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悠《藏愛:香巴拉的私享盛宴》那個名叫東俄羅的小鎮(上)

我們必然囚禁於一種日子:固定的生活方式,千篇一律的作息,以及重復的晝夜和四季,一切都邁著正步,假裝井然有序。

所謂麻木,不過是太習以為常。因為感官缺失興奮點,便很容易視而不見,聽而不聞。誰也不會把左手握右手當成一種莊重的牽手。於是,人們渴望逃離。逃離,是追尋新鮮,喚回感知的一種方式。

在異鄉,才會用陌生人的眼光打量。這個城市的街道寬窄,建築高低,餐廳格調,生活習慣。似乎一定要有別於家鄉,陌生而新鮮,才是個充滿誘惑的地方。而這時,想要回憶起家鄉的模樣來對比一番,卻怎麽也想不起來。

在318國道南北線分叉的路口,有一座兀自綻放的光影天堂,這就是新都橋鎮。

從康定前往新都橋,要路過海拔4000多米的康巴第一關——折多山。折多山西為雅礱江,右有大渡河。這是川藏線上第一個需要翻越的高山埡口,被當地人稱為“嚇死人的二郎山,翻死人的折多山”。顧名思義,折多山的盤山公路九曲十八彎。因此,民間戲稱,不過折多山不知道川藏公路的難!

到達折多山埡口時,朝新都橋方向望去,可以看見遠處的山巒上刻著“康定情歌”幾個含漢字和藏語、英語譯文。

標誌性的白塔被經幡纏繞著,路過的車輛中,有人從車窗向外拋撒經卷,據說這是藏民祈福的方式之一。

大巴一路朝前,路面狀況逐漸好轉,離新都橋越來越近,風景也越來越美。

很多人說起新都橋,都以為是一個著名的景區,實則是一座有著川西平原風光的小鎮。我在縣城下車之後,找了家旅館住下。這兒的住宿都不貴。

我一連吃了很多姜片兒,依然覺得有些暈車。

在公路兩側,是一座座典型的藏族村落,寬敞的院子由石壁壘成,白墻紅門面南而開,窗檐上描繪著一些抽象的彩色圖案,大抵是有著吉祥寓意的圖騰。更遠處,是白楊背後的河流和成群結隊的牦牛與山羊。偶爾,還可以見到自由自在的喜鵲,輕輕掠過,或是在草地跳躍。極目處,有起伏的山巒,藍色的天空以及棉花糖似的片片白雲。

站在寺外,可以看見從草原拔地而起的雅拉神山,它被縹緲的雲層纏繞著,終年積雪不化,非常巍峨壯觀。

當置身於畫中,你會有怎樣的心情?

旅館的老板告訴我,最美的時分是傍晚和早晨,那時候的陽光變幻無窮,目光所觸的畫面都在不停地變換之中。

九月底已經是秋季,白樺樹的葉子微微發黃,似剛染了頭發的少女,以河為鏡,婆娑搖擺的姿態頗有些孤芳自賞的味道。河水微波粼粼,泛著星星點點的金色光芒,令人頓時淡忘旅途疲憊,眷戀流連。

走到河邊的時候,發現河岸旁有不少塑料袋和生活垃圾,這不免有些令人倒胃口。景區的美麗究竟應該由誰來保護?是當地的居民,還是我們這些路過的旅人?

八美的土石林就在318國道附近,沿雅礱江支流慶大河上遊的東岸分布。

我們停車之後,徒步前行。

忽然想起,又轉身問道:“不好意思,現在幾點了?”

其中一個擡起手腕看了看時間:“四點五十分。”

唐立即刻給出了解釋:“你這一袋可能不夠分,到時候你走不了,我們可不等你哦!”

他們點頭稱是。就這樣我結識了這兩個陌生的男人。

旅途之中,微笑總是那麽奇妙,可以讓你的人生頓時變得豐富起來。僅僅一個微笑,就能迅速拉近了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剛剛明明是陌生的,轉而便多了一分親切。

我點頭:“嗯,旅程才剛剛開始。”

後來,我很幸運地蹭他們的車一路走走玩玩到美麗的稻城。

Views: 31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