邢廣程:海陸兩個絲路:通向世界的戰略之梯 上

【摘要】2013年中國外交關於構建海陸絲綢之路的戰略構想舉世矚目。“兩個絲路”的構建是我國國際影響逐步外溢的客觀需要,是中國加強與歐亞非地區緊密經濟合作的巧妙形式。它們橫貫歐亞大陸、貫穿太平洋和印度洋,是中國與國際社會構建利益共同體的戰略之梯。為此,要繼續夯實海陸絲綢之路沿線國家的政治關系,增強戰略互信;加強各國在安全領域的交流與合作;以點帶面、從線到片,逐步形成區域大合作;要最大限度地彰顯張騫出使西域和鄭和下西洋的歷史作用和歷史價值,將政治關系優勢、經濟互補優勢轉化為務實合作優勢,把我國同歐亞非國家的互利合作推向新的歷史高度。


構建海陸兩個絲路的戰略基點

2013年,中國外交從戰略高度提出一系列新的理念和構想,其中習近平主席提出的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這兩個戰略設想更是舉世矚目。
我國提出構建海陸兩個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戰略絕不是偶然的。海陸兩個絲路的構建必須服從和服務於實現“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和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覆興的中國夢,成為中華民族立於世界之林的恰當的體現形式。

海陸兩個絲路的構建是我國國際影響逐步外溢的客觀需要,是中國加強與歐亞非地區緊密經濟合作的巧妙形式。這兩個絲路是亞歐非地區同我國密切政治關系、鞏固經濟紐帶、深化安全合作、加強人文聯系的重要通道,是鞏固睦鄰友好、深化互利合作的重要途徑,是我國走和平發展道路的合適方式,是維護周邊和世界和平穩定的戰略抉擇,是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的重要方式。

海陸兩個絲路的構建必須服從和服務於國內國際兩個大局,從這兩個大局出發實施戰略考量和運籌。國內大局就是實現中華民族偉大覆興的中國夢,為我國保持持續快速發展提供有力的支撐,維護和用好我國發展的重要戰略機遇期;國際大局就是為我國改革發展穩定爭取良好外部條件,在互利共贏的基礎上實現我國的國家利益,不斷增強我國的國際影響。

海陸兩個絲路的構建必須加以協調和統籌,使其發揮更大的國際作用。我國應統籌絲綢之路經濟帶和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兩個戰略,在功能、區間、合作方式等領域既要適當分工又要協同配合,完整地貫徹我國的外交戰略和最大限度地維護我國國家利益。

將海陸絲綢之路作為實現中國亞歐非戰略的重要戰略平台和載體,構建貫穿於亞歐非空間的戰略梯子。絲綢之路經濟帶是橫貫亞洲、歐洲甚至非洲北部的經濟合作通道,其中中國是出發點,中亞和俄羅斯是橋梁和支撐點,歐洲是落腳點,北非是延伸線。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是貫穿於太平洋、印度洋及其沿岸國家和地區的海上經濟合作通道。這兩個絲綢之路在歐亞大陸、東太平洋和印度洋陸海空間保持相對平行向西延伸,其中中巴經濟走廊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是連接上述兩個絲路的重要橫梁,有了這兩個橫梁,兩個絲路梯子更加穩定,更具有可持續性。


海陸兩個絲路體現了中國經濟影響的外溢作用


海陸兩個絲路是我國與國際社會構建利益共同體的重要方式,充分體現了中國經濟影響的外溢作用。第一,構建區域經濟合作有效方式,商談貿易和投資便利化協定。在充分照顧各方利益和關切基礎上尋求在貿易和投資領域廣泛開展合作,實現海陸絲路國家經濟合作優勢互補。比如,提高中國—東盟自由貿易區水平,啟動中國—東盟自貿區升級版談判,爭取到2015年雙方雙向貿易額達到5000億美元,今後8年雙向投資1500億美元,爭取2020年雙方貿易額達到1萬億美元,讓東盟國家更多從區域一體化和中國經濟增長中受益。提高中國與歐洲區域合作的水平,爭取使2020年雙方貿易額達到1萬億美元。提高中國與俄羅斯的區域合作水平,使2020年雙方貿易額達到2000億美元。



