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周國平《偶爾遠行》南極景物素描

冰蓋——在一定意義上,可以在南極洲和冰蓋之間劃等號。南極洲整個就是一塊千古不化的巨冰,剩余的陸地少得可憐,可以忽略不計。正是冰蓋使得南極洲成了地球上唯一沒有土著居民的大陸。

冰蓋無疑是南極最奇麗的景觀。它橫在海面上,邊緣如刀切的截面,奶油般潔白,看去像一只冰淇淋蛋糕盛在藍色的托盤上。而當日出或日落時分,太陽在冰蓋頂上燃燒,恰似點燃了一支生日蠟燭。1-41可是,最美的往往也是最危險的。面對這只美麗的蛋糕,你會變成一個貪嘴的孩子,躍躍欲試要去品嘗它的美味。一旦你受了誘惑與它親近,它就立刻露出可怕的真相,顯身為一個布滿殺人陷阱的迷陣了。迄今為止,已有許多英雄葬身它的腹中,變成了永久的冰凍標本。

冰山——伴隨著一陣悶雷似的轟隆聲,它從冰蓋的邊緣掙脫出來,猶如一艘巨輪從碼頭掙脫出來,開始了自己的航行。它的造型常常是富麗堂皇的,像一座漂移的海上宮殿,一艘豪華的遊輪。不過,它的乘客不是人類中的達官貴人,而是海洋的寵兒。時而可以看見一只或兩只海豹安臥在某一間寬敞的頭等艙里,悠然自得,一副帝王氣派。與人類的遊輪不同,這種遊輪不會返航,也無意返航。在無目的的航行中,它不斷地減小自己的噸位,卸下一些構件扔進大海。最後,伴隨著又一陣轟隆聲,它爆裂成一堆碎塊,漸漸消失在波濤里了。它的結束與它的開始一樣精彩,可稱善始善終,而這正是造化的一切優秀作品的共同特點。1-27石頭——在南極的大陸和島嶼上,若要論數量之多,除了冰,就是石頭了,它們幾乎復蓋了冰蓋之外的全部剩余陸地。若要論年齡,南極的石頭也比冰年輕得多。冰蓋深入到地下一百米至數千米,在許多萬年里累積而成,其深埋的部分幾乎永遠不變,成了研究地球歷史的考古資料庫。相反,處在地表的石頭卻始終在風化之中,你在這里可以看到風化的各個環節,從完整的石峰,到或大或小的石塊,到鋒利的石片,到越來越細小的石屑,最後到亦石亦土的粉末,組成了一個展示風化過程的博物館。

人們來這里,如果留心尋找色澤美麗的石頭,多半會有一點兒收獲。但是,我覺得漫山遍野的灰黑色石頭更具南極的特征,它們或粗礪,或呈卵形,表面往往有淺色的苔斑,沈甸甸地躺在海灘上或山谷里,訴說著千古荒涼。

苔蘚——在有水的地方,必定有它們。在沒有水的地方,往往也有它們。它們比人類更善於判斷,何處藏著珍貴的水。它們給這塊干旱的土地帶來了生機,也帶來了色彩。

南極短暫的夏天,氣溫相當於別處的早春。在最暖和的日子里,積雪融化成許多條水聲潺潺的小溪流,把五線譜畫滿了大地。在這些小溪流之間,一簇簇苔蘚迅速滋生,給五線譜填上綠色的音符,譜成了一支南極的春之歌。

在有些幽暗潮濕的山谷里,苔蘚的生長極其茂盛。它們成簇或成片,看上去厚實、柔軟、有彈性,令人不由得想俯下身去,把臉蛋貼在這豐乳一般的美麗生命上。

地衣——這些外形像綠鐵絲的植物,生命力也像鐵絲一樣頑強。當然啦,鐵絲是沒有生命的。我的意思是說,它們幾乎像沒有生命的東西一樣活著,維持生命幾乎不需要什麽條件。在干旱的大石頭和小石片上,沒有水分和土壤,卻到處有它們的蹤影。它們與鐵絲還有一個相似之處:據說它們一百年才長高一毫米,因此,你根本看不出它們在生長。

海——不算最小的北冰洋,世界其余三大洋都在一個地方交匯,就是南極。但是,對於南極的海,我就不要妄加猜度了吧。我所見到的只是隸屬於南極洲的一個小島旁邊的一小片海域,而且只見到它夏天的樣子。在世界任何地方,大海都同樣豐富而又單調,美麗而又兇暴。使這里的海的戲劇顯得獨特的是它的道具,那些冰蓋、冰山和雪峰,以及它的演員,那些海豹、海狗和企鵝。

Views: 2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