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 賁·“舌尖上的中國”和飲食禁忌(下)

另一種對飲食禁忌的解釋是文化性的,往往與古老的禁忌觀念有關。傑出的人類學者瑪麗·道格拉斯在《潔凈與危險》中就此寫道,“如果把關於汙穢的觀念中的病源學和衛生學因素去掉,我們就會得到關於汙穢的古老定義,即汙穢就是位置不當的東西。”

這是一種非常具有啟發性的歷史文化視角,它讓我們看到“一系列有秩序的關係以及對此秩序的違背”,“這樣一來,汙穢就絕不是一個單獨的孤立事件。有汙穢的地方必然存在一個系統。汙穢是食物系統排序和分類的副產品,因為排序的過程就是拋棄不當要素的過程。”

被排序所拋棄的那些因素,它們的“骯髒”和“不潔”並不在於事物本身,而是相對的,由排序的過程和系統所決定。例如,“鞋子本身不是骯髒的,然而把它放到餐桌上就是骯髒的;食物本身不是汙穢的,但是把烹飪器具放在臥室中,或者把食物濺到衣服上就是汙穢的。”中國人的正規宴席上不上狗肉、貓肉,是否與這些食品是“位置不當的東西”,因此成為“汙穢之物”有關呢?

有研究者指出,飲食禁忌還可以理解為是一種“律法”和“誡命”。誡命是懲罰性的,是“關於美好德行和罪惡習慣的隱喻”,人有誡命,才能不至於無所不為或為所欲為。有人提出,摩西的律法所禁止的正是那些最為美味的肉食,“立法者禁止了諸如豬和無鱗之魚這些在陸地、海洋和天空的肉質最為肥美的動物,因為他們知道對於最為盲從的感官——味覺來說,這些動物是一個圈套,會使人有貪食的惡行。”中國人,尤其是廣東人無所不食,追逐奇珍異味,以至於把許多動物吃到瀕臨滅種或滅種,貪食的惡行還能比這更大嗎?

人類對食物的選擇是一種依循本能的行為;研究顯示,二歲以下的幼兒已會將眼前物品放入口中食用,包括石頭、昆蟲和鳥獸的糞便(好歹是“自然”的)。成人對食物的選擇、辨別力、喜好或厭惡變得更加成熟。這並非天生,而是經由後天學習而成,這種學習必須在對食物懷有感恩之心的良好環境中方能有效進行。如今,這樣的環境在中國已經極度惡化,各種各樣的“非自然”有害食物泛濫成災,它們對人的毒害早已經超出了傳統的“不潔”或“汙穢”觀念。人們對這樣的食物一方面懷有本能的恐懼,一方面卻又因為司空見慣,變得麻木不仁。這恐怕也可以納入當今中國新飲食習慣的研究範圍吧。

Views: 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