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建業:年在桑榆 ——《世說新語》品讀之四十三

謝太傅語王右軍曰:“中年傷於哀樂,與親友別,輒作數日惡。”王曰:“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賴絲竹陶寫。恒恐兒輩覺,損欣樂之趣。” ——《世說新語•言語》 


王、謝兩家是東晉最顯赫的士族,是東晉前期政治經濟的主宰者和壟斷者。謝安的胸襟氣量一向為人稱道,時人認為他“足以鎮安朝野”。在淝水之戰前後,他那副鎮定自若的神情,使人覺得天塌下來有他來頂,人世任何變故都難以擾亂他內心的寧靜。

可是,這則小品中的謝安像完全換了一個人似的,原來他是那樣多情,也是那樣容易動情。與朋友聚散別離是人生的常態,這種事情也使他一連幾天悶悶不樂,以至要跑到朋友那兒尋求安慰。文中的謝安酷似多愁善感的書生,完全沒有自我調節和控制的能力。

有一天,謝安對書聖王羲之說:“中年傷於哀樂,與親友別,輒作數日惡。”“哀樂”本來包括悲哀與快樂,但這里它是個偏義復詞,側重於指人悲哀的情緒。“人到中年”是生命的重要關口,剛剛告別青春的激情歲月,已經能夠望見人生的夕陽晚景,“人生苦短”的感受特別深切,對親友的生離死別分外敏感。青年時期可以少不更事,老來以後可以萬事由人,而中年是社會的中堅,肩負著家國成敗興衰的重任,所以這個年齡的人精神特別緊張,心情也特別容易煩躁,更要命的是中年人在外面還要裝出一副輕松坦然的模樣,人們更多地看到他們的成熟老練,很少去觸摸和體會他們的脆弱柔情。“男兒有淚不輕彈”,大家平時只看得到男兒的笑臉,“欄桿拍遍,無人會,登臨意”是中年男人特有的孤獨,“倩何人喚取,紅巾翠袖,搵英雄淚”是中年男人特有的渴求。謝安“與親友別,輒作數日惡”的心情可能還不便於對太太傾訴,幸喜他有王羲之這麽個好朋友,他們有相近的家族背景,有相近的文化修養,有相近的社會地位,當然也有相近的負擔煩惱,因而他們對彼此的哀樂能莫逆於心。在謝安的朋友圈子里,王羲之算得上難得的諍友,他多次提醒謝安“虛談廢務,浮文妨要”,但這次對謝安傾吐的苦惱深有同感:“年在桑榆,自然至此,正賴絲竹陶寫。恒恐兒輩覺,損欣樂之趣。”“桑榆”指日落時余光斜照在桑榆樹梢,常用來比喻人的晚年。這里要稍作交待的是,王羲之“桑榆之年”在今天只能算中年,他本人還不到六十歲就病逝,與謝安對話的時候大概五十左右的光景。年近桑榆自然容易感傷,王羲之只好靠音樂來排遣苦悶,宣泄憂愁,而且還老是怕兒輩們發覺,破壞了自己陶醉於音樂的“欣樂之趣”。兒輩們大多“少年不識愁滋味”,哪能理解父輩們“傷於哀樂”的苦衷?

在重要的政治場合,謝太傅鎮定自持,王右軍現實清醒,可他們在私生活中又是如此兒女情長,到底哪一個謝安、王羲之更為真實呢?其實,要把二者綜合起來才是他們的“真面目”。

魏晉士人既達於智也深於情,王、謝二人正是精神貴族情理並茂的人格標本。

Views: 76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