第二,開辟交通和物流大通道。應首先推動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盡快簽署《國際道路運輸便利化協定》,然後推動按照自願原則廣泛吸收觀察員國參與該協定,最終在歐亞大陸構建一個交通大十字,即從波羅的海到太平洋、從中亞到印度洋和波斯灣的交通運輸走廊。加快互聯互通基礎設施建設,加強同東盟國家和歐亞國家的互聯互通建設,用好中國—東盟互聯互通合作委員會等機制,推進泛亞鐵路等項目建設,爭取修建泰國高速鐵路、中老鐵路、中吉烏鐵路。



第三,海陸兩個絲路的共同功能是推動區域金融合作。為使我國與周邊國家的互聯互通更加有效地推進下去,我國提出籌建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的構想,該構想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和價值。使用好中國政府設立的中國—東盟海上合作基金,發展好海洋合作夥伴關系。我國應與東盟逐步擴大雙邊本幣互換的規模和範圍,逐步擴大跨境貿易本幣結算試點,發揮好中國—東盟銀聯體作用,最大限度地降低區內貿易和投資的匯率風險和結算成本。加強中國—東盟合作基金、中國—東盟投資合作基金和中國—東盟公共衛生合作基金的作用,繼續推動中國政府設立的亞洲區域合作專項資金。為加強上海合作組織區域經濟合作和絲綢之路經濟帶的構建,我國應繼續推動建立上海合作組織開發銀行,為本組織基礎設施建設和經貿合作項目提供融資保障和結算平台。我國也應積極支持俄羅斯提出的設立上海合作組織專門賬戶的建議,為本組織框架內項目研究和交流培訓提供資金支持。同時,我國還應推動上海合作組織銀行聯合體的發展,加強本地區各國金融機構的交流合作。



第四,我國海陸兩個絲路應將能源輸入作為主要的載體。我們應將中俄、中國與中亞地區的石油和天然氣管道合作和油氣區開發視為我國絲綢之路經濟帶的重要形式。我國應繼續積極回應俄羅斯關於在上海合作組織框架內成立能源俱樂部的主張並加以實際推動。能源俱樂部完全可以協調能源合作,建立穩定供求關系,確保能源安全。中巴經濟走廊和孟中印緬經濟走廊也應將能源輸出作為重要途徑,中緬天然氣管道的開通為中國與東南亞的能源合作提供了現實的基礎。今後我國還應將上述兩個經濟走廊的能源管道合作做大做強,這是有效化解馬六甲海峽困局的最直接辦法之一。


構建絲綢之路經濟帶不是要取代歐亞大陸存在的其他組織,更不是覆蓋和替代上海合作組織。絲綢之路經濟帶的主要國家應包括歐亞經濟共同體和上海合作組織成員國、觀察員國,這些國家地跨歐亞、南亞、西亞,範圍比較廣闊。絲綢之路經濟帶是要加強上海合作組織同歐亞經濟共同體的合作,以使我國在歐亞大陸獲得更大發展空間。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的構建並不是要取代東南亞已經存在的一些組織和機制,而是要貫穿這些組織,在東盟與中日韓(10+3)、東亞峰會(EAS)、東盟地區論壇(ARF)和東盟防長擴大會議(ADMM+)等東盟主導機制框架內,與東盟合作,通過區域全面經濟夥伴關系(RCEP)加強區域經濟合作,與東盟一體化倡議(IAI)工作計劃(2009~2015)、大湄公河次區域經濟合作(GMS)、東盟湄公河流域發展合作(AMBDC)、文萊—印度尼西亞—馬來西亞—菲律賓東盟東部增長區(BIMP-EAGA)等次區域合作機制實行合作。我國應推動實施瀾滄江—湄公河航道二期整治項目,積極參與中國—東盟合作,與東盟國家探討在邊境地區設立跨境經濟合作區。

在構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過程中,我國應與東南亞、南亞和中東、北非一些國家在港口互聯互通、漁業、海洋科技、環境保護、航行安全、海上搜救、海洋文化等領域合作,加強中國與東盟、印度等南亞國家海上執法機構間的對話交流,並考慮成立相應機制。東南亞地區自古以來就是“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樞紐,同東盟國家加強海上合作必不可少。

Views: 124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