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國平《偶爾遠行》 南極氣象素描

日出——

再也沒有比極地的太陽脾氣更加奇怪的國王了。夏季,他勤勉得幾乎不睡覺,回到寢宮匆匆打一個瞌睡,就急急忙忙地趕來上朝。冬季,他又懶惰得索性不起床,接連數月不理朝政,把文武百官撂在無盡的黑暗之中。

現在是南極的夏季,如果想看日出,你也必須像這個季節的極地太陽一樣勤勉,半夜就到海邊一個合適的地點等候。所謂半夜,只是習慣的說法,其實天始終是亮的。你會發現,和你一起等候的往往還有最忠實的島民——企鵝,它們早已站在海邊翹首盼望著了。

日出前那一刻的天空是最美的,仿佛一位美女預感到情郎的到來,臉頰上透出越來越鮮亮的紅暈。可是,她的情郎——那極晝的太陽——精力實在是太旺盛了,剛剛從大海後或者冰蓋後躍起,他的光亮已經強烈得使你不能直視了。那麽,你就趕快掉轉頭去看海面上的壯觀吧,礁石和波浪的一側邊緣都被旭日照亮,大海點燃了千萬支蠟燭,在向早朝的國王致敬。而岸上的企鵝,這時都面向朝陽,胸脯的白羽毛鍍了金一般鮮亮,一個個仿佛都穿上了金圍裙。


月亮——

因為夜晚的短暫和晴天的稀少,月亮不能不是稀客。因為是稀客,一旦光臨,就給人們帶來了意外的驚喜。

她是害羞的,來時只是一個淡淡的影子,如同婢女一樣不引人注意。直到太陽把余暉收盡,天色暗了下來,她才顯身為光彩照人的美麗的公主。

可是,她是一個多麽孤單的公主啊,我在夜空未嘗找到過一顆星星,那眾多曾經向她擠眉弄眼的追求者都上哪里去了?

天空是一張大畫布,南極多變的天氣是一個才氣橫溢但缺乏耐心的畫家,一邊在這畫布上塗抹著,一邊不停地改變主意。於是,我們一會兒看到淡彩的白雲,一會兒看到濃彩的錦霞,一會兒看到大潑墨的黑雲。更多的時候,我們看到的是塗抹得不留空白的漫天烏雲。而有的時候,我們什麽也看不到了,天空已經消失在雨雪之霧里,這個煩躁的畫家把整塊畫布都浸在洗筆的渾水里了。


風——

風是南極洲的真正主宰,它在巨大冰蓋中央的制高點上紮下大本營,頻頻從那里出動,到各處領地巡視。它所到之處,真個是地動山搖,石顫天哭。它的意志不可違抗,大海遵照它的命令掀起巨浪,雨雪依仗它的威勢橫掃大地。

不過,我幸災樂禍地想,這個暴君畢竟是寂寞的,它的領地太荒涼了,連一棵小草也不長,更沒有擎天大樹可以讓它連根拔起,一展雄風。


雪——

風從冰蓋中央的白色帳幕出動時,常常攜帶著雪。它把雪揉成雪沙,雪塵,雪粉,雪霧,朝水平方向勁吹,像是它噴出的白色氣息。在風停歇的晴朗日子里,偶爾也飄揚過賀年卡上的那種美麗的雪花,你會覺得那是外邦的神偷偷送來的一件意外的禮物。

在南極,不管來自東南西北什麽方向,都只是這一種風。春風、和風、暖風等等是南極所不知道的概念。

 

暴風雪——

一個身懷絕技的魔術師,它真的能在片刻之間把萬里晴空變成滿天烏雲,把燦爛陽光變成彌漫風雪。


極晝——

在一個慢性子的白晝後面,緊跟著一個急性子的白晝,就把留給黑夜的位置擠掉了。於是,我們不得不分別截取這兩個白晝的一尾一首,拼接出一段睡眠的時間來。


極夜——

我對極夜沒有體驗。不過,我相信,在那樣的日子里,每個人的心里一定都回響著上帝在創世第一天發出的命令:“要有光!”

Views: 19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