我的臂彎,

我把唇垂在她的臉龐。”


“是你寫的,約翰?”

“是的,是我自己寫的。”他說。

他把她埋在能看到大山的地方。那本英國詩集同七瓣蓮一起躺在她的墳墓上。(完)

Views: 0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