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期之後,我回巴黎去。我到車站的時候,火車上已坐滿了旅客。我在各輛車上都尋找遍了,想覓一個座位。但找來找去,只在最末一輛車廂里,尋著一個空座,並且上面還放了兩個雞鴨籃子,里面的雞鴨不息地伸出頭在窺探。我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去。我正想在這些擾攘的旅客中,尋找這籃子的主人,有一個穿農夫衣服的人對我說:

“小姐,請等一會兒,我就把那個籃子拿下來。”


我於是便把放在他膝上的果籃拿下來。他這才立起身來,將雞鴨籃移在座位底下。鴨子很不願意,我們由他的叫聲中可以知道,雞子低下他的頭,好像被侮辱了似的。農夫的妻子,叫著它們的名字,和它們談話。

當我坐下來的時候,鴨子也安靜了。坐在我對面的一位旅客,問農夫的雞鴨是否帶到市場上去的。


“先生,不是的。”農夫這樣的回答,“我帶給我兒子的,後日他就要結婚了。”

他容光煥發,四下看著,很像要人人都知道他現在是非常幸福的人似的。

火車開行了。問他雞鴨的那個旅客,展開了他的報紙。在這時候,農夫又和他攀談起來:

“我的兒子,他在巴黎一家商店里做事,他將要和一個青年女郎結婚,也是在商店里做事的。”


旅客將報放在膝上,一隻手還拿著,靜聽了一會兒道:“那個女郎很美麗嗎?”

農夫說:“我們不知道,我們還沒有見過她呢。”

旅客說,“真的嗎!那麼,倘若她是很醜,你恐怕也要不喜歡她了罷?”

村人回答道:“那也許她是很醜的。不過,我們仍是歡喜她,因為我們最疼愛的孩子,願意娶一個貌醜的妻子。”


坐在我旁邊的一個年青婦人接口道:“還有,若是她能令我們的菲力歡喜,一定也能叫我們歡喜的。”

她轉過來看著我,在她的小圓臉上,溫和的眼光,表示著笑容。從她的外表看去,我絕不相信,她能有一個行將結婚的兒子。她問我是否到巴黎去。當我告訴她是的時候,坐在我對面的旅客,又說起笑話來。

他說:“我願意打賭,這位青年女士,即是你兒子的未婚妻。她是秘密地來會她的翁姑的,卻不說出她是誰來。”


人們都望著我,我臉不由得紅起來。村人和他的妻子一同道:“倘若這是真的,我們真歡喜極了!”

我告訴他們那完全不對。但是那位旅客,仍然不相信。他的理由是,我將上車的時候,窺探了兩次,好像在找人似的,並且遲疑了半天,才決定進來。

Views: 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