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元瑜·以才勝貌──“才藝小姐”評審補記

俗語說:“運氣來,城墻都擋不住。”老夫從去年時來運轉,至今不到一年工夫,當了三次競選的評審或頒獎一類的人物。我雖年老,但是好管閑事,而且既當上了作家,少不得也參加點公開的活動,別讓讀者忘了我,或誤以為“哲人其萎”了。

去年六月當金馬獎的評審,一連看了一百二十部片次的國片,吃了二十一頓的自助餐。掙了三萬塊錢,可是從此看月亮就成了兩個──眼花了。給人一百元,楞說是兩百──我掏出一張,看著是兩張。反過來,如別人給我兩百元,想只拿出一百元出來騙我,我可不收,因為我收錢時是靠手摸的。

第二次是今年三月的金鐘獎,這次不當評審,當了頒獎主持人,雖說簡單,連排戲也得去三趟。這次是義務勞動,清潔溜溜的。不過老夫事後有個機會,能有點收獲──可是被我謝絕了。原來有家傳播公司瞧上了發獎時彎彎和我的表演,要找我倆拍部賣咳嗽藥的廣告,爺爺咳之不已,孫女來捶背。我想想白天教大學,晚上賣咳嗽藥,不大好意思,故此謝謝了。

想不到,五月七日台北的青商總會打電話給我,約我明天去當“中華文化才藝小姐競賽”的評審員,我聽了一口答應,心裏十分得意。您道我為什麽?只因我的兒子們常說老夫對女孩子不辨美醜,這次有人邀我去當評審,我正好誇耀給他們看看。我可也覺得奇怪,怎麽當了作家之後,好像變萬事皆通了呢!電視公司有時新節目錄成了,也會先招待我們這一行人看看,如司馬中原、薇薇夫人、丹扉……等幾位我稱之為甘草──甘草者中醫處方必然會有的藥,它的效用並不大,但是不論那張藥方裏必少不了它。在我未當作家之前,只有小鳥展覽會、畜犬競賽會請我當顧問。有點微名之後,一切都升格了。

青商會是個國際性的組織,由全省七千多位年齡不滿四十歲的商界青年才俊組成。青年才有蓬勃的朝氣,才肯做這任勞任怨的競賽會。勞者是他們各地分會和台北總會經辦人員的辛苦;怨者有人不讚成,給他們若幹限制。他們也早就料得到不易達到預期的效果,居然還努力不懈,怎的不令人佩服。台視派了大樂隊和大隊人馬給他們錄影;民生報也幫著助陣。我在到會場之前,先到青商總會的辦公處去和經辦人以及別的評審見見面,才知道有名導演李行,民生報的總編輯石敏,台視的黃海星,文化大學舞蹈系主任高棪,國劇組副教授郭小莊,服裝設計家王碧瑩,音樂家李泰祥,新象中心的許博允等八位,全各有所專。只有我什麽也不會,什麽也不懂,可是全能蓋出一點兒來。我和他們初次見面,他們彼此似乎也不相識。所以大家評審起來也是各抒己見,絕無串通之弊。我以為與其請我這大外行,倒不如請位資生堂和蜜斯佛陀的人員來,看看小姐所用的化妝品的品質及方法如何?

三點鐘競賽會開幕了,舞台搭在體育館的中央,分為兩部,前圓後方。台視大樂隊在後方的右側(以面對台口而言),主持人李睿舟和張俐敏在左側。比賽分為兩個階段,每段又分為幾場。每場的表演不同,害得小姐們得忙著換衣裳,脫了這件,穿那件,還得保持不出汗──怕沖掉了面部的化妝。

這時樂聲一響,屋頂中央的燈光大轉,小姐們在台的後方一字排開,我坐在第一排的正中還嫌太遠,看上去只見旗袍閃閃,和二十七棵耶誕樹差不多。接著第一號小姐緩步走到前台口的麥克風之後,開始用中英文報告自傳。這一場叫做“語文表達”,得分占本階段的百分之三十。我想它的目的在證明口吃(結巴)不口吃。不過若以才為重的話,結巴與否可毫不重要。古時的韓非、鄧艾是文武大才,全口吃得很厲害。我又不明白既以“中華文化”為主題,怎麽小姐們中大多數都先講英文後講中文呢,更令人不解的是,講演時竟有大樂隊的伴奏。在螢光上播出時,小姐有麥克風,樂隊離得遠講演聽得極清楚。在現場可不然,小姐的鶯聲燕語,那能敵得過數十名的管弦齊奏呢!中國人是愛音樂的民族,處處表現出“弦歌不輟”的精神。辦喜事時,幾十桌酒席擺在一間密不通風的大廳裏,樂聲震耳,這樣賓主才能大樂。

