夸西莫多諾《情感世界中的急流湍灘》(下)

(夸西莫多諾貝爾文學獎獲獎演說,題目由本平臺編者所取)

今天,我們有可能就其本質的涵義,來談論這個世界上的新人道主義;如果說詩人置身於世界這個物質構造的中心,而且是它的主人,並用理性和心靈來完善它,那麽,詩人難道還應當被視為危險人物麽?疑問不是雄辯的象征,而是真理的省略表現。今日的世界似乎在同詩歌對立的彼岸建立秩序,因而,對於它來說,詩人的存在是必須鏟除的障礙,是務必打倒的敵人。盡管如此,詩人的力量卻水銀瀉地般地向社會的各個方面滲透、擴展。如果說文學遊戲是對任何人類情感的逃避,那麽,洋溢著人道主義精神的詩歌卻斷然不會發生這等的情形。 

我始終這樣想,我的詩既是為北半球的人,又是為黑非洲人和東方人所寫的。詩歌的普遍價值,首先表現於形式,表現於風格,或者說表現於詩篇的聚合力,同時也體現於這樣一個方面,即一個人為同時代的其他人所做的貢獻。詩歌的普遍價值不是建立在觀念或者偏執的倫理上,更不應當建立在道德說教上,而是表現於直接的具體性和獨樹一幟的精神立場。

 

對於我來說,美的觀念不僅寓於和諧,而且寓於不和諧,因為不和諧同樣可以達到美的藝術高點。請想一想繪畫、雕塑或音樂,這些藝術門類在美學、道德和批評方面的問題是完全相同的,對美的贊賞或否定所依據的準則也很相近。希臘的美已被現代人所損害,現代人在對一種形式的破壞中去追尋另一種形式,去模仿生活,而這種模仿只是止於自然的動態而已。

至於詩人,這是大自然獨特的而又非盡善盡美的造物,他借助人們的語言,嚴謹而絕非虛幻的語言,逐步地為自己建立現實的存在。人生的經驗(情感和物質生活兩方面的)起初往往蘊含著陌生的精神迷茫、微妙的心靈不平衡,蘊含著因置身於墮落的精神環境而萌發的憂郁不安。學者和批評家攻擊詩人,說詩人從來只會寫些“言不由衷的日記”、玩弄世俗的神學,批評家還斷言,那些詩章只不過是“新技藝”精心製作的成品,這“新技藝”、新語言,是趕時髦的新鮮玩意兒;詩人大約是憑借著這種方式,把那些被孤獨所包圍的冷冰冰的事物展示出來,迫使人們接受孤獨。這樣說來,詩人豈不是製造了惡劣的影響?也許是。因為僅僅閱讀新詩人的一首詩,你又怎能贏得世人的理解與共鳴?而神經脆弱的批評家又害怕十五首或二十首組詩的真實。

對於“純粹”這一觀念,依然需要進行研討,尤其是在這政治上四分五裂的世紀,詩人遭遇著困窘、非人的命運,他們心靈萌發的作品往往被認為是狂想曲,從而遭到懷疑。


我這篇演說的宗旨,不是為了建立一種詩學,或者確立某種美學的尺度,而是為了向這個國家最堅毅、為我們的文明做出崇高貢獻的人士,向我方才提到的,而眼下我正置身於其間的第二祖國,表示我的深切的敬意。

我願借此機會,向瑞典國王和女王陛下、皇太子殿下和瑞典皇家科學院表示敬意和感謝。皇家科學院十八位學識淵博而嚴峻無私的評判家決定褒獎我的詩歌,他們給予意大利以崇高的榮譽;在從本世紀初上半葉直至最新一代的年月里,意大利誕生了異常豐富多姿的文學、藝術和思想作品,而這些正是我們文明的基石。(呂同六譯)

Views: 15

Comment

You need to be a member of Iconada.tv 愛墾 網 to add comments!

Join Iconada.tv 愛墾 網

愛墾網 是文化創意人的窩;自2009年7月以來,一直在挺文化創意人和他們的創作、珍藏。As home to the cultural creative community, iconada.tv supports creators since July, 2009.

Videos

  • Add Videos
  • View All

Members