第二場是儀態,在外國,和我們第一二次選美時都很註重容貌和身材,後者比前者更要緊,所以全身穿著泳裝出場,別瞧走幾十步的路,卻要有點芭蕾的根柢。身材起碼的標準是要腿長等於頭和軀幹之和。東方人吃虧在腿短。好在選美之舉在我國早就不許了,現在是選才,身材和儀態只占本階段百分之二十。腿長腿短更不足輕重,不過將來要把這次選出的第一名才女去和亞洲選的國際選(一九八三)的美女競爭,要以我之才,勝彼之美,似乎不免令人擔心。

她們當然不許穿泳裝出場,幸而青商會設計了一套露著腿的運動裝,女孩們出場的步法全各出心裁。有的跳、有的跑、有的扭,倒也全活潑可愛。可是上衣──運動衫──比泳裝寬大,看不出胖瘦來,倒也很公道。什麽泳裝在遊泳池畔可以穿,在這兒穿不得呢?我固然不懂,經辦人也未必能懂,不過能辦成這個會也就不容易了。我不知道台南的鳳凰小姐選拔時穿的什麽。據說她們的身高最起碼的是一百五十九公分,最高是一百六十九公分。體重從四十三公斤到五十七公斤,年齡自十七歲到二十六歲。

第三場是才藝比賽,占本階段百分之五十。當然要以發揚國粹為主旨了。有一位小姐唱京韻大鼓,有兩位彈古箏。別的幾位不是唱歌就是舞蹈,舞蹈當然是民族舞為重。不過外國人的文化低,將來參加國際賽時,他們能否領會也許不無問題。我不明白我們的民族舞為什麽不註重占多數的漢民族的舞,盡跳些少數民族的舞。按說多數民族的才夠做代表的資格。若幹民族舞的服裝,也有欠華麗,是不是在服裝設計上要有突破性的改革,還是要以素勝奢華呢!這場表演中最突出的是一場洋裝的傘舞,有點使人耳目一新之感,引得一群記者搶著給她照相。

這一場占時很長,電視沒播出,您坐在家裏看不見。

這一階段完了,休息幾分鐘,好讓評審結算各位小姐的得分。要選出入圍的十名。她們又換上旗袍出場排成長蛇大陣。我趁這會兒尚未打分,跑過去照了幾張相。別瞧我年逾八旬,可是打分兼照相,還忙得過來;更得留心地上的電纜密得像蜘蛛網一樣,如不小心被絆一跤,記者不給我上報才怪。

主持人念完了十位入圍的姓名,全體小姐退下。再由入圍的依次出來做機智問答。那些題目是向各方征集來了以後,選出來的。聽說當初竟有問郵政區號的(大概歷史教師出的)。題目全裝在一只小袋裏,由小姐自抽。我看這些女孩倒也全能言善道,都答得上來,而且也都言之成理,有一位小姐得的題目是:“假如我做了青商會會長該怎麽辦?”答得十分得當,博得掌聲不少。也有兩位答得很幽默的,我真想收她為徒,將來好做蓋門中的風華絕世的掌門人。

第二場又是才藝比賽,非唱即舞。李泰祥說有的唱得很好。這一次的舞比第一階段的又精湛得多,其實民族舞的前身便是國劇,所以蘇盛軾以國劇武生轉而為民族舞的名師。現在的盧志明也是武生出身,留學美國多年,吸收了新的技術,溶合一爐,這批小姐就有他所教的。有兩場舞的配樂采用了國劇中的“夜深沈”。雙劍舞和銀盤舞來自國劇的霸王別姬和麻姑獻壽。

完了之後又得等候計分,要把兩個階段的分數加在一起,選出前五名。此刻小姐們在後台的緊張可想而知,大概和大專聯考時去看榜的心情差不多吧!

平常說“才貌雙全”,現在是才占百分之五十,貌占百分之二十,重才輕貌才是泱泱古國之風。據老夫冷眼旁觀,真正的才貌雙全在現場倒也有兩位,第一位便是主席──青商總會的會長林桂珠小姐,要是沒才怎能被選為總會長。第二位便是今年的十大傑出女青年郭小莊小姐。不過我又想起古人說“無才便是德”,大概德更盛於才,應該向主管部門的經辦人建議,以後連“才”也不必看重,只要選德女就好了。到外國的選美會的台上一站,“以德勝才,以才勝美”,定操勝算。

前五名揭曉了,張俐敏要報名了。十位小姐站著等著。觀眾也都緊張著。評審員更擔心,雖說上面規定要才勝於貌,可是誰不盼望“才貌雙全”呢!這時分數已定,連禱告都來不及,上帝也幫不上忙。幸而五位走出來之後,個個亭亭玉立,美貌大方。台上台下皆大歡喜,評審員也與有榮焉。

台上第一名的李貴美樂了,在雙頰上露出一對美麗的酒窩。老夫聽聽散場的觀眾說,“這次選得不錯”。我也樂了,雙頰上也出現了一對覆雜的旋窩,那是皺紋聚成的。

這一次競賽的宣傳工作似乎不夠,連電視節目的收視率也不高,所以老夫在這兒為文記勝,以垂不朽。

Views: 117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

Blog Pos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